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第一百三十章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后面还有一些农民起义的事情,一个农民起义而已,竟然还闹的挺大的,就算朱厚熜没有对地方军队抱有幻想,但这也太废了。

        要知道,这是农民起义诶,农民被压迫的连果腹都困难,他们的对手是一堆手无寸铁的农民啊,还是一堆吃不饱的农民,结果被打的抱头鼠窜,朱厚熜还能说啥,没啥可说的了。

        虽然最后都被平定了,但也从侧面反映出很多问题,首先就是各地对于百姓的压迫问题,然后各地卫所府兵垃圾的问题那就不说了,还有各地没有一点应对突发事件的经验,都起义了,下面的人竟然还想瞒着,声势扩大起来才知道上报,简直是作死。

        虽然对于被压迫民众朱厚熜是表示同情的,但是像造自己的反,自然还是要无情镇压,同情归同情,但只有保住皇位才有机会改变这现状。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自己遇到的这些糟心事大多数都是给上一任皇帝,也就是自己的便宜皇兄擦屁股,可能便宜皇兄有着自己的想法吧,但是很明显,他没有斗得过那些人,最后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他现在接手,应该说不止现在现在,未来几年之内的烂摊子都是给便宜皇兄擦屁股,不过人家虽然给了烂摊子,但也给了他最大的遗产,收了这份遗产,自然要处理这份烂摊子。

        看完之后朱厚熜沉吟片刻,本来心情就不美丽,结果现在就更不美丽了,鞑靼的小杂碎,卫所的垃圾,各地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他都想直接就清扫了,可惜,暂时也只能想想而已,目前来说他能做的就是不断积蓄力量。

        “时间,还是太短了呀。”朱厚熜感觉肩上的担子无比的沉重,他肩负着千千万万的生命,他快一步,可能就能减少大量的伤亡损失,别的他不在乎,但是人口可是根本啊,人没了,那啥都没了,以后的部分工业化改革,缺少大量的劳动力,可以说现在死一个朱厚熜都是心疼的。

        朱厚熜已经想好了,等自己得势,那些家伙全都不杀,该挖煤挖煤,该炼石油的炼石油,这些都是劳动力啊,白吃那么多东西了,多干点活怎么了。

        现在林羽直接用人堆药那也是无奈之举,实在是赶时间,用人堆无疑是最快的,毕竟猴子不好抓,但是人一抓一大把,而且没有什么差异性。

        但后面林羽估计就舍不得了,那都是资源啊,怎么能用在这个上面呢,合理的利用资源才是快速发展的最好途径。

        朱厚熜已经开始畅想自己的美好未来了,等自己平定了这些乱子,再把发电机给搞出来,让大明快速进入电气时代,岂不美哉?

        到时候直接开始对外扩张,先灭小日子国,然后再痛击阿三,等把周围都打一遍,然后再痛击还处于中世纪的欧洲,至于漂亮国,他们的历史还没开始呢。

        等把世界都打服了,自己也就可以出去云游四海了,到时候生个孩子继承家业,虽然统治时间应该不长,但是自己能做的可是都做了,而且自己的心愿也完成了,那时候如果家业被败掉,可就不能怪他了。

        当然了,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人类太过渺小,地球的一点点特殊的变化都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

        就算他把大明带到了及其强盛的地步,最后估计也就是走殖民掠夺的老路而已,直接统治根本不可能,这个地球对于人类来说,终究还是太大了。

        然后就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必然的,几乎很难改变,除非朱厚熜将大明带入另一种境地。

        “陛下,陛下?”耳边传来了黄锦的声音,彻底的将朱厚熜从美梦中拉了出来。

        “干嘛?”朱厚熜一脸不爽,干嘛呢,不能让我做会梦啦,今天要是不说出个子丑寅某来,非剥了这家伙的皮。

        “陛下,屋里有些冷,要不要加些炭火?”黄锦一个激灵,陛下这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不加不加,你就为这点事吵朕?”朱厚熜撇了撇嘴,不要一副无辜的表情,你打搅了朕的白日梦你知道么。

        黄锦一脸无辜,自己这是怎么了,又哪里惹到陛下了?

        “你个狗东西,给我到外面站着去,朕不让你进来你就在外面站着。”朱厚熜气死了,这个狗东西好不容易在这畅想未来呢,都被这家伙给搅和了。

        “诺。”黄锦不知道陛下为啥这么生气,但是陛下既然这么说了,那他听着就是了。

        看着黄锦这傻头傻脑的,朱厚熜一点脾气都没有,这家伙,真是让人无奈啊,你说你惩罚他吧,他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黄锦疑惑的望着陛下,不知道陛下这是怎么了。

        算了算了,不出去了,算朕倒霉,下次朕发呆就不要叫朕了,朕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结果就是加些炭火,啥也不是。

        “诺。”黄锦微微欠身,好吧,自己好像又办错事了。

        “对了,俺答入侵的事情你知道么?”

