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谋而后动

第一百三十一章谋而后动

        对于陛下这身神出鬼没的功夫,严嵩是彻底服了,陛下应该是来不短的时间了,完全没人发现,这样的身手和头脑,陛下的安全应该还是有保障的。

        正德皇帝不能说不勇武,脑子可能也不是太笨,但是可惜啊,不是太精明,陛下完全不用担心走他的老路,陛下对于自己的每一步都有自己的规划,不会鲁莽行事。

        关键他还在一步一步积蓄自己的力量,这样的陛下才能让人放心,不然自己在前面努力冲锋,老家都被偷了,陛下都没了,那还冲个屁啊,不是谁都能向谷大用一样连得两任皇帝喜欢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好不容易能够得到陛下的赏识,这是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他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绝对不能让陛下失望,这不仅是为了陛下的理想,也有自己的理想。

        “陛下谬赞了,微臣为了陛下的大业一刻也不敢松懈,不知陛下此次前来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么?”严嵩试探性的问道。

        “那也不是,这次过来就是看看你,顺便看看朕丢给你的朱勤熄怎么样了,现在看来,调教的倒是不错嘛,不过这家伙天赋如何?若是朽木,那也没有必要,如果可堪造就,那倒是可以试试。”

        朱厚熜怕严嵩不好意思,直接就点了出来,如果是个废物,那也没必要养着,完全没必要,朕这里不要废物。

        “那倒也不是,小王爷还是很聪明的,只要他想通了一些事情,自然会上进的,不知陛下想把他往哪个方向培养?”对于陛下的关心,严嵩也没有嫉妒什么的,毕竟骨肉亲情在这,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如果要整顿宗室,总要跳出来一个先锋大将的。

        培养起来冲锋陷阵也容易,毕竟都是宗亲,动起手来比别人要方便许多,总不能让陛下亲自带头冲锋吧,别说陛下丢不起那人了,他们这些臣子的脸往哪搁啊。

        “你看着办吧,让他跟你跟一段时间,能学到多少就看他的本事了,要是学到了点东西那就派出去用着,要是不行,那就算了。”朱厚熜也没想好以后要用这家伙干什么,纯粹就是有备无患而已。

        “诺。”没有要求反而是最大的要求,这是朱勤熄的一次机会,也是他严嵩的一次机会,可能陛下不在乎,但如果他做好了,将这个人给教导出来了,那陛下会不会对他刮目相看?

        所以说,他还是蛮在乎的,这是在陛下心目中的一次加分项,失败了没什么,但是成功了自然是最好的。

        “还有啊,你跟我去一趟戚景通那边,今天朕看了看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很窝火,去看看戚景通的兵练的怎么样了。”想到那些事情朱厚熜就觉得难受,堂堂大明,何至于此啊,一千个人就敢在老子头上拉屎撒尿了,不爽,非常的不爽。

        “诺。”严嵩大致知道是什么事了,说实在的,意料之中的事情,大明朝的军备比想象的要差,各地都有吃空饷的情况,之前也向陛下提起过这些事,可惜陛下当时也说自己鞭长莫及。

        不过任何一个有骨气的君王得到消息不生气反而是不正常的,证明他严嵩看错了人。

        严嵩不敢怠慢,得到陛下的指示之后当即便下令备马出发,戚景通大概率是不知道的,希望不要让陛下失望啊,也不要让自己失望。

        要知道,京城铁铁的保皇派有他严嵩,东厂的谷大用,还有掌管京营的戚景通,他们三个缺一不可,而戚景通又是保护陛下安慰的关键,要是这家伙是个废物或者说叛变了,到时候他们谁都别想好过。

        京城周围最精锐的军队可都在他的手里,地位尤为重要。

        上了严嵩的马车,二人带着几个侍卫便直奔城外京营驻扎之地。

        “陛下,没问题的,陛下刚刚登基,根基还不稳,鞑靼敢犯我边境,来日必将百倍奉还。”眼见着陛下的心情不怎么好,严嵩感觉自己需要说点什么。

        “你说的朕不知道么,但是这种事情就是退一步越想越气,忍一手心态爆炸啊。”

        “陛下,还需隐忍,哪怕是打碎了牙,都要往肚子里咽,要是鞑靼现在打进来了,我们割地求和都要保存实力,毕竟好不容易掌握的一点主动权,现在不能大,要是输了,那可就万劫不复了。”

        严嵩害怕陛下一时头疼脑热直接派遣戚景通和鞑靼对拼,首先这不是能不能打得过的问题,就算胜了,那也是惨胜,那要是败了呢?

