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活得久就是有自信

第一百一十八章活得久就是有自信

        很快,朱厚熜就带着白轻雪来到了前两天来的地方。

        天上的雪已经停了,前门大街依旧的热闹,也格外的干净。

        “诶,你听说了么,春香楼被抄了,老鸨龟公都被抓了,    还连累了好多人呢。”

        “啊,什么时候的事,我昨天被我那婆娘抓着没时间出门,怎么就忽然没了呢?”

        “就昨天的事情,抓了好一批人,不少大人物就被抓了,原来这春香楼的后台竟然是刑部的王侍郎,    直接就被抓了,东厂的番子根本不听他狡辩,直接就带走了。”

        “啊?这是惹到谁了,这么大的动静?”

        “嘘,不可说。”

        “懂,都懂,那春香楼的姑娘呢?”

        “嘿嘿,都恢复了自由身,愿意走的都放走了,不愿意的都去了其他楼,要想光顾生意,那也不是不可以的,我就知道那春香楼的花魁到了天香楼,李兄?”

        “那还等什么呢,走着呀.......”

        白轻雪眨巴眨巴眼睛,春香楼这个名字好熟悉啊,看了看后面的小男生。

        “看我干嘛?”

        “你让人做的?”

        “怎么可能是我,    我做什么了我。”朱厚熜下意识的矢口否认,不管是啥,反正先拒绝总没错。

        “信你才有鬼了,切,咱们去那看看吧,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虽然这么说,但是小家伙却显得特别的开心。

        朱厚熜这才反应过来,这有什么不能答应的,不过看着小丫头这么开心,他也没多说什么,就这样呗,开心就好。

        话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杨廷和竟然没来找他麻烦,也是挺奇怪的,不过不来找她也好,稍微消停一段时间,不然的话,还真不好跟这家伙说,还能说老子为了女人?

        这样不好,而且这样也容易遭人算计,    现在自己和他们属于一种比较平衡的状态,没事少整些幺蛾子,    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基本上一下午朱厚熜他们就在吃喝中度过的,小丫头吃的可开心了。

        朱厚熜没怎么吃,他对这些食物不是很上心,他是在筹划着晚上去哪玩,主要是之前自己也不关注这玩意,现在忽然说要逛窑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哪了。

        “这都逛了好久了,你之前说好了要带我去个好玩的地方呢,在哪呢?”虽然很开心,但还是对朱厚熜说的好玩的地方充满向往,到底是什么地方呢,有多好玩呢,好期待呀。

        “不要急嘛,现在天还早,那个地方要等到天黑的时候才开门,晚上才有意思啊,放心放心,我都答应你了,肯定会带你过去的。”朱厚熜笑了笑,这时候人家应该都在睡大觉呢,晚上应该才开始工作。

        “到底什么地方啊,神神秘秘的,你就告诉我好不好呀。”白轻雪抱着朱厚熜的手就开始慌,这真是急死个人。

        “晚上就知道了,现在说出来就不好玩了。”朱厚熜不为所动。

        “切,那我要吃臭豆腐。”白轻雪撇了撇嘴。

        “是是是,吃。”朱厚熜摸了摸下巴,话说自己该去哪,怎么去,都不了解啊,自己这样会不会被宰啊。

        娱乐场所花钱倒是没什么,但是被人当成冤大头那可就不好了。

        白轻雪男扮女装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惊艳,而且朱厚熜自己本身也是个小正太,两人的出行多少有些招摇。

        还好大家还算克制,最多就是目光多停留了一些,别的倒也还好。

        朱厚熜摸了摸下巴,正在想着怎样才不用当冤大头的,一转脸,看到了一个熟人,顿时眼前一亮,这不来了嘛。

        朱厚熜直接拉着白轻雪就冲了上去,要是晚了可就跑了。

        “诶,干嘛呢。”小丫头正在吃臭豆腐呢,这东西闻起来臭,但是吃起来香啊,结果还没吃到嘴里,直接被拽飞了了,豆腐洒落一地。

        “哪里来的小娃娃,还不速速离去。”护卫看到朱厚熜冲了过来,刀剑出鞘,直勾勾的王浩泽朱厚熜。

        严嵩也被吓了一跳,但是当他看到朱厚熜那笑盈盈的小脸之时,顿时魂都吓飞了。

        “陛......”

