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乃绝顶风华在线阅读 - 第613章 惊现执事令

第613章 惊现执事令

        妖舟的二师父,自诩风流,轻功和琴技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用二师父的话来说,就是:窃玉偷香,讲究的是风雅。我能用琴声将美人吸引来,也能在一亲芳泽后潇洒离开,寻常人都摸不到我的一根飘带。

        妖舟的琴技,源于二师父,自然是技高一筹,更何况,她还用少女特有的清亮嗓音,演绎着在胸腔里碰撞出的悲壮和情怀,不与世人共。

        一曲结束,全场寂静无声,似乎每一个人都陷入到那场不服输的悲壮之中,寻求着一种可以逆天改命的精神。

        不远处,庄公公驻足观看,直到一曲终了,他仍旧沉浸其中,难以自拔。曾几何时,他也是那个银枪少年,却在岁月中青山应白首。

        妖舟收琴,交给乌羽白,问:“有峦居士,可胜出?”

        众人齐声喊道:“胜出!胜出!胜出!”

        妖舟眯眼笑看新院长:“那就劳烦院长主动请辞吧。”

        新院长脸色惨白,嘴唇哆嗦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一句话:“有峦居士的琴,不如老夫技艺精湛。你抚琴的指法,并非有峦居士传授。若让老夫认输,还请明示,你的琴技源于哪位高人?”

        妖舟怎么可能告诉新院长和众人,她的琴技源于罗刹域里的二师父?于是,她回道:“自然是源于有峦居士。”

        新院长断言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妖舟笑了笑,说:“难道院长不晓得,学习的目的不是模仿,而是超越吗?”

        新院长哑口无言。

        三公主说:“祥芸县主确实多才多艺,令人耳目一新。”

        妖舟觉得,三公主这个词儿用得不对味儿,似乎有意将她往名妓的位置上推,而不是德才兼备的学者。

        不等妖舟说话,季燃开口道:“本王倒是觉得,三公主更是玲珑可爱,俏丽可人。”

        妖舟:“噗……”好吧,季燃的形容词更直接,直接到就差搂着三公主说给爷笑一个了。

        三公主脸上瞬间阴沉下来,对季燃说:“三皇子注意言行。”

        季燃一脸无辜的样子,反问:“你夸奖叶先生,本王夸奖你,有何问题?本王可是好意,你怎么听不懂好话?”

        三公主怒声道:“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季燃反问:“如果那么夸三公主,令三公主不喜。本王就改改,以后都夸三公主多才多艺,令本王耳目一新呐。”季燃说话的时候,还打开了扇子,一边缓缓扇动,一边眉飞色舞地说着,那叫一个享受,就差喊一声“打赏”了。

        原本还不明白季燃为何如此过分的学子,这回终于明白过味儿来。感情儿,三公主的夸奖中透着其它味道。众人再看三公主,就觉得这个人藏得深,令人看不透啊。

        三公主唯恐自己多年的好形象毁于一旦,立刻承认错误,说:“许是我夸奖县主时,用词欠稳妥,县主不要在意。”

        妖舟回道:“不介意不介意,在我心里,也是这般夸奖公主的。”

        三公主缓了缓,才没有怒拍桌子。她是堂堂公主,岂容一个县主和质子戏耍?!若非今日祥芸县主风头大盛,她不好做出令众人反感之事,站在众人的对立面上,定要让那二人吃不了兜着走!

        三公主温婉地一笑,说:“县主快人快语快意,善哉。”

        众人见三公主并没有生气,都觉得她气质高华,且平易近人。最重要的是,刚才可能误会三公主了。她只不过是用词不当而已,并非是在刻意羞辱祥芸县主。再一看季燃这个质子,都敢和自家公主叫板,顿觉他面目可憎起来。

        妖舟和季燃对视一眼,深觉三公主是个对手啊。

        季燃看着三公主,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就邪气乱窜。

        妖舟,兴奋了。她又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可以互飙演技了。真好。妖舟称赞三公主说:“我这人打小在乡下长大,粗糙的很,难得三公主喜欢我,真是令人无比欢喜。既然三公主都认可我,那就没人会反对了。下面,请三公主宣布这场比赛的获胜者。”

        赶鸭子上架,妖舟也是擅长的。

        三公主扫了妖舟一眼,说:“有峦先生确实堪称文豪大家,令人敬仰,然我却在祥芸县主身上,看到了行山书院未来的希望,堪称……惊才绝艳。”

        妖舟暗道:“这只绵里藏针的鬼,要闹什么幺蛾子?竟夸我夸得如此诚恳。有猫腻啊。”

        果不其然。

        三公主话锋一转,说:“文韬武略,祥芸县主当仁不让。我提议,让祥芸县主当行山书院的新院长,诸位意下如何?”

        让一个不到二十且品行不端的女子当行山书院的院长?!这不是开玩笑呢吗?!

        就算皇后娘娘再有能耐,也没有让她当皇上管理国家的道理。公是公,母是母,这个不能乱。

        反对声此起彼伏,险些轰了行山书院的场。

        赞同声也是格外嘹亮,吵得人脑瓜嗡嗡作响。

        有人说:“牝鸡司晨,不可!”

        有人说:“祥芸县主惊才绝艳,为何不可?!”

        有人说:“在行文行武首位之上,还有一位执事,倒是出来说说话啊!这事儿不能乱了规矩!”

        有人说:“执事原是楚先生,而后楚先生消失后,执事令也随之不见。”

        妖舟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三公主。

        三公主回以微笑,看起来是那么的端庄大气。然而,妖舟却从她的眼中,看到十分复杂的情感,似乎沾染了胜利的喜悦,却又沉淀了一些恼火。

        半晌,妖舟举起了拳头,手中显然攥着一物,众人十分好奇,她还能拿出什么,于是渐渐停止了喧嚣和争执,纷纷看向妖舟。

        季燃问:“你手中攥着什么?”

        妖舟展开手心,举起手中执事令,大声道:“执事令!”

        全场哗然,那是压不住的巨大震惊!

        妖舟环视众人,铿锵有力地说:“三公主抬爱,诸位却将行山书院当成了汤池,非要分个男女。无妨,我本无意在此,却并非无能。今时今日,我便以行山书院的执事令、行文之首、行武之首为名,请有峦居士重回行山,统领全局,为行山新院长!此事,我将上报朝廷,无人可阻!”

        众人齐声大喊:“请回有峦,无人可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