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朕给的也可以收回来

第一百四十七章朕给的也可以收回来

        此刻朱厚熜正躺在床上吃葡萄呢,不得不说,这波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用担心没有钱花了,当然了,前提是把这件事给压下去,如果他没有压下去,那就完蛋了,芭比q了,那时候要再多的钱恐怕也没用了。

        不过应该问题不大,只要政权不被推翻,应该没什么问题,他手握二十多万大军,而且他继位之后上十二卫和皇城守卫军的操练也没有停止过,肯定不如戚景通那么练出来的军队,但是战斗力肯定是有的,他就不信一个北京城他都守不住。

        “主子,这段时间您好像很高兴啊。”黄锦在一旁为朱厚熜倒上一杯茶水,这段时间陛下有点时候莫名的就笑了。

        “赚钱了朕能不开心么,不过接下来可有的忙了,吕芳呢,还没在忙么?”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可不少,下面也在忙,上面也在忙,吕芳都和杨廷和一起住进内阁了,这确实不是人干的事情,反正让朱厚熜自己干恐怕忙都要忙死了。

        “那是,赚钱了自然是开心的。”黄锦倒是不知道具体的金额,他只知道陛下赚钱了,貌似赚的挺多的,他也不管这些,反正陛下开心就好。

        政事黄锦处理的已经比较少了,大部分都是吕芳和陈洪在做,黄锦的任务主要就是照顾皇上的起居,也算是分工明确了。

        “启禀主子,那些亏钱的商人已经开始闹起来了,还煽动了不少读书人,现在官府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人数众多,都在吵着要还钱,闹的挺凶的,五城兵马司的人已经过去了,只是其中读书人众多,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陛下,要抓么?”

        这事情可不好办啊,读书人在这个时代都是具有一定的特权的,一个两个还好,毕竟皇城脚下,谁敢放肆?但是人一旦多起来就不好处理了,这些人打不得骂不得的,身体又不好,万一磕着碰着的。

        吕芳也不想闹得太大,他的意思还是大事化小,但主要还是看陛下的意思。

        “他们没事瞎凑什么热闹啊,这事又跟他们扯上什么关系了?”朱厚熜翻了个白眼,好家伙,怎么什么人都有啊,你们跟着瞎起什么哄啊。

        说实在的,朱厚熜其实也有点头疼,确实,这帮家伙打不得骂不得,孱弱的身体,磕着碰着就不好了,至于骂,你能骂得过人家么。

        而且读书人这个群体,有时候还真挺团结的,你打了一个,立马能跳出来一群,到时候那就真的不消停了。

        朱厚熜就奇怪了,这帮家伙闲的没事干在这闹什么呢,老子又没坑你们的钱,瞎凑热闹。

        陈洪面色古怪,陛下您在说什么鬼话,您这次行动范围之广,京城的大半有钱人家都有牵连,囤积的全都亏了,早买使用的自然也会觉得多花了冤枉钱,人家不找你麻烦才怪呢,可以说,现在谁跳出来他都不奇怪。

        “咳,有多少人啊?”朱厚熜轻咳一声,好吧,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年代读书人一般都有点钱,被坑了也算是正常。

        “最少上百人,而且越来越多。”陈洪也有些伤脑筋,这些人到底该怎么办呢,五城兵马司的人也不敢动手,报上来他也感觉棘手啊。

        朱厚熜摸了摸下巴,忽然面色一冷,厉声道:“抓,先抓带头的,如果还有人闹事那就接着抓,实在不行,失手打死几个。”

        朱厚熜面色一冷,神隐中带着果决,他知道不能让这些家伙继续这么闹下去了,而且不能给予任何补偿以及承诺,这事牵连的人多了,他要是在这服软了,就会有人继续闹事,遇到这种事,直接强力镇压就是了,有人闹事就接着镇压,你要是罢工正好,我正愁着想换一批呢。

