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独角戏

第一百三十九章独角戏

        朱勤熄眨巴眨巴眼睛,你们在说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总感觉我好像被坑了。

        吕芳和陈洪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所以陛下这波是打算卖药么,应该不至于吧,就算卖假药也卖不了多少钱啊,完全没必要啊。

        “准备的怎么样了?”朱厚熜给吕芳他们做过多的解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任务,各司其职就好,他也没必要解释那么多。

        “都已经准备通过当,就等着第一波的抛售了,第一波微臣打算把价格定高一点,售价五千两黄金,然后半价出售。”严嵩微微欠身,说实在的,他打算第一波卖一万两黄金的,但是后来想想,貌似有点不道德,药这个东西,细水长流,慢慢来就是了,总不可能不生病是吧。

        “随你吧,朕不干涉你的计划,不过既然这样了,朕肯定是要再帮你一把的,正好今天拉你进内阁,顺便跟杨廷和他们说一声,话说,这小子带过来干嘛,当挡箭牌啊?”朱厚熜瞥了一眼朱勤熄,这么快就训练出来啦,不应该吧。

        朱勤熄脸色一黑,我就知道没好事,怎么大家都知道,合着就自己一个傻子是吧。

        严嵩笑呵呵道:“带出来锻炼锻炼,一开始没打算把事情交给他,等后面业务成熟,小王爷也可以担此重任了,就可以逐渐转交给他,微臣也好腾出手做别的事情,陛下以为如何?”

        “行吧,那就这样,朱勤熄献药有功,吕芳你也给他弄一道圣旨吧。”严嵩想弄就让他弄,朱厚熜也不在意,这样也好,卖药后面虽然不能像一开始这么暴利,但肯定也有的赚,及早培养也不错,到时候严嵩也好及时抽身。

        “诺。”吕芳上前应道。

        陛下一般对于什么赏赐什么的基本不在意,就像严大人的赏赐,肯定不止这些,还要给些别的,到时候就是他们拟旨了,按照礼制该赏赐多少都不会少,都是一定的规则的。

        朱厚熜不在意也不可能在意这些事情,老子还费心说具体赏什么?闲得蛋疼是吧。

        朱勤熄有些发愣,这算是打一棒给个甜枣么,关键咋感觉内心发凉呢,这是卖身钱么?

        “还不快谢恩。”陈洪瞥了朱勤熄一眼,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谢陛下赏......”

        “行了行了,吕芳,叫内阁诸臣进宫吃饭,就说朕大病初愈,要宴请他们。”

        “诺。”

        “对了,严嵩你的药带过来了么?”

        “带了带了,造化丹和造化仙液都带了些。”说着,严嵩便拿出一个锦盒,本来还想来一场宫中献宝的,谁知道陛下不按套路出牌,直接进来就给赏,这些东西都白准备了。

        不过也不算白准备吧,毕竟就算他就算是做了,这里也没啥人看到,反正这个故事还不是他自己编嘛,关键陛下还站在他这边帮他打圆场,其实问题也不大。

        “嗯,让吕芳准备点盒子,一人一个,待会送给杨廷和他们吧,不行,不能送,卖给他们吧,一个一千两银子吧,免费的东西都不知道珍惜。”不过花了钱这些家伙估计也不知道珍惜,到时候有他们哭的。

        “诺。”严嵩心中了然,陛下还真是恶趣味啊,以后谁要是惹了陛下,应该会很惨吧,还好他带的够多,一人一个还是没有问题的。

        朱勤熄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反正大家好像无视了他,好无奈啊,所以我就是所谓的工具人么?

        算了算了,当一个工具人也挺好的,起码也算是有用是吧,而且他们不是说了嘛,有计划,慢慢的这个计划肯定是要告诉我的,不要急,当一个合格的‘傻逼’。

        “嗯,该准备的都去准备吧,等杨廷和他们过来再说吧,事情到这里了,能赚多少钱就是你的本事了。”朱厚熜看都没看朱勤熄一眼,轻轻翻阅着手中的书籍,说道卖药,其实自己的弱化弱化版洗髓药应该也能卖出不少钱。

        但是问题就是这玩意炼起来很费劲,而且成本在那里,完全不如这种一本万利的买卖。

        当然了卖药还是个很赚钱的行当,不管什么朝代,不可能没人生病,只要生病就要买药,而现在的药材市场虽然潜力巨大,但其实并不适合大规模生产,而且他一个皇帝炼药出去卖?