        “嘘~”朱厚熜给了他一个禁声的动作,这么大个北京城,这都能遇到,这不是缘分这是什么。

        “咳,你们先下去,这是我朋友,朋友的孩子。”看了眼朱厚熜的身高,严嵩停顿了一下,他多精的一个人啊,看着陛下的样子就知道是偷跑出来的,可不能露馅了。

        后面那个应该是女扮男装的轻雪姑娘吧,陛下这眼光,就算男装也掩盖不住这绝代风华啊。

        当然了,他也只敢偷偷的看上一眼,毕竟这可能是未来的皇后啊,就算不是,只要获得陛下的青睐,和皇后不也差不多嘛。

        朱厚熜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是这家伙聪明,这样这带路的人不就来了嘛,朱厚熜就不信这家伙没去过风月场所。

        “严大人这是打算去哪啊?”朱厚熜笑眯眯的望着严嵩。

        “咳,臣,不不不,我去天香楼有点事情,不知朱公子这是要到哪里去呀?”严嵩轻咳一声,心里都在打颤,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倒霉呢还是运气好,怎么出来一趟还能遇到皇上的。

        “巧了,我们也要去天香楼,一起吧。”这不巧了么,本来还不知道去哪呢,这样正好,还有人带路了,甚至可能消费都有人付了,而且这可不是他逼着严嵩去的哈,是他自己要去的,他就是顺道。

        “咳,皇...朱公子去天香楼做什么,那里......”天香楼是什么地方他能不知道么,陛下去那干什么,关键去就去吧,还带着个姑娘,这这这......

        “要你管,你就说去不去吧。”朱厚熜眯着眼睛,碰到我,不去也得去。

        “去去去,当然去,朱公子您请。”严嵩的回答立刻坚定如铁,陛下想去那就去,还能咋办。

        烟送给了吓人一个眼色,想要让人先行一步给楼内知会一声,起码不能让太过污秽的东西污染了陛下的眼睛。

        “你们打什么马虎眼呢,这里的人谁都别想走,赶紧的,我还没去过呢,去见识见识。”那点小动作还能瞒得过朱厚熜?做梦呢吧,今天这个天香楼他是去定了。

        严嵩也认命了,行吧行吧,去就去吧,可能陛下也就是好奇吧。

        “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呀?”白轻雪眨巴眨巴眼睛,好神秘的样子,坏蛋皇帝也不说,好急啊。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我保证你没去过。”朱厚熜挑了挑眉,一副拐卖小朋友的语气和表情。

        严嵩嘴角忍不住抽搐,好家伙,感情人家不知道,是被陛下骗过来的是吧,可怜的孩子,这只能归咎于陛下的恶趣味,早就听说比喜爱喜欢玩,但是没想到这么喜欢,带自己的女人去逛窑子,也不知道陛下怎么想。

        当然了天香楼肯定不是纯粹的涩情场所,它的功能是非常丰富的,别人不知道,他这个老板总是知道的。

        没错,他就是天香楼的幕后老板,这间风月场所的主要任务就是帮他提供一些情报,毕竟一些附庸风雅的人物还是喜欢逛这些场子的,三杯猫尿下肚有些人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可是个获得情报的好地方。

        当然了,也会单独培养一些漂亮的女子,一般都是些清倌人,讲究一个你情我愿,主要面向一些高端客户。

        毕竟严嵩的初衷就是从哪些官员嘴里套一些情报出来,当然不能让场子太过俗气。

        而且场子开起来了,自身的开支也有了,这都算是在陛下的默许之下。

        自己就是负责反贪这一方面的事情,要是自己知法犯法,这不是在打陛下的脸嘛,他爱财,但是更爱权,要是被人检举出来,估计陛下真的要把他拉下去千刀万剐了。

        陛下现在看起来好像对什么事都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但是凭借他的直觉知道陛下肯定不止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打一棒给一个甜枣。

        群臣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不也就这么吃了嘛,也没有太大的反弹,陛下这半年都没怎么发声,让群臣紧绷的神经开始松懈。

        他可是知道,陛下的钱可没有在那生锈,而是用出去不少了,这些钱都到哪里去了?

