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君可知陈桥兵变乎?

第一百三十四章君可知陈桥兵变乎?

        朱厚熜望着下面快要分出胜负的战斗,想到刚刚的王五,无奈的摇了摇头,搞得我倒成了恶人了。

        “陛下恕罪,王五他是无心的,臣绝无此意。”王五走后,戚景通连忙下跪认错,这个小崽子真的是害惨他了。

        看到陛下在摇头,严嵩也连忙上前劝说,现在是用人之际,戚景通这么合适的人选,换了可惜了,“陛下,戚将军肯定不是有心的,还请给他一次机会。”

        “行了行了,朕还能不知道么,世显啊,你过来。”朱厚熜真没咋在意,犯错嘛,很正常,再者说了,这脑子,像是能造反的人么?

        “陛下......”

        “世显啊,你知道宋太祖赵匡胤是怎么当皇帝的么?”

        “陈桥兵变......”戚景通心里咯噔一声,只感觉浑身瘫软,马上就要跪下去。

        “行了行了,别这样,朕又没怪你,你没这个本事的,只不过朕要告诉你这个道理,有些事情你不想不代表你手底下的人不想,你可以享受他们的尊敬,可以同他们打成一片,但是你一定要向他们灌输忠君爱国的思想,这是朕的兵,而不是你的兵,如果你拎不清,就算朕可以容得下你,拿别人呢?随着队伍越来越大,你会被那些搞不清的士兵害死的,到时候朕就算是想保你也保不住啊。”

        说实在的,朱厚熜自己还真不在乎,首先他相信戚景通,其次他也相信自己,王阳明他都敢放出去,别说戚景通了,但是他怕这家伙被下面的人给害了呀,你没这想法,要是下面的人有呢,万一来一出黄袍加身的戏码,到时候戚景通必死无疑啊。

        可能性不大,但是应该从根源上杜绝这种事情,有时候古代君王的那种猜忌心理他也懂,本身自己的实力又不够强,如果臣子身上的光环太多,在民间颇有威望,特别是自己仅有的一点军队还特别的信任他,你就说,这种情况要是换成你,你害不害怕?

        当然了,一个强大的,对自己有信心的君主对这个倒是不怎么在乎,但如果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君主呢,这都是人之常情,很正常就是了,所以特别是这个时候,臣子一定要认清自己的职责,不能逾越,否则很容易触碰到君主那脆弱的心弦。

        只不过朱厚熜自己倒是无所谓,但他无所谓不代表下面的人无所谓,等后面肃清了朝野,将外部敌人都肃清之后,戚景通的这种情况是很容易被人攻击的,到时候真搞出点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想保都不一定呢个保得住。

        最最最关键的就是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会认为是他卸磨杀驴,其实他冤啊,自己很宽容的好不好。

        “世显快起来,陛下没有怪你,陛下这是在爱护你呀,还不快谢谢陛下?”严嵩赶忙捅了捅有些瘫软的戚景通,陛下都这么爱护你了,还在那发呆,找死是吧。

        “多,多谢陛下爱护。”

        “别这样,毕竟是你的地盘,别让人看出端倪来,朕倒是不在乎,朕谅你也没这个胆子,但是你没这个想法,万一你下面的人有这个想法呢,到时候你就是万劫不复,所以你自己要上点心,你的职位也不低,而且手中权利巨大,政治就是一个大漩涡,不是你不想参与就不想参与的,你要学会明哲保身。”

        朱厚熜这真的算是掏心窝子的话了,一般人他真懒得说,但这不是看戚景通还不错嘛,免得他踩雷,在京城这个大漩涡之中,一步踩错,可能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他不想这样。

        “陛下教训的是,世显谨记陛下教诲。”戚景通哇凉哇凉的心总算是有了一丝温度,还好还好,差点以为自己凉了呢。

        严嵩的一脸羡慕的看着戚景通,呜呜呜,陛下好温柔啊,这种事情都可以直接说的嘛?

        “嗯,到此为止吧,下面快结束了,你去主持一下收尾吧,朕四处看看,看完了朕就走,记住,朕没来过,还有就是可以继续扩军,扩到二十万,没钱就找吕芳要。”

        朱厚熜基本还是满意的,特别是对于戚景通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能力有,关键听话好用,朱厚熜一时半会是不想换的,扩军吧,扩军备战,军队嘛,肯定是不够用的,越多越好。

        当然了,现在的大明朝可以养活的军队有限,等以后攻占更多的土地之后可以收服当地人来帮助统治,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血腥殖民吧。

        “诺。”戚景通松了一口气,陛下这么说说明他是肯定自己的工作的,而且一口气扩军扩到二十万,陛下这是要打仗了么?

        “有没有难度?有困难现在说,朕给你解决了,等朕走了,可就不管你了。”朱厚熜瞥了他一眼,这多好,条件由你开,这要是杨慎啊,这时候都乐疯了,要开始找他吐槽了,陛下,缺人啊,陛下,缺人啊,陛下......

