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女儿可就靠你了

第八十四章女儿可就靠你了

        “报复?怎么报复,爹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爹现在只想和你们娘俩好好的过日子,爹也看开了,那么多好友,一个伸手的都没有。”白朝海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想搞他的人能量有多大,他斗,怎么斗?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拿着这个。”白轻雪直接把那份圣旨拿出来拍到桌子上,眼睛里带着前所未有的杀气。

        白朝海也被女儿那不经意的杀意给吓了一跳,女儿之前可不是这样的,这段时间她经历了什么?他隐隐感觉到了女儿的不同,不过更多的,还是对桌子上圣旨的好奇。

        “这,这东西你哪里来的?”白朝海目露惊恐的望着桌子上的圣旨,他倒是没有怀疑真假,毕竟锦衣卫还在门口站着呢,关键是这玩意哪里来的?

        “自然是从皇上那里来的,还能从哪弄来的,况且这是给你的圣旨,你觉得有了这个,你有把握报仇没?”白轻雪撇了撇嘴,这不报复回去她不甘心呐。

        “给我的?”白朝海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他连皇上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会给他圣旨呢?

        “不然呢,还有一封信,圣旨我帮你看过了,大致意思就是收编你,你以后就是皇上的人了,帮皇上赚钱,皇上给你撑腰,信里什么内容我不知道,不过确实是皇上亲手写的。”

        白轻雪耸了耸肩,要是让她知道是谁陷害她爹,她非整死他,白轻雪扬了扬小拳头。

        “你,你见到皇上啦,乖女儿,你不要吓我啊,爹只想带着你们娘俩平平淡淡的生活就行了,你这样让爹很害怕啊。”白朝海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女儿这忽然上的有点高端啊,他把持不住啊。

        “爹,来不及了,为了这道圣旨,你女儿都把自己卖了,你要是再不帮我报仇,我,我会哭的很难过的。”看着老爹,心里有些酸楚,本来平静的生活突然被打破了,让人有点不适应,虽然,虽然好像有点期待新生活的样子。

        “女儿啊,你可不要吓我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白朝海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一时间也有些急了。

        “唉,简单的说就是我把我卖给当今陛下了,换取你们的平安,你一定要把幕后指使给找出来啊,你要是不方便,我就找陛下弄死他。”白轻雪紧咬银牙,虽然不能说完全亏了,但被人惦记总是不好的,吃了亏哪有不还的。

        “女儿,你这......”白朝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想到女儿牺牲这么大,一入宫门深似海,女儿的幸福今后可就由不得她了,都怪自己没本事,要不是自己陷入泥潭,也不会让好好的一个女儿做出卖身救父的举措。

        “爹,你......”

        “轻雪小姐,咱们该出发了,谷公公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咱们是不是......”

        “知道了知道了,就不能等一会啊,我在和我爹说话呢,等着。”聊天被打断让白轻雪有点不开心,这才刚到,屁股还没焐热乎呢,就要走了。

        “诺。”那名百户也没有生气,出来的时候吕公公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要保证她的安全,再加上身上两道圣旨,妥妥的钦差大臣啊。

        “女儿,你这是要走么?”白朝海心中有万般不舍,但是没办法啊,女儿现在已经是天家的人了,也不知道女儿未来的路会是怎样的呀。

        “嗯,本来说好了过两天的,东厂那些家伙非要今天走,女儿以后可就不好回来了。”

        “去吧去吧,别让人等急了,你娘那我会去说的,宫里的日子不好过,万事要小心,爹没本事,苦了你了。”拉着女儿的手,白朝海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如果可以,他只想让女儿快快乐乐的,找一个差不多的夫婿,只要她快乐就好,可惜事与愿违啊。

        “爹~”白轻雪也挺难过的,主要是这才刚回来。

        “去吧去吧,路上小心,放心,爹不会给你丢脸的,爹一定把生意做大大的,不会让你难做的。”这人老了啊,就是经不起这种离别之苦,眼睛涩涩的。

        “那,那我走啦。”白轻雪也知道不好让外面的人久等,她回去还不知道给她安排个啥呢,具体也没说来着。

        “去吧去吧,爹就不送你了。”男人嘛,连妻女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嗯,爹你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你要照顾好娘啊,圣旨你好好看看,还有皇上给你的密旨,我也给你留了一封信,里面是我的一些猜测,皇上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只要爹你展现出足够的价值,那就没人能动得了咱家。”

        虽然和林羽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这短短的时间,她也算是了解了一些吧,他有这自己的逐渐,也有着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只要在这个准则之下做事,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是伴君如伴虎,天知道她的未来是怎样的,其实她也不知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未知的皇宫生活,有着一定的向往,是因为那个少年吗?

        “爹知道了,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缺什么就给家里来信,爹能办到的尽量帮你办。”看着女儿的离去,白朝海也目露不舍。

        白轻雪一转头,便离开了这个家,这个只呆不到半个小时的家。

        出来之后看到谷大用他们也到了,白轻雪撇了撇嘴,都是这个死太监,虽然他不是始作俑者,但还是不怎么喜欢。

        “轻雪姑娘,非常抱歉不能让你和家人团聚,但是未免夜长梦多,还是需要尽早出发们还有姑娘家人的事情,谷大用在此赔罪了。”谷大用一揖到底,在宫里摸爬滚打这么长时间他可不傻,据说和陛下发生了点什么,那他哪里敢怠慢。

        虽然不喜欢这个太监,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他也是按规章办事,皇上好像还挺喜欢他的。

        “知道了知道了,出发吧。”道理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观感在这里,虽然不会找麻烦,但也不可能上去套近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