        黄锦想了想,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不过这些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就是为了防止陛下询问,可以第一时间告诉陛下。

        “百姓安抚的怎么样了?”堂堂一个大明,竟然被一个草原部落欺负,想想都觉得憋屈,便宜老哥朱厚照能打啊,结果呢,没有内卷得过那帮文臣嗝屁了,然后烂摊子就交到自己手上了。

        文臣们跳来跳去的,他还能忍,鞑靼这么搞真是让人很窝火啊。

        “还好吧,给予了一定的补偿,但是陛下您也知道,这些也都是象征性的,而且更多的百姓要么被杀要么被掳走,所以......”黄锦也没有隐瞒,习惯了,如果和陛下搭档这么久了连这点默契都没有,那这个近侍也别干了。

        “知道了知道了,就这样吧,朕要出去一趟。”朱厚熜摆了摆手,这让他更加迫切的需要一只能征战的队伍,这就让人很有紧迫感了。

        一千人就能打进来,就大明现在这个防御,一旦鞑靼大举入侵,真的可以防御得住么?

        如果真的兵临北京城下,他怎么办,躲到南京么?

        这对于皇帝的威信有很大的损伤,轻易不要这么做,而且如果被异族撵得到处跑,朱厚熜感觉自己的气都不顺了,所以一只军队迫在眉睫,戚景通不是说他小有成效么,今天必须得去看看。

        “陛下,您今天又出去,要不咱歇歇?”黄锦撇了撇嘴,自从过完年之后陛下就没在宫里呆着,这好伤脑筋啊。

        之前轻雪姑娘要走了,大家也都能理解,现在这又是干什么也,话说陛下咱真的出去,咱能不能正大光明的出去,没必要偷偷摸摸的,您走了以后我们这边很难办啊,要是有人找您什么的,我们也没办法呀。

        “少废话,朕要去见一见戚景通,大明的军备实在是太过废弛,朕不放心。”都火烧眉毛了,知道军队废,但是没想到这么废。

        这次戚景通要是还弄不好,老子不仅撤他的职,半年时间,怎么也该有点起色。

        “那么陛下,要不要通知一下戚将军那边?”黄锦微微叹了一口气,陛下对于那些事还是挺在乎的,也是,被人家这么打确实很难受。

        “通知个屁,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你在宫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给朕整出什么幺蛾子就行了,有什么事情先记下来,等朕回来再处理。”朱厚熜摆了摆手,这种情况,自己不去看一眼自己实在是不放心啊。

        “要不奴婢和陛下一起吧,也好有个照应。”

        “滚蛋,走了走了,朕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你和吕芳他们说一声。”说完朱厚熜就跑路了。

        看着神出鬼没的陛下,黄锦不由得也多了几分无奈,咱们是皇上啊,有什么事,咱们直接一句话的事情,干嘛要到处乱跑嘛,我们很担心的。

        虽然陛下有武艺在身,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万一呢,万一出了什么岔子,都是不好说的事情,可以陛下听不进去劝啊。

        出来之后的朱厚熜没有直接去找戚景通,而是先去找严嵩,他记得前几天自己貌似丢了一个拖油瓶给他,也不知道训练的怎么样了。

        “诶,那个谁,今天的公文呢,怎么还没来?”严嵩坐在椅子上轻轻茗了一口茶水。

        “来了来了,马上就来。”朱勤熄小腿忙的比谁都快,一开始,他也反抗过,然后失败了,后来他向老爹控诉严嵩的恶行,结果老爹给了他一巴掌,让他好好干,要是搞差了,就不要自己这个儿子了。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抽了哪门子疯,本来不找自己老爹的嘶吼还能对严嵩爱答不理的,现在彻底沦为人家小弟,端茶倒水都要回,这家伙还真不客气,自己来了之后手底下底下人都没活干了,全都靠他,他容易么他。

        况且这么长时间了,陛下也没想起他,估计都忘了,说到这个,朱勤熄稍微动了点小心思,但是老爹那边怎么办?

        “快点,在磨磨蹭蹭的,我可就要请周王爷喝茶了。”严嵩不紧不慢,小样,我治不了你,再给我嚣张啊,我治不了你有人能治得了你。

        不过出生好就是香啊,可能陛下就是随便说一声,但是陛下的本意肯定是希望他成才的,可能只是随口说一句吧,但他也得尽量做出成绩来。

        话说这小子一开始还嚣张的很,结果呢,和他老爹这么一说瞬间就老实了,他不识大体他爹可不傻,听出了陛下有意栽培之意,那还不是屁颠屁颠的往上冲,小子敢拖后腿,腿给他打断。

        一个闲散王爷固然好,但是陛下对于王爷们的态度却不是很好,周王认知还是很清楚的,他们这些人真没啥大用,留着还会留下隐患,还不如给扫了。

        但毕竟血浓于水,只要有用,陛下也不会吝惜,所以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走近陛下的机会,只要儿子能够获得陛下的青睐,不管未来发生了什么,他永远都是不会亏的。