        “没有,只要还是以前的军饷,别说二十万,三十万都没问题。”戚景通拍着胸脯表示没有问题。

        “二十万就够用了,你说没问题的,那你就放手去做吧,一年之内朕无事找你,你要做的就是给朕玩命的训练,朕要一只随时能拉出去战斗的军队,不是在京城郊外玩泥巴的军队,你懂么?”二十万军队一年的开支就是六百万。

        再多也不是负担不起,但是没必要,二十万就够用了,兵不在多而在精。

        “诺。”

        “行了,下去吧,朕让严嵩陪朕逛逛就行了。”朱厚熜摆了摆手。

        “臣告退。”他要下去收拾一下残局,还有王五那小子,差点被他害死,这家伙死定了,等着吧。

        “行啦,别看了,你好好干,朕还能亏待你不成,朕是个很讲情分的人,当然了,前提是你不负朕。”看着严嵩那一脸羡慕的表情,林羽表示面包和牛奶都会有的。

        “陛下您就瞧好吧,所以我们现在去哪?随便逛逛么?”严嵩一脸笑意,感觉在陛下身边很轻松自在。

        “逛什么逛,回去了,该看的也都看了,该说的也都说了,咱们回去就是了,这里毕竟是他的主场,咱们不了解就不要指手画脚,就像朕从来不对你指手画脚一样,完全没必要的事情。”

        朱厚熜摆了摆手,这里他想看的也都看到了,没啥不满意的,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诺。”严嵩若有所思,他感觉自己对陛下的了解更深了一步,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只要你对这件事情负责就行了,这无可厚非。

        但是说得容易,陛下得有多大的自信才能施行这样的政策啊,锦衣卫已经歇菜好久了,东厂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监察百官的职责基本上交给他了,之前还有些奇怪呢,现在忽然明白了,二十万大军陛下都不在乎,他又有什么可在乎的呢。

        “将军,将军您来啦,刚刚那位小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啊?”王五看到戚景通回来,连忙上前,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打的差不多了,他的队伍惜败,他一个人也影响不了大局,干脆等将军回来。

        “呵呵,你小子给我等着,等我收拾完他们,再来单独收拾你。”戚景通冷笑,你小子差点害死我,不给你点特别关照,你怕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全体起立,给我站好了。”戚景通没有理会他,开始整顿军队,陛下看着呢,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王五挠了挠头,这是干嘛诶,我这不是给你说好话鸣不平嘛,我怎么了我。

        此时的朱厚熜已经在去往春香楼的路上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怎么想回去,干脆就去严嵩那看看。

        “陛下,您,您不回宫么?”严嵩眨巴眨巴眼睛,怎么感觉陛下兴致很高的样子,但是您朕不能在外面这么跑了呀,忽然有点同情吕芳他们了,有这样一个陛下,应该会很头疼吧。

        “朕回去干嘛,宫里好无聊的,怎么的,你不欢迎朕?”朱厚熜挑了挑眉。

        “没有,没有的事,陛下宁愿意来,微臣欢迎还来不及呢,只不过微臣最近有那么一点忙啊。”严嵩表达的非常委婉,老大啊,我要工作了,不然你又说我偷懒了,所以呀,您看看,是不是该回去了?

        “忙啊,那你忙你的呗,朕不用你陪,朕就去逛逛,没别的事情。”朱厚熜表示你要是不愿意陪你就不陪,朕一个人去也没关系,反正不管你去不去,朕肯定是要去的。

        “咳,微臣感觉吧,事情也不是那么的忙,微臣还是陪陛下去吧。”严嵩尴尬的笑了笑,开玩笑,万一有哪个傻缺不长眼呢,老子的场子不就没了,还是看着点好。

        “哈哈哈。”看到严嵩这个样子,朱厚熜不免有些好笑。

        两人也没有随便找了个桌子,也没有叫姑娘,光喝酒了。

        朱厚熜同严嵩讲了不少他的一些想法,虽然他感觉自己的想法很先进,但这也只是相对的,总有一些他没有考虑到的地方,这就需要和熟悉当下之人进行探讨了。

        其实杨廷和才是这个最适合的人,可惜这个老家伙的心不在他这啊,如果不是因为杨慎,估计这家伙还跟自己老死不相往来呢。

        就算是现在,这家伙也是态度暧昧,找他办事可以,但是指望他出谋划策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这么算下来,其实严嵩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考验一下他,他这里不养废物,严嵩想要上位,那他就要展现出自己应有的价值。

        严嵩小小的抿了一口水杯中的酒水,轻声道:“陛下如果真的有这么神奇的药物,臣相信天下富商无不趋之若鹜,毕竟钱是死的,但人是活的,平心而论,就算是微臣,对于这样的东西也会心动。”

        严嵩很认真的分析着其中利弊,还有陛下说这个是有什么意义,陛下手里真的有这样神奇的东西么?这太假了,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也就是说东西出来之后,大家是愿意掏钱买的是吧?”没错,朱厚熜在跟严嵩说青霉素的事情,他手底下就这么多人,要是严嵩他都不信,那他找谁给他办事呢?

