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相声:台上无大小,台下立新坟在线阅读 - 第457章 你要是愿意我让郭得刚叫你哥 !【求订阅】

第457章 你要是愿意我让郭得刚叫你哥 !【求订阅】

        “接下来请您欣赏《买卖论》!表演者烧饼、曹鹤杨!”

        在烧饼咕冬咕冬喝了几口水休息一会儿之后,主持人报了下一个节目的名字。

        两个人一起上去助演。

        烧饼现在不火,但都很熟悉,有自己的风格。

        尤其两个嘴碎的人在一起,很适合闹闹哄哄的大场,因为他们不会让大舞台安静一秒。

        他们在表演的时候。

        齐云成和栾芸萍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后台,同时前者带回了舞台的那一个钉子,不知道这东西怎么来的。

        虽然不会立起来扎着,但踩在滑一下也是个事情。

        不过都没再说什么。

        表演完了好好休息就是,待会儿还有节目。

        大场子表演是很累的,因为你说话得底气足,全程靠丹田顶着,怎么可能会轻松,毕竟场子太大了,生怕远一点的听不清。

        不像小剧场,能宽松很多。

        “大个子!待会儿我们攒底返场的时候,上来再一起说说吧,让云成休息一下。”

        “没问题啊。”谢京看着手机勐然抬起头来回答一声,至于叫他大个子一点不在意。

        都这么熟悉的人。

        而且跟栾芸萍说的一样,让他上来,为的就是让搭档休息,试问连说三场怎么可能不累,尤其攒底的正活还要长一点。

        那么返场喊一个人上来,会减轻一点体力消耗程度,不然观众一直要演员唱,是够呛的。

        也别看后台一个个都是大老爷们,但师兄弟之间彼此照顾应该的,跟一般公司的同事完全是两种性质。

        同事是萍水相逢,他们则是在一起生活了好几年。

        “哎。”

        齐云成听见他们说的话后,叹出一口气,“栾队,十二月的时候我可能演出不了太多。

        原本还想要元旦了去小剧场看看。”

        栾芸萍点点头,“我知道,说起你的电视剧,其他人我不了解,我媳妇儿可是守着点看,都以为明台和于曼丽能在一起。

        结果最后没了。

        当时给她难受的。”

        “是啊。我也看了,师哥和嫂子演得太好了。”张鹤仑依旧嗑着瓜子在旁说一声。“每一集看完的时候,我都怀疑里面的明台到底还是不是我师哥。

        一点出戏感都没有,全是演技。”

        两个人的话语,齐云成一笑,没放在心上,他可不想让自己膨胀起来。反正他自己也挺喜欢那部剧的,只是看的时间不多,因为经常忙。

        不过忽然想到什么,问了一声。

        “对了,小岳最近在哪演出?纲丝节过后一直没看见人。”

        栾芸萍安排演出的人,不可能不清楚,“他也忙,大场子小场子都在演。人气也是越来越高,最近听说小岳买车了,还是找师娘给拿的钱。”

        “是吗?”

        一句话搭档说出来的时候没什么,随便提一嘴,但齐云成却记在了心里,这不符合岳芸鹏的性格。

        他们这些师兄弟的确被师娘照顾着,经常买东西,可都知道好歹,不会主动找师娘要。

        】

        小岳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有点疑惑。

        得见面问清楚才行,别看是个小事。

        但心态变化是最让人后怕的。

        他自己则是因为两世为人,没过一次能自己提醒自己。

        不然今天这一万人的演出,就能给他膨胀死。

        一万个人看自己,还是德芸弟子第一个做到的,瞧瞧多厉害?只要这么一想,演员自己就心气高了。

        自我觉得其他人比不上自己。

        到底不是圣人,不可能毫无波澜。

        何况圣人也还有七情六欲,到不了神仙的程度。

        “师哥吃瓜子不?”

        忽然张鹤仑走过来,手心一摊开,里面全是剥开的瓜子仁,陡然齐云成眉头一皱,上抬目光看着他。

        “你这是不是有点恶心了?”

        “没有,我用手剥的。”

        “给栾队。”

        “给,栾哥!”

        “歇着吧你。”

        “栾哥,你别不信啊,要不要我在你眼前剥。”

        这时候郎鹤言过来了,嘴里呸着瓜子皮说,“是啊,栾哥我作证,他用手剥的。呸,这瓜子是好吃。呸!”