        不仅会面临鞑靼的大举入侵,好不容易建立的朝堂局势也会在瞬间瓦解。

        不是不能打,但不是现在打,他还是偏向于攘外需安内的原则,如果连朝堂的局势都控制不住,到时候被捅刀子可就不美了。

        “你以为朕会不顾一切的打回去?”朱厚熜似笑非笑的望着严嵩。

        “微臣不敢,只是跟陛下言明利害,现在不宜硬碰硬,咱们现在还是需要积蓄力量的。”这里只有他们君臣二人,严嵩说话也比较直白,不过这也都是肺腑之言,不能因一时之气而断送了大好前程。

        “安啦安啦,朕没那么傻,现在大民的军备差成什么样子朕又不是不知道,农民起义都快压不住了,还能指望他们去打鞑靼?朕就是去看看戚景通的兵练的怎么样了。”朱厚熜摆了摆手,他又不傻,手里握着大杀器,等老子三八大盖出来,干你姥姥。

        如果再搞几台马克沁,直接结束骑兵时代,你们不就仗着有几匹马么,灭了你丫的。

        严嵩长出了一口气,只要陛下能够三思而后行那就好,“如果陛下真的有心出征鞑靼,戚将军的十万兵明显是不够的,最少也得二十万,毕竟卫所的军备已经废弛,肯定是指望不上了,而且还要留守足够的兵马守卫京都,二十万肯定是不够的,可能还要更多。”

        严嵩的意见已经很中肯了,不是不打,只是不能现在打,大明战神一战最少打掉了大明二百年的国运,可不能鲁莽行事。

        朱厚熜摸了摸下巴,说实在的,之前说十万兵,只是想着守卫京都而已,没打算拉出去打假,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多练点兵也是好的,以后还要组建水师,到时候从头开始训练,怕是有些忘了,干脆多招点兵丁,到时候组建水师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拉过去了。

        起码基础的训练是没问题的,接下来只要训练海上作战和登陆作战就可以了。

        看到严嵩那紧张的样子,朱厚熜不经莞尔一笑,这是忠臣啊,大大的忠臣,什么叫忠臣,关心国家危亡,忠于自己的君主,这就是忠臣,难道严嵩还不算么?

        “安啦安啦,朕可不像正德,没把握的事情朕才不干呢,朕想打,非常想打,但不是现在。”朱厚熜微微笑了笑,望着东南的方向,这时间应该也不远吧。

        严嵩欣慰的笑了,陛下没哟丠愤怒冲昏头脑依旧保持着理智,这才是值得效忠的皇帝陛下。

        “希望臣有机会看到这一天吧。”严嵩有些无奈,叹息自己生错了时代,虽然侍奉陛下左右,但自己已是而立之年,又有多少年好活呢。

        征讨外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永乐大帝究其一生,也只是做到将外族打服了而已,但是想要真正的征服他们,还是要差一些的,但是他相信陛下肯定能做到,就是自己能不能看到就不好说了。

        “哈哈,会有那么一天的,而且很快你就能看到了,得了,别在这伤春悲秋了,好像你没几年好活一样,现在正值壮年,在这跟朕装什么啊,你不给朕在干个三四十年的,你死了朕都不让你好过。”

        朱厚熜翻了个白眼,不过也就是这么一说,严嵩这个年纪,最多再用个二三十年吧,再往后就不行了,不过好在那时候张居正就能接上了,反正他的要求不高,有人接替就可以了。

        他不需要掌控每个人,只要掌控个别人,他就可以掌控这个天下。

        “微臣给陛下干一辈子都可以啊,只是等臣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了,还希望陛下不要嫌弃才是。”

        “只要有能力,朕宝贝着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嫌弃呢?”朱厚熜笑了笑,他还是很现实的,有用当然是留着了,但只要立下足够的功劳,善终是肯定的。

        “那就多谢陛下了。”严嵩也笑了,他就喜欢陛下这直白的性子,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你又能力你就上,没能力你就下来。

        你帮我多少,我也相应的回馈多少,如果没有一点用处,那自然是该回家就回家,免得碍眼,看似冷酷无情,但是却让人莫名的踏实,只要你做的足够好,就不用担心哪天被陛下怎么怎么样。

        “哈哈,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啊,不像黄锦,太笨了,有时候朕看着他就来气。”朱厚熜高兴极了,还忍不住把黄锦拉出来鞭尸,依旧没有忘记这家伙搅了自己白日梦的事情。

        “黄公公啊,虽然木讷了一些,但是却足够的忠诚,而且对于一些事情也有着自己的判断,拿不准的绝不私自做决定,微臣倒是觉得不错。”严嵩又不傻,挂在陛下嘴边的,要么是讨厌的人,要么是喜欢的人,黄锦像什么,这不言而喻好吧。

        “诶呀,不行,没人带他就不行,相比之下朕还是喜欢陈洪,足够的聪明,哪怕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但是他知道他的权利是谁给他的。”

        “那吕公公怎么办?”严嵩也只是笑笑,君臣二人之间格外的融洽。

        “那吕芳肯定是最好的,但世界上能有多少个吕芳呢?但是陈洪和黄锦却有很多嘛,你说朕该用谁?”吕芳?自己也不是没有,是吧?

