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臣服在线阅读 - 第388章 礼尚往来,对她的新认识!

第388章 礼尚往来,对她的新认识!

        傅辰往后仰躺,内心有点疲惫。

        蓝悦见此,忙问,“傅总,你明天回来和剧组调解一下吗?我的声明什么时候能发?”

        傅辰看了眼手表,“我也在等消息,瑞驰的声明一发,你就发,谢谢你蓝小姐,下车吧!”

        蓝悦算是见识什么是难以靠近了!

        傅辰这样的男人就是难靠近类型的,连话都懒得多说。

        她冲贺炜点点头就下车了。

        贺炜见蓝悦走了,“傅总,我们怎么办?”

        傅辰看着手机叹了口气,“你给太太和小七打电话,问问他们在哪呢?”

        贺炜笑笑,“嗯,我现在就打。”

        而后贺炜头次在傅辰的眼神中读到了渴盼的意味,望眼欲穿的厉害,恨不得整个人钻手机里去。

        可事实上,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另一边,南艺点了餐,找了个可充电的卡座,插着电,拒接电话的感觉也很好,不用担心没电的问题。

        南艺点完餐后,酒水推销的店员就开始营业了。

        小七很反感,但是南艺却觉得挺有趣的,因为那么多花花绿绿的小瓶子,着实好玩。

        晋北是东北方城市,好多酒和宁城的都不一样,服务业热情周到。

        南艺发现面馆的酒架上花样繁多,好多酒她都没见过,一大桶一小桶的,还有好多外文的洋酒,她也不认识。

        店员很热情,“小姐,我们这个酒可以试喝,您要不要一样尝一点?”

        “小七尝尝?”

        南艺自然是不会喝的,她询问小七。

        小七摇头,“太太,喝酒误事,我不喝了。”

        南艺欣慰地点头,“这样吧,我买一些带回宁城,你再喝。”

        店员开始给南艺介绍,还拿出很多好看的小瓶子给南艺打酒。

        洛星繁手插着兜,慢悠悠地也晃到了这家面馆,他是听酒店的工作人员推荐,来这买酒的。

        刚走到门口就见南艺在大落地窗后认真地买酒,她神情自然放松,很美。

        她脸颊微红,时而拄着下巴,时而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像黑蝴蝶的翅膀扑闪着,她的嘴唇特别的红艳,顶着一张绝美的脸坐在那,好看的就像橱窗里的洋娃娃。

        南艺一抬头,便看到洛星繁站在落地窗外盯着她看。

        很快,她当没看见,继续吃她的。

        洛星繁淡淡地笑了下,就拉开门走了进来。

        他也没搭理南艺径直往里面走,找了两瓶啤酒和特色酒,点了餐坐到了南艺的背面的卡座。

        洛星繁没说话,自顾自的吃起来。

        南艺看外边,没看到宴冷莎跟过来,以为他俩因为刚才她故意为之的误会吵架了。

        幸灾乐祸的心理让她很开心。

        她靠着镂空隔断的卡座椅背,“宴小姐没来,这是失恋了?”

        洛星繁见她人不过来,背对着说话,觉得有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是他的正牌男友。”

        刚才低头吃面的小七觑了一眼那男人的后脑勺,探身过来,轻声问,“太太,你认识那个人?”

        “别搭理他,一嘴贱的男人,”南艺笑容潋滟,“怼他逗闷子解气。”

        洛星繁,“......”

        他怎么不知道他还有这种功能?

        南艺随即自说自话,“正牌男朋友独自吃饭喝酒?要是真这样,那西餐厅就是给单身狗开的了,里面全都是借酒消愁的酒鬼。”

        洛星繁就知道她不会相信,坏笑,“爱信不信!我到这来喝点酒,吃点东西是为了补充刚才消耗的体力,你也知道男女情事,一般都是男人比较累。”

        南艺,“......”

        南艺所面条的手微微一滞,想到两人居然回酒店去打炮了?

        那个画面一定很辣眼睛!

        洛星繁听她没了动静,又说,“冷莎还在睡觉,我饿了还不能出来找东西吃?”

