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第一个春节

第一百零三章第一个春节

        白轻雪咬着嘴唇,心里有些纠结,如果说之前是强迫的,那这次自己要是同意的话,那就是自己主动的了,这意义不一样,而且一起睡,    会不会有小宝宝啊,上次朱厚熜肯定没睡,这她可以肯定。

        想了一会,发现朱厚熜的呼吸已经匀称了,最后一咬牙一跺脚,睡就睡吧,    还能再次,    反正都把自己卖了。

        把外衣脱掉,    穿着个肚兜钻进了被子里,感受着朱厚熜的呼吸,内心有些紧张。

        “不要乱动,睡个觉而已,紧张什么的。”朱厚熜有些无语,搞得好像我现在能把你怎么样一样。

        “你,你还没睡啊?”不知道怎么的,听到朱厚熜的声音,白轻雪反而放松下来。

        “我刚刚睡了呀,不是被你吵醒了么?”朱厚熜翻了个白眼。

        “那,那人家不是女孩子嘛,而且女孩子和男孩子睡觉,会有小宝宝的,要是有了小宝宝怎么办,你会娶我么?”黑夜中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朱厚熜,虽然看不清,但是可以感受到男孩的存在。

        “谁给说的,    有个屁的宝宝,睡个觉而已,    要是睡觉就能有孩子了,那这天下还不乱套了,你当这是花鲜花授粉啊?”朱厚熜翻了个白眼,想的还挺多的,为什么电视剧里的傻白甜剧情会让自己给碰到,这都是谁教的,合着拉手也会怀孕是吧?

        白轻雪眨巴眨巴眼睛,“不会有小宝宝么,但是我娘亲是这么说的呀?”

        “有个屁,你娘骗你的,赶紧睡觉,给你点颜色你还开染坊了是吧,我负责个锤子,你都把你自己卖给我了,严格意义上你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了,你现在属于我你知道么,还在这跟我讨价还价,    对你负责个锤子。”

        朱厚熜无情的击碎了少女的梦,    差不多就行了啊,    再这样他可受不了。

        “不负责就不负责嘛。”白轻雪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两句,这男人感觉一阵一阵的,怎么喜怒无常的怎么回事,几分钟之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睡觉。”朱厚熜也懒得管她,爱咋咋地,要不是为了让她的身体熟悉自己的功法,才不抱着她睡呢,而且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可以自然的张开真气帮她驱逐过来的杂质,当然了,不可否认的是抱着个妹子睡觉会舒服一点。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白轻雪就被弄起来了。

        “嗯?几点了,我要睡觉......”

        “睡什么睡,赶紧起来看书了,你不想上天啦?”朱厚熜扒开小丫头的眼皮。

        “上天?不上了,我要睡觉,别闹,让我再睡一会。”白轻雪一挥手打掉了朱厚熜作怪的小手,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朱厚熜嘴角忍不住抽搐一番,好家伙,还真是三分钟热度啊,昨天才说的好好的,今天又变卦了,但是想睡懒觉?怎么可能呢。

        朱厚熜起身直接将被子一掀,浑身上下只着一件肚兜的完美酮体便出现在了朱厚熜眼前,朱厚熜只感觉浑身血气上涌,这这这,会不会有点过于刺激了?

        白轻雪只感觉身上一凉,但是也没有太在意,蜷缩着身体,自己给自己温暖。

        朱厚熜压下身上的火气,这个小妖精啊,唉,自己就算有心,也无力啊,罢了罢了,压下火气之后的朱厚熜心如止水,看着床上抗争的白轻雪,直接提溜起了她的耳朵。

        “疼疼疼,撒手,很疼的呀。”白轻雪一下子就醒了,不讲武德啊,这才几点就来叫自己,过分啊简直是。

        “赶紧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一日之计在于晨知道么?”朱厚熜才不管这些呢,怎么可能让你偷懒呢,给我起来吧。

        “哪里来的太阳,你骗人,天都是黑的。”好不容易拜托了朱厚熜的控制,白轻雪捂着耳朵撇了撇嘴,大清早的,干嘛呢。

        “谁说没有太阳的,你看看窗外。”朱厚熜推开窗子,一缕阳光落在朱厚熜的发梢。

        “还记得昨天你答应我的,要听话哦,我们还拉钩的哦。”朱厚熜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看着少年沐浴着阳光,白轻雪一时间有些痴了。

        生活总有激情也有平淡,欢声笑语之间朱厚熜和白轻雪度过了在皇宫里的第一个春节,按照惯例,其实春节应该要陪太后的,毕竟宫里还有一个太后呢,不过朱厚熜没有去,他是和白轻雪一起过的。

        当然了,他也没有亏待张太后,过年嘛,宫里就是要热热闹闹的,不过朱厚熜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只不过大部分宫人还有张太后都在宫里憋了一年了,当然希望有一个热热闹闹的春节。

        朱厚熜请了戏班子还有杂技什么的到慈宁宫,这几天也挺热闹的,相比那边应该也挺开心的吧。

        而相较而言,乾清宫朱厚熜这就比较冷清了,当然了,他是皇帝,也没人敢忽视她,都是他将人赶走的,大过年的,怎么也得热闹热闹,就连吕芳他们都被他给赶过去了,只留下一个白轻雪。

        白轻雪扒拉在窗口,望着窗外愣愣的出神。

        “怎么,想家了?”这半年来白轻雪确实还是很听话的,功课也进步不少,长春功也已经入门了,对于这个进度朱厚熜已经算是满意了。

        “还好吧,那边好热闹啊,在干什么呢?”白轻雪双手撑着下巴,呆呆的望着那边灯火通明的地方。

        说到想家吧,是有那么一点点,但是有他在的地方好像处处是家,在皇宫的这段时间还真没有太想家,如果朱厚熜不提,好像都忘了。

        主要她以前也在华山上学武,真说有多想家那也不至于,而且朱厚熜对她这么好,那就更不想家了。

        “你这个小丫头,我还以为你想家了呢,天天就想着玩,今天的功课做完没有?”忍不住狠狠的挠了挠小丫头的头发。

        “诶呀,头发都弄乱了,你在干嘛呀。”白轻雪护住自己的小脑袋,好不容易弄的呢,虽然不是她搞的,但是为了过年,她一大早上就被宫女弄起来,光选衣服就弄了好久,还有头发什么的,简直麻烦死了,要是被弄乱了,她要发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