        他就是饿死也不干这种生意,顶天了十几二十万已经算高的了,但是对于国家来说,杯水车薪而已,反正他不可能沦落到从资本家变成打工人,哪怕这东西再赚钱也不可能,不过以后要是发明什么有意思的药,倒是可以按照配方大规模生产。

        陛下不说话,严嵩也在脑海中不断的模拟之后的事情,他已经秘密派人带着药出京了,就等京城的消息传出去,他们绝对是第一波赚钱的人。

        当然了,肯定存在想赚差价的人,等他们到地方了却发现有更便宜的药已经占领了市场,就等着傻眼吧。

        房间内霎时间安静下来,朱勤熄也无所事事的打量着周围的事物,唉,彻底沦为一个吉祥物了,好气啊,关键这要是严嵩自己干的,自己多少还能说他两句,可是明显陛下是有参与的,他还不想死啊,而且你们倒是接着说啊,怎么都不说话,好无聊啊,没事带我过来干嘛。

        “对了,记得打上专业的防伪标识,防止假货横行,那些家伙被骗了倒是无所谓,但是这东西是很影响声誉的,有些东西,你卖得贵要有贵的道理,要给客户一个好的体验。”朱厚熜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忍不住多说两句。

        虽然说目前来说这是卖方市场,他们什么样的态度并不影响售卖,因为根本没有竞争对手,但是想要做大做强,那就要保证客户体验,毕竟人家花了钱的,而且还是被坑了钱的。

        “微臣知道,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好了,还请陛下放心。”严嵩微微欠身,这些他都是考虑到的事情。

        “嗯。”朱厚熜微微点头,严嵩知道就好,他一向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难免会有些披漏,这时候就体现出一个人能不能干了,严嵩自己能准备周全那是最好的。

        此时杨廷和正在家里悠闲的喝茶呢,刚和毛纪告别,脑子里不断回忆着刚得到不久的消息,所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陛下一段时间不搞出点幺蛾子简直不舒服啊。

        关键不在于这个,他怕陛下打破这好不容易才达到的平衡,上次的河南刮地皮已经让很多人不满,难道陛下还要再来一次?那样会很难办,好不容易稳定的局势也将付诸东流,到时候苦的是他啊。

        “老爷,陛下传您入宫,传旨的太监已经到了。”管家连忙过来禀报。

        “嗯?有说什么事情么?”杨廷和略感奇怪,不应该啊,什么情况?刚刚还传出重病的消息,现在又忽然传他入宫,这是什么操作?

        “说是为了庆祝陛下重病痊愈,要宴请内阁成员。”这个自然是要问一下的,得到消息他也很震惊,上午才说重病下午就痊愈啦?这是吃了什么仙药么?

        “你说陛下好了?”杨廷和愣了一下,闹着玩呢?

        “宫里的公公是这么说的,具体什么情况也不清楚,反正是这么说的。”管家表示我也不知道啊。

        杨廷和点了点头,反正什么情况进宫看看就知道了,也不知道陛下这次又要玩什么,不过应该没啥好事。

        接旨之后杨廷和也来不及做过多的准备就进宫了,然后就看到了早已候在门外的吕芳。

        “吕公公,陛下这是什么情况,前些日子公事繁忙,也来不及看望,陛下没事吧?”杨廷和快步走上前,希望可以了解一下,陛下这是要整什么幺蛾子。

        “陛下已然无碍,本次陛下宴请几位大人,杨阁老来的比较早,可以先行入座,杂家还要等一下其他几位大人。”吕芳微微一笑,开玩笑,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咋跟你说,你自己猜吧,反正陛下等会也会说的。

        杨廷和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也不气馁,反正人已经来了,很快就能见分晓了。

        杨廷和进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做好,很快,蒋冕几人也来了,疑惑的看向杨廷和。

        杨廷和不动声色,你们别看我啊,我也没比你们早来多少,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看着办。

        蒋冕几人看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也没办法,只好先找到自己的位置做好,马上就要见分晓了,陛下这是搞什么,一会快死了,一会又好了,天知道这是要搞什么。

        “介夫,你这......”

        “别看我啊,我也就比你们早到几分钟,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杨廷和表示你们别问我啊,好像我知道的很多一样。

        “陛下驾到。”

        “陛下来了,事情很快不就清楚了。”杨廷和耸了耸肩。

        “圣躬安。”几人连忙行礼,看到陛下这红光满面中气十足的样子,哪里像是大病初愈的,所以之前都是假的?

        也不应该啊,如果是装的,那么多太医还能发现不了么,总觉得这场酒宴不简单,妥妥的鸿门宴啊,不过他也确实好奇陛下搞这么大动静想干什么。

        “哈哈,诸位爱卿平身,前几日朕身体抱恙,确是有劳诸位担心了。”虽然说这几个家伙好像一个都没来,搞得他很无奈啊,不过没有关系,你们是配角,这个戏只要朕来唱就好了,你们开不开口没关系,人到了就行。

        杨廷和几人无言以对,得了得了,没看到我们都没过来嘛,您具体要干什么直接说就是了,能配合我们就尽量配合,要是不行,那您也别废话了,说这些也没啥意义。

        朱厚熜没管几人的态度,接着说道:“唉,朕这次差点就没挺过来,幸得严爱卿献上的仙药才得救,这次叫诸位来,一来呢,是为了庆祝朕得以康复,这二来呢,也告诉诸位一声,朕已经提严爱卿进入内阁了,加封文渊阁大学士,几位爱卿都是国家之栋梁,平时要精诚合作,才能让国家得以稳定繁荣啊。”