        南艺有点无语,翻了个白眼。

        她什么都没再说,只是和小七撇撇嘴。

        洛星繁点的餐上来后,也没多说,他心想南艺长得确实美,只是这张嘴不太招人喜欢,说话更捅人刀子似的,让人生气。

        想到这,他又自言自语,“人生的际遇真是天差地别,有的人失恋,有的人热恋,最讽刺的是还在一家店里吃饭!”

        阴阳怪气!

        洛星繁这句话让南艺觉得他就是故意恶心她,奚落她。

        南艺嘴巴不饶人,语气轻蔑,“小七,你知道人生最大的讽刺是什么吗?人生最大的讽刺是喜结良缘,早生贵子,孩子长大成人,最后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讽刺透顶!”

        洛星繁被她噎得半天没反应过来,接不上话,怼不回去。

        而后,两人都没再说话。

        不多时,南艺这桌子上了很多菜,都是她没点的。

        “酸菜鱼,酸汤肥牛,柠檬虾,酸辣肉丝汤,醋溜白菜,酸萝卜老鸭汤,西红柿牛腩,酸辣土豆丝。”

        洛星繁听着服务员报菜名,心情大好,一口干了一杯酒。

        南艺皱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不是我点的。”

        “小姐,是旁边的那位先生点的,送给您吃的,我们店所有的酸味菜品都在这呢!”

        小七咧嘴,探身上前,小声地问,“太太,要不要我替你去教训他一顿?”

        南艺摇头,她看着这些酸酸的菜还有点食欲,挑着筷子吃了两口,还真不错,“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想想怎么还礼。”

        洛星繁,“......”

        吃饱后,南艺领着小七他们走了,没多久洛星繁吃完也走了。

        附近有一家便利店,南艺领着小七他们过来买水,而洛星繁过来买烟,再次相遇,难免尴尬。

        小七这时候才知道刚才跟他们太太斗法的男人就是那个海城宠物市场遇到的那个。

        洛星繁剔了一眼盯着她看的小七,侧身过去买烟。

        南艺却以为他是到那边买放在收银台挂篮上的安全套。

        “洛先生你等一下,你请我吃了那么多的好菜,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她走过去推开洛星繁,将上面进口冈本超薄安全套都拿了下来,“帮忙算一下!”

        收银员小哥目瞪口呆的看着一桌子的安全套,有些惊诧地问,“小姐,你这些都要么?”

        南艺点头,“嗯,都要,帮我拿袋子装一下。”

        收银员小哥挺开心,这东西平时卖个把两盒,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个大客户,包圆了,再说了,这款不算便宜,今天营业到这,就可以打烊数钱了。

        服务员动作麻利地收了款,把安全套装在透明的袋子里递给了南艺。

        她转身就塞给站在身后的洛星繁,她还“人情”的操作那叫一气呵成。

        “拿着,回去和宴小姐慢慢用,您要是觉得不够你那几个菜钱,等回宁城后,我再给你邮100盒。”

        边说,南艺边往外走,很有几分志得意满,不忘再怼洛星繁,“哦,对了,友情提示,这玩意做多了伤身,您别没等到和宴小姐结婚就死在了床上,那宴小姐生的孩子就铁定是别人的了!”

        洛星繁被南艺这波神操作彻底搞无语了,面色铁青地瞪着南艺。

        后面要结账的客人和收银员笑得那叫一个爽快,东北方人不太会隐藏情绪,况且这位小姐说话实在是太逗了!

        他咬牙切齿,“南艺,你有病吧?”

        南艺风淡云轻,“没病,我好着呢!”

        南艺走后,洛星繁拿着一袋子安全套尴尬地看了看众人,面色铁青地走了出去。

        洛星繁一出门就把一袋子安全套扔在到了垃圾桶里,恨恨地瞪了她远去背影一眼,就走了。

        洛星繁边走边回想刚才和南艺短暂相处的一幕幕,觉得很可笑。

        他怎么那么幼稚地和她打嘴架?

        洛星繁抬眼看了看天空,月色朦胧,天黑得像一块黑布。

        他在想南池被抓前,他得见她一面。

        当年她也像南艺一样可爱,可惜,南艺是真的,南池却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让他恶心。

        另一边,南艺步行走着,后面一束灯光照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