        “是的,大家必然会疯狂购买,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需要证明这个东西是真的,京城乃各省之中心,只要在京城打响名头,外面就简单了,名声这东西,传的很快的,现在就看陛下想要做什么了。”

        严嵩已经可以肯定,陛下手里肯定有好东西,而且这个量肯定不少,然后就是陛下想要做什么,自己能够帮陛下做什么,最后就是自己提早获得消息自己能从中获得什么,这里面都是很有学问的东西。

        至于最后一点,肯定不能侵占陛下的利益,经过短暂的了解,他对自己的感觉还是很有自信的,陛下比想象的要大度许多,只要自己的立场不变,一些细枝末节,陛下不会介意的,当然了,前提是不能损害陛下的利益。

        否则陛下现在可能不说,但是时间长了,厌恶肯定是难免的,平心而论,要是有这样一个人趴在自己身上吸血,自己肯定不乐意啊,但是看到他趴在别人身上吸血,那就无所谓了。

        “然后呢,继续说,如何打响名头呢?”朱厚熜轻点桌子,这波可是一次机会啊,赚钱是肯定赚钱的,他也能做到,但是如何赚更多的钱,以及不让别人分去太多,这其中的学问可大了。

        严嵩已经笃定了,只是有些好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陛下手里的好东西好多啊,要是能够达到一定的量的话,整个大明都得为陛下打工,而且是心甘情愿的那种。

        “这个很简单,只要药是真的,随便找几个名人宣传一下就行了,甚至陛下都可以演一场戏,什么重病什么的,然后偶获神药,然后京城肯定有重病的达官贵人社会名流,咱们半卖半送,这名头不就打出去了么。”

        严嵩说道是比较现实的,毕竟再好的广告哪里有陛下的效果好,到时候随便包装一下,这药的价值最少翻一翻。

        “你这家伙,把朕都给算计进去了。”朱厚熜翻了个白眼,不过不得不说,确实是个好办法,而且这件事自己不好直接插手,让严嵩推动那是最好的,自己只要收钱就好了。

        “算了算了,话说朕还没说呢,你怎么认为朕有这种东西了?”

        “陛下天威浩荡,这必然是上苍赐予陛下的,而且如果陛下没有,那问微臣这不是多余么?”严嵩挠了挠头。

        “你呀你,没错,是有这么种东西,锦衣卫这么久不露面,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做的,本来朕是想让他们搞的,但是后来想想这种事其实不是很适合杨慎,你觉得你可以胜任么,朕把这件事交给你的话?”

        朱厚熜望着杨慎,他不需要多,先赚个两三亿就行,虽然要求有点高,但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药品是消耗品。

        “有多少?”严嵩小心脏猛的一个加速,现在就是量的问题了,太少了其实操作空间也不大,但是多了的话,那就不一样了,他能给玩出花来,到时候东西一亮相,就不是自己想卖出多少钱的问题了,而是那些家伙伸着脑袋想给他砍了。

        朱厚熜也没在意这家伙的失礼,轻笑道:“现在的量很少,但是过一段时间,可以源源不断的产出。”

        严嵩猛灌了一口酒,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该如何为陛下赚更多的钱,这一波下来,不富不行啊。

        过了好一会,严嵩才缓声道:“这东西,不宜多。”

        他隐晦的提醒陛下,想要赚钱,这东西不能一次性放太多,一次放一点,这将是个源源不断的财路,要知道,病魔这种东西,是不看年龄的,一次放一些,等于是割天下人的韭菜。

        “哈哈,没必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真想赚钱,朕有的是办法,只是完全没必要,朕最后要这种东西连平民百姓都用得起,所以说,现在你该想想怎么大赚一笔,一开始肯定该死想着怎么赚钱的,反正那些富商的钱不赚白不赚,但是后面,就不要太过考虑钱的事情,你明白么?”

        朱厚熜还真没瞎扯,虽然别的他不懂,但是他可以炒期货啊,甚至可以搞传销,都是老套路了,他一个皇帝想要赚钱还不容易么,只不过这是他的疆土,赚钱只是为了让这个国家更好,不然他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他赚的这些钱,最后还是要用到民生上面去,而且那些富商确实是韭菜,只不过他也只想多割几茬而已,归根到底税收才是一个国家的全部,真要把收税权弄回来了,害怕没有钱?

        所以这些人也不能割的太狠,富商都没有钱了,更不用指望他们交税了,韭菜一辈子都是韭菜,只是换一种方法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