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你这态度多少有点不尊重人

第一百三十七章你这态度多少有点不尊重人

        那个林太医也没办法,只好求救似的望向吕芳。

        吕芳微微点头,心里无限吐槽,你现在说什么陛下高兴还来不及呢,本来他还有些怀疑的,但是陛下的那一身怒吼以及不经意的两声彻底打消了他的疑虑,陛下肯定是装的,就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怪吓人的。

        不过话说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刚刚一进来,被黄锦这么一打岔,都有点恍惚了。

        林太医心里也有了谱,轻声道:“陛下只是偶感风寒,身子有些虚,等臣回去开点药,先吃一阵子看看。”

        “行了,那你下去吧。”朱厚熜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同时还虚弱的咳嗽两声,感觉就要不行了一样,黄锦在一旁小心的伺候着。

        “主子,那奴婢去送一送林太医。”吕芳看了陛下一眼,装的还挺像的,黄锦就被骗的一愣一愣的。

        “去吧去吧。”朱厚熜的声音说不出的虚弱,感觉整个人的精气神一下子就被抽空了,这把黄锦心疼的呀。

        两人走后,黄锦连忙将门管好,免得外面的寒风进来。

        “主子,您要不躺下休息会吧,别坐着看书了,挺累的。”黄锦连忙过来,想扶着朱厚熜躺下。

        朱厚熜哈哈一笑,直接将身上的被子一掀,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回归。

        “主子......”朱厚熜这样着实把黄锦给搞蒙了,这是肿么回事。

        “你不会真以为朕病了吧?”朱厚熜拿起了书,漫不经心的做在床上翻看着。

        “主子您这是......”

        “你可不能给朕露馅了,懂?”朱厚熜瞥了他一眼。

        “懂,奴婢懂的,陛下您没生病呀?”黄锦突然变得有些惊喜起来,刚刚他真的要吓死了。

        “天塌下来了朕都不会有事,你别管就是了,你就当朕生病了,这段时间朕不见客,除了你们几个,其他人要见朕就说朕病重就行了。”朱厚熜摆了摆手,反正这里也没外人,也没啥好装的。

        “好的,奴婢知道的,陛下想吃点什么吗?”黄锦喜极而泣,陛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刚刚陛下那个样子跟命不久矣一样,简直吓死个人。

        “你呀,就是脑子不够精明,凡是多动动脑子,就算我真的重病,最先做的不应该稳定局势么,你看吕芳都没有动作,你慌什么,有什么事多和吕芳通通气,跟着他的脚步来,起码不会犯错。”

        这黄锦这样子,朱厚熜略显无奈,脑子确实不精明,没看到吕芳一点动静都没有么,你慌什么。

        “是,奴婢知道了。”黄锦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不管怎么说,陛下没事就好。

        “行了行了,下去吧,朕没事看会书,去悄摸的跟陈洪说一声,这事要是传出去,你们仨就倒霉了。”身为近侍,还是要说一声的,陈洪这个人性格比较敏感,如果不说一声,难免会多想,未免夜长梦多,还是不要整这些幺蛾子了,告诉一声也无妨。

        这皇帝当的,跟养孩子一样,还得照顾一下下面人的想法,他容易么他,主要还是他想着身边的人能够和平共处,身边的这些老人,他希望都能有一个善终。

        何为善终,首先不能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陈洪是他最不放心的那个,脑子聪明的人都容易走上歪路,黄锦他就很放心,吕芳也没什么问题,甚至谷大用,他都很清楚自己的地位。

        主要是陈洪想往上爬,人一旦挖空心思往上爬,总会有一些不好的想法在心里头。

        “诺。”

        “去吧去吧,朕没事,能让朕倒下的病还没出现呢。”朱厚熜安慰了两声,都是可怜人啊,可惜自己的葵花宝典没啥太大的进展,不过最近找到基本阴阳家的书,倒是有些帮助。

        那本阴阳家的书核心思想是以假炼真,算是一种高深的幻术,感觉也挺有意思的,大致意思就是你让一个人相信他有这个东西,然后给予一定的刺激,他就真的长出了这么个东西。

        按照基因学的角度来说,应该是没问题的,是一门非常有前景的东西,这种的成功率,比天人化生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要实际许多。

        可惜,这本书残缺的厉害,基本上就给了一个意见,后面关于幻术部分基本没有,甚至还不如葵花宝典呢,葵花宝典起码把前路探索出来了。

        暂时朱厚熜也不急,这东西也急不来,慢慢的积累吧,要是积累够了,什么功法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想多了也是徒增发恼。

        黄锦走后,朱厚熜继续翻着书。

        没过一会,吕芳便回来了,看到泰然自若的朱厚熜,微微松了一口气,虽然知道陛下是装的,但是装的也太像了,想想之前林太医和他说的话,不免有些担心。

        现在看到陛下生龙活虎的,他就放心了,不知道陛下又想干什么。

        “回来啦?怎么说?”朱厚熜面色不变,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好吧,咱亲自下场,你们还不乖乖的都把钱给朕交出来。