        杨廷和几人对视一眼,感觉不对劲啊,陛下想培养严嵩他们早就知道,但是如果只是把严嵩拉进内阁,完全没必要搞这么多弯弯绕绕啊,您直接说就是了,虽然早了点,但是严嵩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您想在内阁安几个自己人,我们也理解,整这出是干什么。

        杨廷和也不懂,没必要啊,完全没必要啊,拉个人进内阁而已,就算陛下把他换了都不需要废这么大功夫啊,所以陛下这闹得哪处啊这是。

        “诸位大人好,吾幸得皇恩得以进入内阁,希望日后可以同诸位大人精诚合作,稳定大明的江山社稷。”严嵩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就走上前来打招呼,以后可能就是真正的打擂台了,他们也算是站在同一个高度了。

        杨廷和思索片刻没有答案之后也不在多想,没有意义,陛下想干什么他们也管不了,陛下出招他们接着就是了,之前严嵩在吏部就够让他们麻烦的了,现在进入内阁,反而还好一点,他们人多啊,完全可以制衡严嵩,进了内阁,可就没那么自由了,一切都要按规矩办事。

        “既然是陛下的安排,我等没有意见,如此,那就恭喜严大人了。”杨廷和率先表态,是是是,您想拉人进内阁,那我们同意行了吧,您还想干什么呀,说来听听,希望不要再搞幺蛾子了。

        “恭喜严大人。”

        “恭喜严大人。”

        杨廷和都表态了,其他几个老狐狸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反正进或者不进也影响不了大局,而且也无法阻止,陛下让自己信任的人进入内阁,这拦不住的,但是后面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同喜同喜。”严嵩眼睛微眯,诶呀,权利的巅峰,仿佛都触手可得,只不过路上还有几个绊脚石啊,不过问题也不大,几个老家伙而已,根本不虚。

        “好了,几位落座吧,今天就当是家宴,没有君臣之分,大家随意一点。”朱厚熜压了压手,先坐吧,边吃边聊,后面的事情慢慢说,反正现在人都来了,配不配合已经不重要了,剩下就看严嵩怎么编故事了。

        杨廷和几人对视一眼,陛下就这么轻易的就结束啦?那搞这么一出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好玩?陛下应该没那么幼稚吧?

        “都吃呀,看着干什么,不会是吃过来的吧,你们不吃朕吃,生病的这段时间朕可是馋坏了。”朱厚熜招呼这众人吃饭,正事已经说的差不多了其实,现在该吃吃该喝喝的,等到最后一人送一份就得了,然后后面就看杨慎的了。

        一场酒宴下来,朱厚熜几人倒是吃的很开心,特别是看着杨廷和想吃又有所顾忌的样子,特别的好玩。

        酒足饭饱,朱厚熜起身道:“好了,饭也吃的差不多了,诸位请回吧,临走之前,送诸位一点礼物,严爱卿献药还剩下一些,在坐的诸位都是国家栋梁之才,便送给诸位了,不过嘛,药虽然白送,但是盒子要钱,想要在吕芳那交一千两就可以了,不要也不强求。”

        “几位大人,此药乃是集日月之精华,取用昆仑仙草,炼制七七四十九日方可炼成这造化丹以及造化仙液,服用之后可消百病,陛下的病就是这么治好的,如今陛下仁德,我也治好忍痛拿出一些送于诸位大人。”严嵩眯着眼,说实在的,有点心疼,好在就四个人,也不至于亏太多。

        四人面面相觑,好家伙在这等着我们呢,一千两,真当我们是冤大头啊。

        “咳,臣就不要了,如此仙药,自然是留于陛下相用,我等凡夫俗子,用不得此药。”毛纪轻咳一声,一千两,他可拿不出来,买这么个玩意,疯了吧。

        “臣也不要了。”费宏也不想踩这个坑。

        杨廷和与蒋冕对视一眼,两个老东西,你们不要我们不就得要么,陛下都这么说了,都不要不是不给面子么,没办法,两人只能交钱拿东西走人。

        严嵩感觉这单生意血亏,不过还好,只有两个人要的,算算好像也没那么亏。

        “行了行了,赚钱的日子在后头呢,不要因小失大,又不是多么珍贵的东西,至于嘛。”作为现代人,对于这种抗生素,确实不稀奇,要知道抗生素滥用的年代,一支抗生素就几块钱而已。

        不过因为这样的滥用,导致多重耐药菌的产生,抗生素也在不断升级,这才把价格给干上去的,第一代根本要不了多少钱,所以本能的不是很重视这东西,只打算捞一笔而已。

        “陛下诶,您想想看,这和仙药差到哪里去了么,只要我们控制产出,这就是可以卖上天价的仙药。”我的陛下啊,这您都看不上的嘛,这和仙药差在哪里了,要不是杨慎信誓旦旦的告诉他药效,他都不相信好吧,你莫不是在消遣我,世界上怎么有这种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