        “陛下,这是否有些不妥?”陈洪嘴角抽了抽,早知道不来问了,陛下您这么搞马上就要闹翻了,到时候那帮读书人还不造反了。

        “不妥?他们以为朕会惯着他们么,凡闹事者取消科举资质,闹,让他们接着闹啊。”朱厚熜冷笑,读书人就是这个样子,你心里有所顾忌他就开始肆无忌惮,就是俗称的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给点阳光就灿烂的那种。

        虽然有些人越是遇到这种压迫反抗的就越厉害,但是更多的人还是趋利避害的,十年寒窗苦读,不让参加科举,他就不信有那么多人都刚,真要有这么刚也有办法,抓起来全送前线打仗去,之乎者也叫的倒是挺欢腾的,上个战场试试。

        忍让这些读书人,那是因为皇帝需要靠读书人治理天下,但是如果不再依靠这些人来治理天下,那这些读书人的作用就要大打折扣了。

        如果这些家伙不作死,朱厚熜一时半会还真没办法,毕竟也不能毫无道理的打压人家吧。

        但如果这些家伙还是这么不知死活,那可就称了朱厚熜的意了,正愁找不到机会呢,你敢跳,还不是我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严嵩也有门生,杨廷和手底下也不是一个人没有,实在不行,当锦衣卫和内侍监是吃白饭的么,怎么着也不会让这个国家停止运转的。

        “陛下圣明,奴婢这就去办。”陈洪眼睛一亮,这个办法好啊,十年寒窗苦读不就是为了考取功名么,你再闹腾啊,不让你考,你有本事就接着闹。

        “主子,这会不会有些偏激了?”陈洪走后,黄锦有些犹豫,万一操作不当,引来更大的反弹该怎么办?

        按照他的想法,其实还是安抚为主,不要闹的太僵,要知道这些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团结,到时候振臂一呼逼宫该怎么办。

        “偏激?朕要是偏激现在就派军队直接过去镇压了,他们要是不识抬举,就不要怪朕心狠手辣了,正好鞑靼犯我边境,给这些家伙都送上战场去,朕倒要看看,上了战场,他们是否还能这么刚。”

        朱厚熜冷笑,偏激,现在才是偏激,刚刚才哪到哪啊。

        说实在的,读书人,就是不能给太多的好脸色,因为现在要本事没本事的,满口大道理讲的倒是一溜一溜的,但是真要论本事,又没有多少。

        读书人大多自负,心高气傲的认为自己已经可以治国理政了,其实啥都不是,反正朱厚熜不打算惯着他们,你们敢冲我就敢不收,闹大了我就停了下次的科举,而且他登基以来好像还没开恩科吧,老子不举办了,看你们咋办。

        反正朱厚熜这次是不打算妥协了,没意义,和这班人妥协如同与外族和亲,反正就是恶心,他宁愿不当这个皇帝了也不吃这口屎,再者说了,谁输谁赢还未可知,他还真不信这班人会这么刚,真要有这种骨气,他认了,有骨气的人虽然撞枪口上他不会原谅,但是他还是比较敬重这种人的。

        “这,陛下不可意气用事啊,虽然杂家也看不惯读书人那中心高气傲的样子,但顾家还得依靠这些人的管理才能运转,真要是闹起来,恐怕不好收场啊。”黄锦看陛下有点飘,不由得上前劝说,陛下您想清楚啊,到时候大家都罢工了怎么办。

        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这般家伙出了名的团结和护短,虽然被先帝教训的差不多了,不过性子应该还是没有太多的收敛。

        “罢工?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他们罢一个试试。”朱厚熜一点都不忙,这帮家伙要是搞小动作,一个个的都阴奉阳违,他还真没啥办法,但是谁要是敢直接上来硬刚,真当他的皇权是摆设么。

        他不是拿那帮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是没有一个合理的借口而已,从一开始他就说过,他代表正统,所有正面的对抗他都不怕,只是不想这个国家陷入水深火热之中,选择退让而已。

