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乃绝顶风华在线阅读 - 第612章 关山酒

第612章 关山酒

        手中的印章温润细腻,字体却十分狂野,一如赵厨子这个人,初识粗犷,再品细腻,是一个外粗内柔之人。

        没有人知道,在别有洞天之中,赵厨子为妖舟开了一道逃生之门,就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在妖舟从他身边飞奔而过时,将这枚行武之首的印章,丢进了妖舟的怀里。

        他将未来给予了妖舟,却将性命留在了那个决定赴死的时刻。可以说,若没有徐大家赵厨子和大将军老杂毛的以死相搏,妖舟定会葬身在别有洞天之中。

        因此,妖舟时常把玩这块玉佩,却从不曾拿出来过。就怕那种令人窒息的心痛,突然袭来,无处遁形,无处可逃。

        再见行武之首的印章,所有人都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深觉特别的不可思议。

        戒堂的女先生快走两步,来到妖舟面前,仔细看了看那枚印章后,颤声说:“是真的!是真的!”

        行武先生纷纷围了上来,要仔细抚摸那块玉,妖舟却怕玉被不小心弄碎了,只将其捧在自己的手心,说:“远观即可,非礼勿动啊。”

        小小的手心,托着绿色的美玉,仿若少女捧着一汪清泉,景色美不胜收,却也承载着山川的重量,厚德载物。

        妖舟见众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最后纷纷点头,这才将印收入荷包之中,说:“印不假,人更真。”抱拳,“诸位行武先生安好。”

        行武先生纷纷抱拳回礼:“叶先生安好。”

        妖舟看向老院长:“这回,可以比过了?”

        老院长一时语塞,唯恐输了丢脸。

        三公主开口询问道:“不知县主是如何拿到了徐大家的印?徐大家坠下崖后,身上不曾有印。”

        妖舟回道:“在老杂毛屠行山书院之前,徐大家便夸我骨骼清奇,是练武奇才。他和楚先生一起,收我为徒,教我功法。”眼神一冷,“所以,无论如何,老杂毛的头颅必须血洒我两位恩师的坟前!”

        众人恍然大悟,只当叶泛舟变得这般能打,原来是因为得过徐大家和楚妖金的真传。当然,也有人压根不信她所言。

        季燃在心中暗笑:“我家娘子果然是奇才,说起谎来面不改色。”

        乌羽白暗道:“我没能保护好先生,而今又要失去阿舟。即便大仇得报,与我而言,活着又有何意义?”

        三公主看着妖舟的双眸,说:“如此说来,县主初入书院,大字不识,是藏拙了?”

        妖舟眯眼笑道:“一半一半吧。总有人天赋异禀,一经点化,不可同日而语。”

        三公主问:“你如此尊师重道,想来定是知道,楚先生的尸身何在?楚先生乃大才,若是寻到他的尸身,定当厚葬。”

        妖舟回道:“我一直不相信先生已逝,奈何再无联系。我也不愿去找先生的遗骸,只当先生去云游四海。三公主,你若晓得先生为人,就当知道,他更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无需我等为他安排良多。”话风一转,“既然三公主如此尊敬楚先生,对我代表有峦居士应战,可有疑义?”

        三公主本想将妖舟绕到另一个点上,不想妖舟直接杀个回马枪,她也不能多说什么,唯有点头应下,说道:“无。”

        新院长的心一抖,看向妖舟。

        妖舟含笑以对,问:“这回,院长无话可说了吧?”

        新院长扫了狗腿子一眼。

        狗腿子张嘴就要说话,却被妖舟踢起一颗石子,打在了门牙上,直接打断了两颗门牙,流了满口的血,只能捂着嘴巴呜呜着。

        妖舟挑眉,霸气地问:“还有谁有话要说?”

        季燃说:“再说,那可就真不要脸了。”

        新院长看向三公主,三公主看了季燃一眼,没有说话。

        妖舟抬手指向新院长,说:“你,应战否?!”

        事已至此,新院长不应也得应。

        新院长也是颇具文采的人,否则也不会成为行山书院的院长,只不过若说经天纬地之才,确实欠缺了不止一星半点。他挺直胸膛,沉声应道:“有何不敢?!猖狂小儿,老夫就与你比七步成诗。”

        妖舟笑道:“好。”

        新院长眸光一转,落在一盆菊花上:“以菊为题。”

        妖舟张口便来:“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行山,满城尽带黄金甲。”

        新院长:“……”

        说好的七步成诗呢?怎么一步都没走出去,就出口成章了?!这……这还让他如何赋诗一首?人家是“我花开后百花杀”,他还能花个鸟啊?!!!

        新院长哑然、悲愤、想哭。

        季燃带头鼓掌,兴奋大喊:“我花开后百花杀!好!太好了!”

        窦寇等人纷纷跟着喝彩,瞬间群情兴奋起来,众人大呼:“好!好啊!妙哉!”

        妖舟暗道:“唐代黄巢的《不第后赋菊》,请大家了解一下。”

        为了不解释何为长安,妖舟将二字改成了行山,倒也押韵得体。

        三公主说:“县主的诗,果然精妙,论诗,楚先生当属第一,县主定属第二。”

        妖舟见公主刻意用楚妖金压她一头,想要试探她的反应,便是哈哈一笑,说:“这话,我也曾对先生说过。先生却说,假以时日,我的成就必在他之上,只是让我不要展露锋芒,唯恐被小人记恨上。”

        三公主碰了一鼻子小人灰,心中不喜,转头问新院长:“第二场,比什么?”

        新院长这才重振旗鼓,说:“比……琴。”这个他也是最为拿手的一项才能。

        这一次,新院长不给妖舟抢钱震撼人心的机会,示意狗腿子抱来古琴,便弹奏起来。咿咿呀呀,愁肠百转,还真有股子自视甚高的清韵在里面。

        一曲完毕,轮到了妖舟。

        在新院长极其自负的眼神下,妖舟接过乌羽白递过来的古琴,随意坐下,弹唱起:“我自关山点酒,千秋皆入喉,更有沸雪酌与风云谋。我是千里故人,青山应白首,年少犹借银枪逞风流……”

        一曲《关山酒》道不尽的少年风骨和乱世悲凉,于战场中燃起斗志,在大雪中横刀而行。终究是少年不服天地管教,要于乱世中活出一份不羁的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