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等我找回场子

第五十七章等我找回场子

        “诺,不过陛下也要注意安全啊,陛下万金之躯,没必要犯险。”从心理上,吕芳是不愿意林羽以身犯险的,但是没办法,陛下的兴致起来了,劝是劝不住的,只能由着陛下了。

        “吕芳啊,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啊,没把握的事情我会做么?安啦安啦,你们就放心好了。”

        吕芳也只是笑笑不说话,他要不是足够了解陛下,根本不可能同意这件事情的,正是因为无条件的信任,这才敢这么做的。

        而且陛下的性格,真的很像一个孩子一般,始终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时不时散发着那种运筹帷幄的气魄,呆在他的身边会不自觉到底被他影响和折服。

        他是无根之人,不能也不可能有后代,与之相对的,陛下就是他最亲近的人,是他用一生去守护的人。

        “行了,不说了,赶紧吃饭吧,朕饿了。”伸了个懒腰,真是幸福的皇帝生活啊,当然了,这都是拿自由换的。

        等吃完饭之后吕芳和陈洪就去工作去了,想想都可怕呀,本来这些都是自己的工作啊。

        破天荒的,林羽让黄锦叫了些乐姬和舞姬,林羽躺在床上优哉游哉的望着小姐姐跳舞,说实在的,质量非常不错,而且学跳舞的,身材一般都很棒,嬛嬛一袅楚宫腰,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曼妙的舞姿如风吹杨柳,那种生活,想想就很快乐啊。

        不过古代的课余生活真挺无趣的,除了看看歌舞听听音乐,也没什么别的事情了,而且歌舞吧,就算小姐姐再好看,早晚那有一天会看烦的,更何况,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当年抖音快手上一堆烧鸡,这才哪到哪,穿那么多给谁看呢。

        后来看多了也没啥兴致了,今天纯粹是有点犯困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不然在这干坐着等白轻雪过来估计都要睡着了。

        结果就是林羽一边看小姐姐跳舞一边打哈欠,给黄锦都给搞迷糊了,话说陛下这个年纪也该到了到了精力旺盛的时候了,难道是这些姑娘不够漂亮?不应该啊,这些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这些人都是吕芳早就安排好的,精挑细选出来的,随时可以侍寝,只是看陛下这个样子,好像并不是很满意的样子呀?

        黄锦伏在林羽耳边轻声说道:“主子,这是她们跳的不行么,要不换一批?”

        “嗯?不用了,就这样吧,时间也差不多了,让他们下去吧,你也出去吧。”林羽猛地一下惊醒,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话说这家伙来的还挺早的,林羽已经感觉到房顶的气息了。

        “诺。”黄锦微微点头,看来陛下是不满意啊,不行,得稍微准备准备了,成亲什么的可以往后再议,但最好还是先诞下龙嗣。

        其实有点时候吧,生孩子并不一定是你自己想要,特别是皇帝,只有生了孩子才能稳定朝堂上君臣之心,毕竟你有了孩子,万一皇帝哪天出意外没了,这不还有孩子吗,这是为了国家的稳定。

        就像朱厚照,他要是真有孩子,能这么容易死?那些大臣还能真不怕孩子长大找他们报仇么,毕竟血浓于水啊。

        所以综合考虑来说,一般是越早有孩子越好,而且第一个孩子最好不要嫡出,如果嫡出的话,那这个太子之位又很难,自古以来,除了朱标就没几个好当的太子。

        不过对于打这个算盘的这些人可能要失望了,结婚不结婚的另说对吧,就说这个孩子问题,他生一个干嘛,造反么?

        就算他以后不想干了,那时候生孩子也来得及,生这么早完全就是给自己找麻烦的。

        当然了,林羽的想法别人是不知道的,要是知道,估计不会有人同意的,只不过现在林羽的登基时间尙短,暂时没人提议就是了,等后面时间长了,肯定会有一大堆人关注这个事情。

        房顶上的白轻雪攥着拳头,感受着周围的蚊虫,‘狗皇帝果然是狗皇帝,天天过着这样的生活,大晚上的不睡觉还在这寻欢作乐,还有那些女的也是的,搔首弄姿的给谁看呢?’

        今天她好不容易趁着守备不严摸出来,今天是她最后的机会了,时间已经不多了,她没时间再等下去了,而且这两天狗皇帝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也没召见她,可能都没机会接触了,今晚只能铤而走险,不论结果如何,她总要尝试一下。

        终于,在她的苦苦守候,不知道被蚊子盯了多少个包的情况下,下面的狗皇帝总算是散场了,而且好像人都走了,好机会啊。

        把所有人都撵走之后,林羽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房顶,还挺有耐心的嘛,笑了笑,找个合适的姿势眯着了。

        感知到狗皇帝的呼吸开始变得均匀,白轻雪心中一喜。

        “狗东西,你跟我等着,晾着我是吧,让我喂蚊子是吧,今天老娘都要找回来。”白轻雪紧咬银牙,对林羽那是说不出的厌恶。

        白轻雪悄咪咪的翻下房顶,从开着的窗户直接翻了进去,整个过程格外的顺利。

        白轻雪虽然也感觉到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是事情已经进展到这一步了只差临门一脚,不上都不行了。

        白轻雪手持匕首,慢慢的朝着林羽靠近。

        白轻雪的一举一动都在林羽的掌控之中,忽然玩性又起来了。

        “吕芳,朕没病,不需要太医......”

        白轻雪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惨了,差点刀都拿不稳了。

        随后林羽吧唧吧唧嘴,又换了个姿势。

        白轻雪拍了拍胸脯,吓死了,原来只是狗皇帝说梦话,还以为被发现了呢。

        小心的来到林羽的身边,看着床上的大男孩,仔细观察其实还是挺帅气的。

        “没想到这狗皇帝长得还不赖嘛,可惜是个昏君。”白轻雪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举起刀。

        林羽时刻关注着白轻雪的动作,如果是想杀人,那可就要让这家伙尝尝东厂的酷刑了,不过没有感受到明显的杀意,这样还有回旋的余地。

        只见白轻雪将刀轻轻的架在林羽的脖子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好像比想象的要容易很多啊,这点警惕性都没有,狗皇帝是怎么活到现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