        锦衣卫每个月都有一大笔银子的注入,但是钱呢,而且锦衣卫本身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很久了。

        之前不是很重视,那是因为先皇不重视,但是陛下很重视啊,锦衣卫的人还有这些银子都干什么去了?

        再者说了,锦衣卫指挥使可是杨慎啊,杨廷和的亲儿子,陛下和杨廷和这个老狐狸在某些方面绝对有着自己的默契,否则杨廷和怎么可能这么安静。

        这些都也只是严嵩的猜想而已,只是他觉得应该八九不离十,就算没有这些,他也没有选择,他的身上已经打上了皇上的标签,现在想转变阵营,不说群臣会不会相信,陛下那关怎么过,这不是找死么。

        一条路是通天大道,一条是地狱深渊,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现在天还没黑,应该开门了吧?”现在时辰还早,只是动机的白天本来就短,估计一会就天黑了。

        “开了开了,朱公子放心,天香楼不是那种落了俗套的地方,里面大多是一些清倌人,主要是表演才艺的,当然了,若是姑娘愿意,也是可以的。”严嵩很庆幸不是天香楼的家伙惹了陛下和轻雪姑娘,不然自己现在可能就在牢里呆着了。

        等陛下走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教导她们,正好陛下来了,要让他们看仔细了,要是触犯天颜,他固然要倒霉,但是他倒霉之前,肯定要让他们更倒霉,他严嵩的手段可不一定比谷大用要弱。

        “哦?你怎么这么熟悉啊,你常去?不是我说你,有了老婆孩子,就要稍微收收心,男人不是不能出来花销,但是也要稍微顾着点家里。”朱厚熜这算是掏心窝子的话了。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始终认为的都是不要轻易的将自己的心掏出去,人的心很小,放不下太多人,而且有些东西真的没意思,他觉得更美好更激动的应该是一种精神层次的交楼。

        肉体的交流或许只是促进精神交流的媒介而已,如果只有欲望而没有深层次的爱意,那真没太大的意思。

        再者说了,男人真的能受得了这些么?不得不说,古代的皇帝大多早死不是没有原因的。

        朱厚熜也不明白一边使劲给自己补,明明身子都虚的不行了,家里三妻四妾,还要出去找食吃,这真的理解不了,真不要命了么这?

        朱厚熜不指望严嵩成为一个专情的人,古往今来,女人都是依附强者的,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严嵩有着现在的地位,有一点自己的爱好也没什么大事,但是万事都有一个度,要节制,这家伙也不小了,自己还想多用两年呢。

        “朱公子说的哪里的话,我自己的身体还是知道的,就算心动,有时候也是力不从心了,这天香楼是我开的,平时提供一些情报而已,顺便赚取一些钱财。”严嵩微微一笑,他也根本没有打算隐瞒。

        平时根本不可能同陛下聊到这个话题,自然也不好说,现在陛下既然这么问了,那自然要顺势说出来,现在说,就算陛下有所不满,他也没有大碍,大不了这天香楼不开了就是了,但要是现在选择隐瞒,等陛下发现了,那可就了不得了,孰轻孰重他还是拎得清的。

        “诶呦,好家伙,没想到你还有这头脑,那种地方倒确实是个获取情报的好地方,不错嘛。”朱厚熜没有生气,也没必要生气,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起码严嵩还是用着自己的头脑开展的副业,要是贪污受贿,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不过朱厚熜对这种事情的放纵也是有限度的,可以做买卖,可以赚钱,你这么大个官,不让你受贿,俸禄级组合么多,啥都不让你干也不现实,不是说这样清廉的官员没有,只能说少之又少,朱厚熜不可能指望这些人能管理这么大一个国家。

