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女友有别于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婚宴现场

第二十五章:婚宴现场

        总之,这对伪装的男女朋友最终决定携手去参加这场婚宴。

        婚宴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参加婚宴时会遇到的麻烦,只不过,这样的麻烦是无法逃避的,与其让其一直延后,一直惶惶不安,还不如直接在这场婚宴中彻底了结。

        “对了,忘了问张远他老婆是谁了。”好一会后,白鹿才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过,这个问题只在他的脑海里转了一圈就消失了——管他呢,以自己那水熊虫都难以生存的社交范围来说,自己是断然不可能认识明天的新娘的。

        而且说实话,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和张远一家的感情已经非常淡了,参加婚宴不过是走个过场,在意那么多干嘛。

        “也不知道我妈在婚宴上会出什么招。”白鹿看向身旁的少女,给她提前打预防针,“我妈是一个做事很绝的人,面对她,我们说不定会惨败,到时候我们最坏的结局可能是被她逼到外地去生活。”

        陆霜节歪了歪脑袋,觉得白鹿这是夸大其辞了,反驳道:“也不用把董阿姨想得那么坏吧,她毕竟是你亲妈。”

        白鹿像是没听到般,接着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趁着家里人不注意,还在省会偷偷买了一套房,已经装修好了,要搬家的话,随时可以!”

        “……”陆霜节顿时有些无语了,那可是买房啊,居然还加了“偷偷”二字,当这是买电动玩具吗?

        她算是搞明白了,白鹿这家伙多少有些被迫害妄想症,狡兔三窟都给整出来了。

        但仔细一想,她又觉得白鹿做这种事也算情有可原,毕竟,他的工作并不被家里人认可,一直被全家人当成社会闲散人员,在以前可能经历过家里人很多的冷嘲热讽,对家人不抱有什么希望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只不过,理解归理解,陆霜节却并不认为白鹿的想法就是对的,董阿姨和他毕竟是一家人,从逼儿子相亲来看,董阿姨是很重视儿子的。

        虽然这位母亲对儿子的手段有些粗暴,但归根结底,也是「为了你好」。

        或许这更多程度的是一种自我感动,但足以证明董阿姨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心眼。

        果然,清官难断家务事啊,这对母子做的都没错,一切的矛盾都源于没办法相互理解。

        她也不敢胡乱插手,于是不再劝,准备等明天静观其变,一切结果与答案,都将在明天揭晓。

        “对了,白鹿,我们要不要叫姐姐过来帮帮场子?”陆霜节忽然想到了一位站他们这边的帮手。

        白鹿愣了愣,道:“我没问题,不过,你姐姐有时间吗?”

        “我问问她。”陆霜节掏出手机,直接打电话询问。

        电话很快接通,姐妹俩聊了一阵,接着挂断电话。

        女孩收起手机,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姐姐说她明天要去参加一位后辈的婚礼,顾不上这边。”

        “后辈的婚礼?”白鹿讶然,难道明天是什么好日子吗,这么多场婚礼。

        但随即,他心中猛然一动:“她有没有跟你说,她参加的是谁的婚礼?”

        “没有说诶,怎么了吗?”陆霜节奇怪道。

        “我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姐参加的婚礼,和我们参加的婚礼,是同一个?”白鹿摸着下巴,神色认真的问道。

        对于白鹿这样的作家来说,脑袋里最不缺的就是故事以及戏剧性,他在得知这个情报的第一时间,就产生了这样的想象。

        “这……”女孩睁着明亮的大眼睛,不确定的道,“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

        翌日上午,

        “还真是这么巧。”看着趴在圆餐桌上呼呼大睡的女医生,刚进入宴会厅的两人呆呆的对视了一眼。

        白鹿将女孩推到陆夏竹身旁,这位好妹妹直接一拳捣在姐姐的腰窝,当然,力道是不重的。

        陆夏竹被一下子锤醒,迷迷糊糊的揉着睡眼,“要做手术了吗?”

        而等她真正反应过来后,才发现妹妹正叉着腰,仰着俏脸,有些得意的坐在自己面前。

        “霜节,还有白鹿,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陆夏竹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还想问你呢,为什么大中午的要趴在桌子上睡觉?”陆霜节气道,“姐姐你不知道今天天气不好,容易着凉吗?”

        一旁的白鹿闻言,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窗外,只见外界天空中阴云密布,天色暗沉沉的,有种风雨欲来的压抑感觉。

        当然,不管外面怎么样,都没有影响到酒店内部就是了。

        这家主题酒店面积很大,分了好几个不同风格的宴会大厅,张远举办婚礼的大厅,是以「中国风」为主题的宴会厅。

        整个大厅的布局方方正正,最中间是截长长的t台,其尽头是一片半圆柱型,长得像是大鼓般的舞台。t台两端,整齐且宽松的摆放着圆桌,八人一桌。

        金红双色的吊顶,灯笼造型的吊灯,墙壁仿造了古代宅院的造型,脚下是软软的以红色为主基调的地毯,辅以金黄色的花纹。

        整间大厅的灯光是暖黄色的,再加上处处红色,映照得厅里十分喜庆。

        总之,这是很符合中国人心意的宴会厅。

        “我昨天晚上又加班了。”另一边,陆夏竹十分委屈的将妹妹搂进怀里,假惺惺的嘤嘤嘤着哭诉起昨天的忙碌经历。

        陆霜节有些嫌弃,但对方好歹是自己姐姐,也不能无情推开,只好紧绷着小脸听这位絮絮叨叨的女医生说话。

        白鹿看得一阵无语,得亏现在人少,要是来的人多了,这对姐妹岂不是会当众社死?

        在姐妹俩聊天的时候,白鹿顺便去上了五百块礼,抱着两件伴手礼走了回来。

        这场宴会的伴手礼相当不错,是一整套的茶具,正好拿回家去喝水。

        一件是自己的,而另一件,自然是陆霜节的了,这姑娘现在是他名义上的家属,理应拥有一份。

        女孩将姐姐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推到一边,伸手接过伴手礼,道了声谢。

        看到礼品是一组茶具后,她有些惊喜的笑道:“正好我准备买茶具,真是瞌睡来了枕头,白鹿,你爱不爱喝茶,回家我给你泡茶喝。”

        “嗯。”白鹿微笑着点点头。

        一旁的陆夏竹看得有点酸,没想到这对小情侣感情都这么好了!妹妹也是,有了男朋友,居然就忘了自己这个亲姐!

        还有白鹿,一点也不懂礼数,不给她带一份吗?哦,好像她刚才上礼时已经拿了一份了。

        那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