        这一弄,谁还相信,把张鹤仑给气的,的确是手剥的,直接开口道:“我没说慌,我就是想巴结巴结两位,这样以后能给我多一点演出。

        多演出了,能多赚钱。”

        “不是。”瞬间齐云成乐了,“你就拿这个考验干部啊?”

        “那边还有花生,你们想吃多少我都给你们剥。”

        “得了,歇着吧。”栾芸萍忍不住说话了。

        有时候他们师兄弟还真是一群幼稚的大老爷们,毕竟男人至死是少年。

        不过休息缓了一会儿神。

        齐云成和栾芸萍两个人又要接着演出。

        前者在侧幕等待看向下面万人场子的时候,发现一眼看不完万人观众们的全貌,得微微转动脑袋才能把所有人尽收眼底。

        之前他演过万人场,还好几次,可每一次演出都觉得厉害。

        相声能干到这种程度,的的确确是因为德芸火了的原因。

        关键他没膨胀,自己觉得都不可思议。

        也很可能是一火,就跟着媳妇儿谈恋爱生孩子去了,没心思想这些。

        “接下来请您欣赏相声《拉洋片》!表演者齐云成、栾芸萍!”

        “喔!!”

        呱唧呱唧呱唧。

        又一轮的场馆躁动。

        两个人来到熟悉的舞台上。

        “看的出来大伙儿很高兴啊!我也很高兴,我们之前表演的一个节目叫《大审诓供》!这一场刚才主持报了《拉洋片》!

        今天主角是栾芸萍。”

        “对,我光挨打了。”

        “我很希望攒底节目换成武坠子!今天表演完,呵,我痛快了。”

        “你倒是痛快,我得死这。我是说相声的,不是来挨打的。”

        一说,观众们乐了。

        刚才他被踹一脚,这一个节目再被打脑袋,之后接武坠子,栾芸萍真得死在台上。

        他们也没见过一场,捧跟全挨打的。

        当然这话只是垫场话,说完了逗乐,还得入拉洋片的活。

        今天的活都不小。

        两个人实打实地卖功夫。

        表演完后,换上谢京和李鹤冬两个人来倒二。

        现在他们的风格很稳,还没有变到炸粘子的时候,变成炸粘子全是因为相声有新人。

        不知道录一个综艺节目,觉醒了那种风格。

        好在让更多人记住了他们。

        他们表演完鞠躬下场,再一次到齐云成他们上场。

        “东西准备了?”

        栾芸萍:“什么东西?”

        “最后一场改武坠子了!我准备去,你们等会儿啊,不着急,我记得后面有一根钢管来着。”

        “霍喔!别钢管了,我直接就地埋了吧,省得你动手。”

        哈哈哈哈哈!

        南京体育场馆笑声接连不断,而这就是他们演员的工作。

        最后见齐云成要下去舞台,栾芸萍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拽回来,然后才开始节目。

        四十分钟正活节目一完,返场两个人把谢京叫上来聊聊天。

        他们聊的时候,齐云成站在旁边休息一下,只看着他们就行,顶多时不时搭一句。

        栾芸萍:“这位可能大伙儿不太熟悉,叫谢京。别看他年轻,但在辈分上是我们的师爷。

        请上来多聊聊天。”

        谢京站在中间,身着一身白大褂,“请上来多聊聊天。”

        “但别看辈分比我们大这么多。”

        谢京:“但别看辈分比我们大这么多。”

        “……”

        刚上来,栾芸萍觉得不对劲了,“学我?”

        谢京:“学我?”

        栾芸萍:“学人说话可倒霉。”

        谢京:“学人说话可倒霉。”

        点点头,栾芸萍想了一会儿再开口,“我不好。”

        谢京:“我不好。”

        栾芸萍:“我禁演啦!”

        “……”

        一句话给谢京呛在这了,赶紧拿着白手帕抹了一把冷汗,“吓得我后背都湿了,我不能没演出啊,德芸演出几乎都归你管着,你要是愿意我让郭得刚叫你哥。”

        “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一句话下面乐得不行,包括齐云成。

        到底是相声世家,底子是不薄的,于是开口说一声,“您好好介绍一下自己吧。”

        “行吧!”

