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朕的后宫梦,碎了(求首订)

第九十章朕的后宫梦,碎了(求首订)

        看着可怜的三小只,朱厚熜也不由得感慨,确实可怜了,三人瘦了整整一圈。

        “好啦好啦,朕不是安然回来了嘛。”

        “主子,下次可不能这么吓唬奴婢的,奴婢的小心脏可经不住这么吓的。”黄锦忍不住诉苦,    可不兴这么玩的,差点以为永远也见不到陛下了。

        “行了行了,这次是意外,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去给朕准备些点心,不用弄太多。”朱厚熜的嘴角不自觉的扯了扯,    实在是看着个大男人撒娇,饶是他这种毒抗也受不住啊。

        “诺。”黄锦擦了擦眼泪,    都快忘了,陛下最爱吃东西了,这么长时间没吃,肯定是饿了。

        “吕芳,说说朕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朱厚熜半躺在床上,因为缺少支撑,不能够完全放松,本来是想躺在白轻雪怀里的,但是现在吧,太脏了,等晚上洗过澡看看能不能好一点,现在着实有点犯膈应。

        朱厚熜忽然感觉自己完了,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以后怎么找女人,    怎么可能忍受她们的肮脏?

        我的天,    开后宫的美梦破碎了,    想到这里,    朱厚熜就想失声痛哭,倒不是真有多想女人什么的,他现在情欲不大,关键好不容易穿越一趟,还是个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说什么也得配上吧。

        那时候想着,就算是养眼也是无所谓的,但是现在,看着就恶心,养眼个屁啊。

        朱厚熜撇了撇嘴,香菇蓝瘦,朕伟大的后宫计划还没开始就破产了。

        “主子,您这是怎么了?”陈洪看到朱厚熜神色有变,忍不住询问道。

        “没事,你们继续,朕就是感觉天气有些烦闷。”朱厚熜打着哈哈,    烦闷,    当然烦闷,    一想到未来的日子要自己一个人度过,    他就显得非常烦闷,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帮白轻雪洗脉能不能成功,不行就真的要哭了。

        “主子若是觉得烦闷,也可以出去走走,或者让奴婢给主子找些人来解解乏。”

        白轻雪神色莫名,刚刚,脑袋里好像浮现了羞羞的景象,但是貌似她没有这种想法吧,所以......

        白轻雪偷偷瞥了眼床上的朱厚熜,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皇帝,但是这么小,真的可以么?

        “你又在想什么?”朱厚熜眯着眼睛,总感觉这家伙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好像有人在诋毁我啊,不是别的就是一种直觉。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白轻雪疯狂摇头,夭寿了,这生活,活不下去了,吐槽一下都不行。

        “哼,最好如此。”一扭头,给了他一个后脑勺,白轻雪哭惨了,现在连想都不能想了,太惨了,不过刚刚那样真的好可爱诶。

        “出去就算了,吕芳还是说说最近发生的情况吧。”朱厚熜摆了摆手,暂时不是很想跑,有空还是先教一教白轻雪吧,先把她带入门再说。

        “诺,陛下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河南那边的事情谷公公处理的很好,金银财务已经分批次带回了,正在清点收入内库之中,比之谷公公报的只多不少,不过途中丢失了一批,大概有一百多万两的样子,现在还在调查中。”

        吕芳不紧不慢,朱厚熜特别喜欢吕芳的这种沉稳,给他办事很安心的样子,没有那么多的顾虑。

        “哦?丢了一批,有什么线索么?”朱厚熜来了兴致,本能告诉他,这事不简单。

        “暂时还没有,正在调查,不过很奇怪,那一批财物中的金银很多都被丢弃了,但是里面的一些杂物却不见了,不过因为财物实在太多了,谷公公当时也不好登记在册,目前还不知道具体丢了什么。”

        这事虽然奇怪,但他其实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陛下问了,顺嘴提了一下而已,无非就是些奇珍异宝而已,宫里什么宝贝没见过,主要是追查下去实在是太难了,无非可能是之前被抄的人家不服气而已。

        “哦?有意思,有钱不拿,就算宝贝再珍贵也要变现吧,有趣,给我查,丢了什么,东西属于谁都给我查出来,这事交给谷大用,必须查出来。”

        朱厚熜来了兴致,他的直觉告诉他,应该有好东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查出来也好,查不出来也罢,说实在的,现在能让他提起兴致的东西不多。

        “诺。”吕芳微微欠身,之前他不在意,所以倒也无所谓,但是现在嘛,陛下发话了那就不一样了,上天入地,吃了你得给我吐出来,不管丢了什么,就算是一根针也要给我找到。

        “嗯,继续,还有呢?”朱厚熜老神在在的听着吕芳的讲述,感觉还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的。

        “伊王之死意外死亡一案已有定论,伊王谋害朝廷命官,禁闭一年,罚俸三年。”

        “哦?那帮宗亲就没点反应?”听着不严重,但这确实是处理了,也不可能指望杨廷和一次性就做了这个伊王,那就不死不休了,就这个决定恐怕也遭受了不少阻力,死了一个小官吏而已,况且人家伊王还死了儿子呢。

        “前段时间闹得挺凶的,不过都被杨阁老他们给压下去了,前段时间还有人吵吵着要见陛下来着,被奴婢给挡下去了。”吕芳微微一笑,不得不赞叹杨阁老的办事能力,这事要让他上估计办不了这么漂亮。

        “呵呵,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也就到这个份上了,要是把他们给逼急了,杨廷和也担不起这责任,算了,朕也满意了,后面慢慢来就是了。”

        朱厚熜也没指望杨廷和能干什么,差不多就得了,到时候收拾这些文臣的时候一锅端了就是了,反正一群狼也是宰,两群狼也是杀,无所谓了。

        当然了,如果在此之前他们可以打的头破血流那是最好的,但是很明显,双方有着一定的默契。

        朱厚熜也不管有什么默契,到时候有实力了就一起清算掉,打造一个全新的世界,当然了,如果自己棋差一招那就当他没说过。

        他隐隐感觉自己有劫要度,就是不知道是怎样的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