        “说是陛下病重,然后开了不少药,现在太医院正在煎药呢,接下来主子想怎么做?”吕芳微微欠身,不管陛下想做什么,开心就好,在宫里闹腾总比出去闹腾要好,万一又跑出去几天不回来,算了,想想都觉得可怕。

        “怎么办?喝药啊怎么办,多叫几个太医过来给朕看病,做戏就要做全套,朕相信你可以的。”朱厚熜瞥了一眼吕芳,这点小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吕芳踌躇片刻,倒是没有立刻就答应下来,轻声问道:“奴婢斗胆,主子这么做的目的何在,要知道主子重病的消息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好家伙,人家皇帝病了都是秘而不发,生怕朝局震荡谣言四起,陛下倒是好了,直接主动装病,这是图什么呢?

        “图什么?当然是图财,朕的网已经张好了,就等着某些人往里跳了,你就跟着朕把这出戏给唱好就行了。”朱厚熜摆了摆手,老子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赚钱了,上次谷大用刮来的钱好像花的七七八八了,从零开始的工业发展真是慢啊。

        不过钱是个好东西,只要有足够的金钱,这个进度可以缩减一大半,而且这些工匠有钱了,也会促进民间商业的发展,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当然,这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想组成一个闭环,这个商业税必须搞起来,不然等于是他在扔钱促进国家的经济,而且这个钱最后还进不到他的口袋里,想想就觉得傻逼。

        其实发出去也没什么,就是不甘心啊,凭啥老子辛辛苦苦挣的钱,最后被那些富商轻轻松松的给挣回去了,反正在把商业税搞起来之前,他是不会大范围的刺激国内的经济的,吃力不讨好,没劲。

        “诺。”吕芳懂了,感情是内库又快要见底了,倒不是空了,只不过花销很快,虽然谷大用不知道从哪搞的好东西也在往里填充,但是消耗太大了,锦衣卫要钱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要,陛下连眉头都不眨一下,有时候他都觉得心疼。

        但是用陛下的话来说,钱躺在那就是死的,只有花出去才有价值,虽然不知道陛下用来干什么,但是只要陛下不心疼,他也不好说啥。

        上次谷大用把河南的地皮都刮了一遍才赚下这五千万两,这次陛下又想怎么搞啊,还能故技重施不成,这次可不行了,而且他们也不是傻子,套路玩多了人家也不会上当的。

        接下来的日子朱厚熜彻底成了一个宅男,什么事情都由吕芳负责,然后没事就会请几个太医过来看看,只不过‘喝’了那么多药的朱厚熜也不见好,反倒是逐渐憔悴。

        不过这样的朱厚熜确实引起了满朝文武的讨论,陛下突然重病,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啊,从宫里传出来的消息,陛下的病非常严重,可能,可能......

        反正也就三五天的功夫,已经有不少版本传出去了。

        不过外面的讨论声再多,杨廷和依旧稳坐钓鱼台,他太了解陛下了,就陛下那生龙活虎的样子,怎么可能重病,不管别人怎么说,也不管宫里传来了多少消息,反正他是不会信的,这里面百分之百有猫腻,说不定陛下和家里那个臭小子又想着干什么坏事了。

        反正他要做的就是不掺和这些事情,不管外面的谣言怎么发酵,反正我不掺和,陛下想干什么,下面的人有什么想法,我不管了。

        就算陛下真的病重,吕芳也不可能大肆宣扬,这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事出反常必有妖,就算那些太医都十分的笃定,那他也不信,他连见都懒得去面见陛下,太医都看不出来,他去有啥用。

        这边杨慎也早早的收到了消息,他没想到陛下的动作这么快,这才多久啊,不过问题也不大,在过两天,等事情接着发酵一下,他就可以给陛下去送药了。

        他也想过找别人去,但是后来想想也不好,因为这不仅是给陛下献宝的问题,还要涉及后面药物销售的问题,这个出场的人身份肯定不能太低,不然人家就不会想着花多少钱了,而是直接动手了。

        陛下肯定是不能站到台前的,那这个人只有他严嵩,正好接着献宝,陛下肯定会给予他一些奖赏,然后他再编一些故事什么的,先把价格炒起来。

        只要突出一个制作艰难,成本昂贵就是了,所以一开始说一百份朕没开玩笑,这都够他卖好久了。

        不过现在三千份,那就有三千份的卖法,多线开花就是了,反正大明朝有钱的人不少,谁没个头疼脑热的,这东西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有人为了十两银子卖命,那就自然会有人花一万两银子买命,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大不了以后就说攻克了技术难关,找到了替代药物,压低了成本,反正只要给一个合理的解释,谁都不能说什么。

