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君夫人的马甲层出不穷在线阅读 - 第505章 所谓的神女

第505章 所谓的神女

        这个涯洞,甄大胆很熟悉。当年,他被阿蒂娜救起来后,就是在这个涯洞里休养身体。

        那时候,整个x国不像现在这样,有不少外国游客。渔村的人对于外来的人比较忌讳,不能随便带回家。

        但是现在……

        甄大胆有点好笑地看着阿蒂娜:“你又把我带到这个偏僻的涯洞干嘛?我又不需要养伤。我是特意来见你父母的,如果他们同意,我想带你去我的国家。”

        阿蒂娜神色严肃地道:“你今晚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就离开这里,不要回来了!”

        甄大胆不解:“为什么?你的心意变了?当初的约定都不作数了吗?”

        阿蒂娜的眼圈忽然就红了,在眼泪即将落下的时候,急忙转过了身,道:“我已经被选为神女了,即将去天神宫。”

        说完她便跑了,留下甄大胆一脸茫然地问身边的人:“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星瑶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跑来娶这里的女人?”

        甄大胆急了:“你知道些什么,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

        x国信仰天神,而教皇则是天神在人间的代表。

        教皇不能结婚,但却有子嗣。子嗣当然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生出来的。

        x国有个古老的规矩,每隔十年就会选一批神女、神侍。

        神侍是年轻的男人,担任天神宫的护卫、巡逻等等工作。如果表现优秀,还会有一系列的晋升,因此非常受到追捧。

        相比之下,神女就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神女的工作说好听点,是嫁给天神,侍奉天神。实际上,她们白天要做功课、负责整个天神宫的打扫工作,如同带发修行的尼姑那样。

        到了晚上,这些神女们则要在教皇面前,任由教皇挑选侍寝,充当泄欲和生育工具。

        对于神女们的家人来说了,这是一种至高的荣耀,神女的家人们可以得到天神宫发放的津贴,死后也可以优先去往天神的身边享福。

        可对于那些神女们来说,便是一种磨难。

        每一届神女在天神宫的任期有十年。十年之后,诞下了子嗣的神女可以在天神宫里继续生活。

        其余年老色衰的神女们,会被遣送出天神宫,孤独终老。因为神女是嫁给天神的女人,普通的男人是不允许染指,否则会受到天神的罪罚。

        林星瑶同情地看着傻愣愣的甄大胆:“根据x国的风俗,每十年会选一次神女和神侍。神女的要求是18到20岁,年轻貌美,身体健康的女性。为了得到天神的眷顾,每个村子都会把最漂亮的女人送入天神宫。”

        “阿蒂娜当年之所以会说让你在她20岁之前来接他走,应该是为了逃避成为神女。可你还是晚来了一步,听她刚才话里的意思,她已经被选中为神女,即将被送去天神宫。”

        而林星瑶和君玄夜之所以会跟着甄大胆来到这个小渔村,也是猜到了一些情况,并不是单纯来这里看风景。

        甄大胆好一阵子才从这些信息里缓过神来,他一拳头打在岩壁上:“我不能让阿蒂娜当什么神女,我不能让她被那什么狗屁天神给毁了一生!分明都是迷信的玩意,怎么就傻不拉几的当成了真神呢!”

        夜色降临。

        小渔村里也渐渐地安静下来,唯有海浪拍岸的声音,一波接一波,仿佛永不知疲倦。

        阿蒂娜坐在饭桌前,漫不经心地吃着。

        她的母亲往她碗里夹了块鱼肉:“阿蒂娜,多吃点。以后去了天神宫,就吃不到妈妈做的饭菜了。”

        说着说着,便垂下了泪。

        “砰!”旁边的男人一拍桌子,怒道:“你哭什么哭?能去侍奉天神可是天大的荣耀,你却在这里哭?让天神知道了,以为我们不愿意让女儿侍奉他,可是会降下惩罚的!”

        女人怒道:“什么荣耀?我只知道我的女儿要离开我很久很久,将来如果不能诞下教皇的圣子,就会孤独终老,再也没人会娶。”

        男人苦口婆心地劝道:“那也是为天神守节,孤独寂寞都是天神赐予的考验,通过了考验,将来我们一家都能去往天神的怀抱享福。”

        “什么享福!什么考验!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让你的儿子能当上神侍?当时神侍是很好,受人尊敬又赚钱,将来还能娶到富贵人家的女儿为妻。可凭什么要让我的女儿做出牺牲?”

        和神女截然不同的是,神侍是个好差事。而神侍的竞争也非常激烈,他们村子也仅仅只有一个名额。

        为了这个名额,阿蒂娜的父亲拿出了全部的积蓄贿赂,还在别人家都不愿意把适龄的女儿送去受苦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把女儿推了出去。

        然而当内心里算计被当众说出之后,男人顿觉一家之主的面子挂不住了,把饭桌一掀:“你这个婆娘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儿子能当上神侍,那是他自己的本事!你要敢在外面胡说八道,我就把你赶出去!”

        另一个年轻些的男人也站起来,指着女人的脸骂道:“当年阿蒂娜的父亲死了,你们母女俩快要饿死的时候,是我爸爸看你们可怜,把你娶进了家门。现在也该阿蒂娜偿还养育之恩了。你们母女俩别不知好歹!”

        阿蒂娜从小就受到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的欺负,只能忍气吞声,要不然会连累母亲一起挨打、挨骂。

        而现在,眼见母亲被他们父子俩斥骂,忍无可忍站起来就要替妈妈说话。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哥哥阿雷带着几分余怒开了门,却见一男一女两个陌生的人出现在自家门口:“你们是谁?”

        君玄夜用x国的语言道:“你好,我们兄妹俩来这里旅游,天黑迷路了,这附近又没有旅店,所以想来借宿一晚。”

        阿雷的目光在林星瑶的脸上流连了一会,虽然惊艳她的容貌,却还是拒绝了。

        正要关门,君玄夜拿出了一袋子的金币:“我们不白住,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