        不过现在手里有点东西了,而且现实不允许他颓然,所以打算碰上一碰,而且那些富豪乡绅损失这么惨重,应该自己都焦头烂额的,等他把跳出来的这帮官员给镇压了,那些家伙自然会消停一阵子。

        看到陛下这样的态度,黄锦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他总觉得这样不好,想了半天还是打算去找杨廷和聊聊让他劝劝陛下,没必要和众臣的关系搞得这么僵,最后闹的收不了场也不好。

        陈洪得了消息赶紧去着手准备了,他早就看那些家伙不顺眼了,不就读个书么,还没取得功名呢,还有那些大臣,干爹就是对他们太好了,一点上下尊卑都没有,要不是干爹,他早就教训那帮家伙了。

        陈洪估摸着五城兵马司的人可能下不了这个手,毕竟那帮家伙就是一堆欺软怕硬的软骨头,稍微有点风吹草动的都能吓一个哆嗦,指望是指望不上他们了,这种事情还得他亲自动手。

        不过他也挺忙的,要是不忙,他真想带人去给这些家伙给一锅端了,实在是太可气了,有什么可得意的,到时候让他们跪着在地上舔。

        最后脑子一转,这种事情还是得找谷大用,东厂不就是管这些事情的嘛,虽然东厂京城的力量好像都散出去了,但是人应该还是有一点的。

        陈洪直接将命令转交给谷大用,谷大用一看,这还了得,不过也有些埋怨杨慎,说好的京城这一片归你管的,现在那些读书人都闹起来了,你杨慎在搞什么鬼?

        不过埋怨归埋怨,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的,这种脏活累活到底不能依靠那些读书人,到底还是依靠他,毕竟这就是他存在的意义不是么,站在陛下的角度来看,要是不缺少这种人,那有何必要留着他呢,用自己人不好么,还不是想找个背黑锅的。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也乐亦如此,毕竟价值决定你的未来,一个没有价值的人,他自己也不会用,更何况是陛下了。

        谷大用直接点齐人手,不说别的,直接抓人,直接跳出来的这些家伙,被蛊惑的也好,直接指示也罢,就应该以雷霆之势扫平。

        “干什么干什么呢,闹的乱糟糟的,是不是想去我东厂的大牢逛一逛了?”谷大用来到现场,微微皱眉,场面确实有点失控啊,难怪五城兵马司镇不住场子,这可不止一百啊,而且谷大用还在人群里看到谁家的工子,这要是能镇得住就怪了。

        看到谷大用带着东厂的番子来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那些读书人有点怂了,毕竟谷大用也算是臭名昭著了,而且东厂大牢可不是开玩笑的,被抓紧去活着出来的极少,虽然在闹腾,但也只是希望陛下能给他们一个说法,赔偿一点损失而已,到底还是不敢闹事的。

        人群里有些人看到这种情况,纷纷低下头,谷大用都来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只不过谷大用怎么可能称了他们的意,他早就盯上这些人了,直接让人把人群给围了起来。

        朱厚熜优哉游哉的在宫里闲逛,打算去找杨廷和唠唠嗑的,毕竟这场戏闹完之后还得收场,这个收场的人肯定不能是他,那就只有杨廷和了。

        至于外面的人,他真没怎么担心,只要他表现出这种态度,那那帮人只要敢跳出来,都是找死,这里可是京城啊,外面有着二十五万大军呢,当然了,现在没有了,为了以防万一,他在半个月前就让戚景通抽调了五个军到边境去。

        主要是戚景通的动作很快,军队的改制完成的早,他想着反正留在这也没用,暂时用不着这么多的人嘛,就让他抽一半的人去边境线上盯着,万一鞑靼不开眼,也不会被打的措手不及,正好也去练练兵。

        至于剩下五个军,暂时都在京城,等过段时间朱厚熜也要给他们派出去,只要国内局势未定,十几万军队放在身边完全没有必要,就怕乱想四起。

        说道杨廷和,这老家伙在内阁住了一个多月了,小日子过得倒是挺滋润的,朱厚熜感觉这家伙都不想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