        “微臣晓得。”

        “朕说啥了?朕可什么都没说啊,你也什么都没听到,以后朕可都得依仗你们呢,可不能给朕掉链子啊。”朱厚熜打着哈哈,跟我可没关系哈,我啥都没说。

        “是,陛下什么都没说,是微臣想差了。”

        “对吧,做人啊,就不要胡思乱想,活在当下才是。”

        马车的速度不满,君臣二人聊着天也差不多快到了,经过这次相处,严嵩对于这位陛下的态度有着清晰的认知,以前更多的还是靠猜,现在好多了,经过这次交谈,感觉陛下更加的真实了。

        朱厚熜也不在乎,他的想法没有人知道,其实他什么都不在乎,哪怕这大明的江山,他只是心有不甘而已,凭什么鞑子胆敢犯我疆土,凭什么列强敢犯我泱泱华夏?

        他只是想争这口气而已,别的不说,总是想要试一试的,如果他也失败了,那就说明命该如此,但是万一成功呢?

        “站住,前面是军事重地,除了陛下和戚将军的手令,谁都不能进去。”靠近京营驻扎之地挺远的地方,他们就被拦下来了。

        “陛下,臣出去看看。”

        朱厚熜微微点了点头,挺好的,虽然不可能挡得住有心人的调查,但是也能劝退一部分人。

        “来者何人?”

        “我乃吏部侍郎严嵩,快快放行,我有要事找你们戚将军。”严嵩板着个脸,瞥了一眼这几个设卡的兵士,感觉还不错,像模像样的,要都是这样的,那未来可期也。

        “敢问大人,有陛下或者将军的手书么?”听到严嵩自报家门,兵士还是很客气的,毕竟吏部侍郎官职也不小了,而且这位可是当今陛下的身前的红人,还兼任监察御史,可牛逼了听说。

        “没有,怎么?不能进去么?”严嵩阴沉个脸,很不开心的样子。

        “是的大人,我家将军吩咐过,不能放任何外人进去。”

        “怎么,我是外人?”严嵩的脸色阴沉的非常难看,仿佛随时就要暴怒的样子。

        “还请大人不要为难我等,若是大人真有急事,我等也可先行进去禀报一声,若是将军同意,我等自会放行。”几名兵士没因为严嵩的身份而哟组合丝毫的退缩,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

        “哦?如果我一定要进去呢?”严嵩气极反笑。

        “那大人就不要怪我等了。”之间领头的兵士从怀里拿出什么东西,应该是通风报信的,其他几个也都紧握手中的兵器,只要一声令下,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严嵩虽然脸上很生气,但心里还是蛮高兴的,起码证明戚景通没有丢脸,治军有方,一支军纪严明的军队,必然是一只有战斗力的军队。

        严嵩带来的护卫也连忙掏出武器,双方剑拔弩张,就差一点火星子,双方就能打起来。

        严嵩抬了抬手,轻声道:“罢了罢了,那你们就派个人去禀报一声吧。”

        马车里还坐着陛下呢,而且他们这次是来突击检查的,强行闯营算是怎么回事啊,而且看那领头的兵士手里拿的东西,肯定是某些叫人的东西,他可不认为自己这几个人能打得过这些兵士。

        领头的兵士看到严嵩发话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真要动起手来他也没底啊,不打是最好的。

        “多谢大人理解。”领头的兵士摆了摆手,叫人前去抱信,而他则是留下防止突发情况。

        严嵩掀开帘子回到了马车内,进入的一瞬间,小脸瞬间暴雨转晴,仿佛这是两个人的脸一般。

        朱厚熜也不由得笑了,“惟中啊,你这装的还挺像的。”

        “让陛下见笑了,我也就是一时兴起,看看戚将军带兵如何。”严嵩也是颇为满意的气势,他和陛下过来也只是一时兴起,或者说是陛下的一时兴起,戚景通绝对是不知道的,说明平时就这样。

        “感觉怎么样?”朱厚熜也算是满意,没有任何表演的痕迹,而且确实有一种视死如归军令如山的态度,那一次机会没白给,应该不会让他失望。

        “还不错,当然了,这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军队的总体状况暂未可知,不过咱们此次前来也没有通知戚将军,应该能看到比较真实的情况吧。”严嵩的看法还是比较客观的。

        “惟中啊,你觉得戚景通会放咱们进去么?”

        “臣也不清楚,但应该会吧。”严嵩感觉应该会,毕竟上次才见过,自己亲自登门造访,总不至于将自己拒之门外吧。

        “哦?那咱们打个赌如何?”朱厚熜忽然来了兴致。

        “陛下请讲。”严嵩感觉也挺有意思的。

        “你赢了真就答应你一个要求,你输了那你就答应朕一个要求,就赌戚景通会不会放我们进去如何?”

        “甚好,那微臣斗胆,就压戚将军不会放我们进去。”

        “你这个家伙,有点鸡贼了哈,算了算了,那朕就压戚景通会放我们进去吧,不要忘了哈。”朱厚熜摇了摇头,聪明大家家伙果然都不好骗啊,不过他也不知道戚景通会不会放任,感觉应该不会。

        不过也无所谓了,就当是好玩了,耍赖是不可能耍赖的,这点气度都没有还当什么皇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