        反正自己用的,怎么都不会亏的,至于那些买药囤积或者说倒腾差价的,那就只能怪自己眼光不好了。

        所以好事要一个比较有分量的人来站台,严嵩算是比较合适的了,总不能让陛下出来吧,这确实不好。

        不过其实还有一个更适合的人,严嵩眯着眼睛,笑盈盈的望着忙里忙外的朱勤熄,这分量也是够的,只不过要是多倒腾一手,还得花钱啊,感觉有点不值当啊。

        朱勤熄只感觉后背一凉,然后就看到了严嵩那阴恻恻的笑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喂喂喂,最近我很乖的,你要干嘛,不要那种眼神看着我好不好,你让我很慌啊。”那天之后,朱勤熄回去想了很久,感觉严嵩说的也很有道理,加上父亲说的,未来肯定会有很大的变局。

        谁没有过报负,没有过梦想呢,只是被现实所磨灭了而已,他生来就是这个家庭,衣食无忧锦衣玉食,别人努力了一辈子也达不到他的起点。

        但是他不快乐呀,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过无趣,每天就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很无趣的,往上也没有上升的空间,往下,他最差是个王爷,完全没有意思啊。

        但是严嵩的话让他想了很久,最会还是决定试上一试,不就是学么,小爷我的脑子好得很,这点苦小爷受了,小爷倒是要看看你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嗯,是比以前要勤快点,我在想一件事,有意见很重要的事情想让你站台,但是我感觉你个废物不一定行啊。”严嵩摸了摸下巴,朱勤熄确实比他要合适很多,皇亲国戚,身份地位都在这呢,最主要的是身后还有一个周王殿下。

        不过他比较担心的是这小子行不行啊,脑子还行,挺聪明的,就是有点太嫩了。

        “啊哈,终于有事求着小爷了吧,不是小爷我吹啊,有什么事只管说,没有小爷我办不成的事情。”朱勤熄又开始嘚瑟起来,小爷我还是很有用处的,天天说我废物,最后还不是求到小爷头上?

        严嵩摸了摸下巴,这傻缺样子真的能成事么,别我刚告诉他他就给我宣言出去了哈。

        “喂喂喂,到底什么事啊,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啊,有事说事,能帮我肯定帮。”喂你那什么眼神,小爷我好心好意的想要帮你,你那一副看傻逼的表情是看谁呢。

        “嗯,我再考虑考虑吧,等考虑好了再决定用不用你。”严嵩摸了摸下巴,不行,得好好想一想,这傻缺虽然非常合适,但总感觉这家伙不靠谱。

        “喂喂喂,到底什么事啊,不要把我的胃口吊起来又不说啊,还要你那什么眼神,我告诉你,我生气了哈,真的生气了,你什么眼神啊,小爷看上去有那么傻么?”朱勤熄瞬间就不乐意了,是不是看不起我?

        谁知道严嵩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轻声道:“你要是聪明就不会在陛下面前大呼小叫的了。”

        听到这话,朱勤熄缩了缩脖子,好吧,谁知道自己这么倒霉呢,不过马上就恢复过来了,连忙道:“喂喂喂,这话不是这么说的,你给我说清楚啊,到底什么事呀,说说嘛。”

        严嵩没有多说,他还是要考虑考虑,如果有机会,他想和陛下以及周王点下谈一谈,这毕竟不是个小事情啊,而且这个钱最后也不是个小数目,万一这小子长出了点坏心眼,毕竟财帛动人心啊。

        当然了,还有一批有着别的想法的人,比如说在河南一案中被坑惨了的那波人,要知道,那五千万可不只是河南的地皮啊,基本上都是各家凑出来的。

        那些被赎出来的人傻眼了,钱没了还不说,家产也被抄了,除非藏得特别隐蔽,否则他们也算是一无所有了,不对,还有巨额的债务以及欠下的人情。

        这波人绝对是无比的痛恨谷大用以及朱厚熜,当然了,主要的火力在谷大用的身上,这厮,忒坏了点,这种坏主意都能想到,生儿子没屁眼,不对,这家伙生不下来儿子,阉人而已。

        听到陛下病种的消息,这些人更多的是幸灾乐祸,谷大用现在圣眷正浓,但是万一陛下遭遇不测,他们就不信下一任皇帝还能喜欢这家伙,不对,他都没机会见到下一任皇帝。

        不管外面风云变幻,朱厚熜这边稳坐钓鱼台,本来还想看看这次能不能钓出几条大鱼呢,结果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有谁露头,就连杨廷和这个老狐狸都不露头,看都不来看一眼的嘛,朕都病成这样了,你一个内阁首辅好歹来看看我吧。

        朱厚熜撇了撇嘴,效果达到了又好像没达到,杨廷和这态度多少有点不尊重人了,你现在是演都不演一下的嘛,或多或少有点扫兴呢。

        朱厚熜躺在床上翻着书,屋里还有一股浓浓的药味,本来还以为老狐狸会来试探一番的,真是让人扫兴啊,不过也确实有不少人要来看他,基本上都被回绝了,反正太医的证词已经有了,其他的就不用多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