        只要可以做到像严嵩一样在一定限度内赚钱就可以了,可以利用身份谋一点私利,毕竟谁还没有个家人呢,但是太过分可就不好了。

        听到陛下这么说,严嵩就知道陛下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这也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陛下心怀天地,对于任何事情都有一定的容人之心,并且这份宽容是根据个人能力而定的。

        只要你展现出自己的能力,能够为陛下做事,就算做的过分一点,陛下也不会说什么,而那些没有价值的人陛下就绝对不会容忍,你人废也就算了,还喜欢作妖,枪打出头鸟不知道么?

        对于他,开个风月场所,而且还是事出有因,可能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陛下也可以容忍,但这无异于自毁城墙,反正严嵩是不会这么干的。

        按照这个想法去思考,杨廷和也是,哪怕和陛下不怎么对付,只要他有能力,陛下就会一直用他,想要把他拉下来,就得展现出自己的价值。

        严嵩眯着眼睛,不断的盘算着自己的前程,他不认为自己比杨廷和弱,能力是一方面,忠心也是加分因素,自己不需要比他强,只要自己能做到他那样就行了。

        还被说,严嵩真的将朱厚熜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朱厚熜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只要在他的掌控之下,稍微跳脱一点,叛逆一点都没有问题,只要你是个有出息的孩子,但是你不能又调皮有没有出息,那留着干什么呢?

        当然了,前提是他有着这样的自信可以掌控一切。

        朱元璋为什么杀了一批又一批的功臣良将?还不是想给儿子留下一个稳固的江山,儿子死了以后,想留给孙子,那就更要杀了,不杀孙子根本镇不住啊。

        但是从本质上来说,朱棣造了他侄子的反,朱元璋未必会太难过,再怎么说这江山还是在他朱家人受伤,只要江山稳固,谁当皇帝其实都可以。

        他将江山留给孙子,也是对他的一道考验,只是可惜啊,孙子不争气,要么,就要温柔一点,就算削藩,也要为叔叔们留有余地,要么就更狠一点,直接打死,不要搞得半死不活的,心又不够狠,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扯远了,朱厚熜的天然优势就是确信自己绝对比这些家伙活得长,就算现在自己给予天大的赏赐,自己也能镇得住,等他们走后,一切风光就过去了,如果那时候自己的后代还镇不住场子,那还不如让他像朱允炆一样走了算了,丢人现眼。

        一切的放纵都是源于朱厚熜的自信,要是自己身体不好,朱厚熜也不敢这么玩,该敲打敲打,该监察监察,但是现在完全没必要,他有这个自信。

        “多谢朱公子赞声,严某毕竟是吃这碗饭的,那就要把这饭碗端好,必不会让天家失望的。”现在不表忠心还要什么时候表,这一次相遇,应该会成为他的给予。

        说实在的,陛下虽然信任他,但是君臣之间还是有一些距离,交流的机会不多,如果只是这样,甚至以后当个吏部尚书,那也够了,但是他有更高的追求,那就不一样了。

        和陛下亲近,了解比喜爱的想法,那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今天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喂,你,你们在说什么啊,咱们不会要去那种地方吧?”白轻雪有不傻,什么清倌人,什么花天酒地的,这个还是知道一些的。

        “对的没错,就是你想的地方,不过我也没去过,带你去看看。”朱厚熜给予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同时满意的冲着严嵩点了点头,果然啊,能留名青史的,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可能严嵩的名声不好听吧,但是本事肯定是没问题的。

        但是哪有什么名声不名声的,还不都是那些家伙写的,几分真几分假还不好说呢,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按照这个势头下去,他的名声也不可能好听的,但是他们敢么,他活着的时候谁敢乱写?

        谁要是敢编排自己,就不要怪他赠送族灭大礼包。

        几代人这么一熬,后世就只有他的功绩了。

        所以名声这东西无所谓,手下嘛,好用就行,他为什么舍不得换下杨廷和,还不是咱们杨阁老太能办事了,和吕芳两个人给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的,他需要这么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