        谢京站在中间,好好地开口,“我叫谢京,刚才倒二演了一个节目。水平有限,一个小学生。那么上来可能有的朋友就问了。

        今天演出的演员都有字,就我一个没有?刚才说了,辈分不一样。

        再则郭得刚他也不想收我。”

        “为什么呢?”栾芸萍问一声。

        谢京左右看了一眼两个人,“你说他怎么给我字?像你们一样给我一个云字!云金?他得恨我啊。”

        观众:“吁~~”

        提到这个。

        齐云成和栾芸萍两个人,外加下面观众都算是明白过来了,躁动声不小。

        不过前者忽然有点想离开的意思,嘴里都囔一声,“我有点想念我后台的那一根钢管了,你们稍等一会儿,去去就来。”

        “哎哟喂,还没收呢。”谢京吓一跳,不过也纳闷,“这你都怎么带过来的。”

        “你搭档鹤冬啊!”

        “得,我也就知道他。”谢京无可奈何摊开手。

        因为社会东,德芸里面没一个不知道的。

        也是正好,借用话题,齐云成把这位也给喊上来,他现在跟张鹤仑、烧饼他们一起看热闹,听见自己的时候赶紧迈开腿过来。

        现在的他风格好太多了,刚被他哥哥带进德芸那一会儿,身上的气息很重。

        不过重的不是痞气。

        痞气,像张鹤仑、李鹤标这些都能演得出来,但他身上多的是一种真正的狠,属于刀不架在脖子上不服软的一种。

        可谁能想到,进入德芸之后,社会人变成了量活的,还量的不赖。

        到底德芸是一个出人才的地方,干什么的都有,也什么都能留。

        只是他一上来,今天的时间就快了。

        攒底的返场时间设定在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一人一句聊天便没了,然后又十五分钟的谢幕。

        时间掐得非常紧,这种大场要是超时,主办方会被罚钱。

        他们作为演员,也要兜着点。

        所以哪怕场子结束。

        齐云成等人在给围着的观众签名都不能签太久,只能留下一些照片当作纪念。

        弄得比表演节目的时候都累。

        回到后台的时候,齐云成不得不感叹这,不过看一眼自己手机屏幕媳妇儿抱着闺女笑的照片时,心情好了很多。

        然后慢慢问一声。

        “栾队,今天表演完了,明天去小剧场是吗?”

        “对!我们一起去看看。”

        “小剧场那就轻松太多了。我先给师父打个电话!”

        一次大场结束,齐云成肯定要汇报汇报,多年来的习惯,哪怕到现在也是如此。

        接到电话的郭得刚自然很高兴。

        不过他在云成演出的这段时间,更加高兴。

        家里两个孩子,太好玩了,尤其曦曦马上要一岁,还琢磨着又送什么东西。

        “行啦,我知道了。你们在外面好好演,我是不操心你们的。”郭得刚拿着电话开口,同时再说一声。

        “你不是说要弄鼓曲社吗?我在天精有看中一个剧场,想着过段日子给盘下来。

        盘下来再弄什么今年是够呛,明年差不多。”

        齐云成有点意外,“您还上心啊?”

        “说的什么话?你以为我对鼓曲社不关心?你师娘忙活了这么多年,是该有自己的时间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想着等白糖、汾阳长大一点再说。你非要弄,那就弄呗。

        反正你说什么,你师娘统统都是答应,弄我一点没法。

        但明年挂牌以及忙活什么,我就不管了啊,不累你一次不知道好歹。”

        听着刀子嘴豆腐心的师父,齐云成在后台听得心里很舒服,嘴里这么说,到时候一过去求他帮忙,他肯定还是会“骂骂咧咧”的找时间过来。

        “放心吧师父,我会好好弄的。

        另外这一次我回来了,带着曦曦过去金爷爷那边一趟,之前去过一次。”

        “去吧,正好我跟着一块儿去。咱们四世同堂,老爷子会高兴的。哎,你孩子都生了,先生们是该老了。

        别说先生,我们都老了。”

        “怎么能老呢?”齐云成笑的开心,“我师父可是最年轻的,脸上一掐一兜水。”

        “别耍贫嘴,你们自己先去忙吧。我得弄奶粉了,这两个小的,喝完就该睡了。哎呀,当年麒麟打小我没照顾过他,现在是回到这俩小的身上了。”

        /131/131313/32104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