        “来了来了,这就来,这是今天的公文,我都已经分好类了。”朱勤熄也没办法,过来之后自己可是被打了好几顿啊,能不老实么。

        “嗯,茶凉了,帮我换一杯去。”严嵩不动声色,将茶杯放在桌子上。

        朱勤熄没办法,伸手接过茶杯,然后立马就不干了,“喂,你耍我?这明明还很热。”

        “我说去换了你就去换,哪那么多废话。”严嵩不动声色,说实在的,这个朱勤熄其实天赋还行,加以培养后面也能有所成就,皇上的眼光是没有错的。

        “老子告诉你,老子不干了,大不了你让我爹打死我算了,士可杀不可辱,老子也是有骨气的,大不了杀了我。”朱勤熄终于爆发了,这段时间严嵩就是变着花样给他找事做,纯纯的就是公报私仇,竟然让他干下人的活,当他是什么人啊。

        让他干下人的活也就算了,他忍了,现在竟然还羞辱他,这他忍不了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今天终于爆发了。

        “哦?不干了?那正好,不想干就走呗,这里又没人留着你,走就是了。”严嵩不紧不慢,根本不在乎朱勤熄走不走,不过他还是蛮欣赏这小子的,人还是要有一定的骨气的,没骨头的人培养起来也没有用。

        “哦?你不要忘了皇上对你交代的事情,要是让皇上知道你就是这么对我的,看陛下怎么收拾你。”朱勤熄恶狠狠的看着严嵩,实际上他也不敢走,只是和严嵩谈条件而已。

        “是嘛?陛下只是让我带带你,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有用那就留下来培养一下,没用就丢了,是这个意思,你不要想太多,我把你丢了不会有任何的处罚,但是你在周王和陛下那里能过得去么?”

        严嵩笑了笑,小伙子还是没有认清形势啊,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这还有什么反抗的余地么?

        “我,好歹我也是世子,我不信我爹就把我给打死了,只要我不死,老爹那个位置迟早是我的。”朱勤熄依旧嘴硬,这个家伙怎么油盐不进的呢,没看到我就是发发牢骚,你稍微顺着我点,我不就就这台阶下了,现在反而有些骑虎难下了。

        “哦?你真的这么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要是你能成为一个闲散王爷,你爹为什么逼着你让你过来?陛下又怎么会让我教你?”严嵩不慌不忙,他稍微看出了点苗头,可以说聪明人都看出了点苗头,就是不知道陛下要做到哪一步了。

        大家都在等,等陛下最终的决定,周王算是王室之中比较清醒的那一个了,有机会就死死的抓住机会,生怕儿子被抛弃了。

        但是大多人没有足够清晰的认知,沉浸在自己给自己编制的美梦之中,这些人可能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朱勤熄愣了一下。

        “你是个聪明人,周王殿下也是一个清醒的人,大明即将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除了陛下,谁都无法幸免,谁走谁留选择的权利在陛下的手中,而你得到了陛下的青睐却不珍惜,以后,你可不要后悔啊。”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陛下要是青睐我,就不会把我送到你这个家伙手里。”朱勤熄被说的有点晕乎,这家伙说什么他怎么听不懂呢?

        “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自己有什么能力么?说实在的,你现在和废物差不多,你说陛下要一个废物干什么?”严嵩一点都不客气,没啥本事就知道却自命不凡,或许这就是宗室之人的弊端吧,没办法,毕竟身份在那里,他们不需要努力也比大多数人要好很多了,而且就算努力也不会收获什么,那干嘛要努力呢?

        “言尽于此,你下去吧,好好想想吧,要是想走,没人拦着你,陛下也不会怪你,但你要是想留下,那就要收起你那可怜的自尊,踏踏实实做事,我不希望从你身上看到任何的不满,多学多看,不要辜负陛下的期望。”

        严嵩摆了摆手,要是这都想不清楚,那也没必要培养。

        朱勤熄神色莫名,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百年未有的大变局,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陛下让自己过来是有什么深意么?

        不过看严嵩闭目养神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说的,没办法,只有先回去了。

        望着朱勤熄离去的背影,严嵩无奈的笑了笑,他已经够忙了,陛下还给他弄个拖油瓶回来,也挺无奈的。

        “诶呦,你倒是挺会调教人的。”等朱勤熄走后,朱厚熜也不藏着掖着了,他看了好久了,不得不说,严嵩还是很有一手的,没有立刻教朱勤熄什么,而是先磨他的性子,看来是有认真在做事。

        严嵩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起身,“微臣参见陛下。”

        “免了免了,这里也没别人,你这小日子过得倒是自在。”朱厚熜摆了摆手,没事看看消息逗逗朱勤熄,感觉也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