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好大的狗胆

第一百四十八章好大的狗胆

        不过也是,宫里伙食好,又有专人照顾,多好啊,要是搁朱厚熜,他也不想回家,在这还没人找得到他,有专门的小太监伺候着,在内阁之中,大家聊的只有工作。

        再者说了,当事人知道这不是一件坏事情,但是对于别人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啊,要知道,这可就相当于变相的软禁啊。

        杨廷和可是内阁首辅啊,直接变相软禁,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当时大家都在猜测陛下的用意,下面心里有鬼的家伙都有些惴惴不安,不过一个多月过去了,倒是也没出什么事,大家也就渐渐放松了警惕了,不过内阁的几个老家伙可一点都没有警惕。

        特别是蒋冕,一直在猜测这件事的用意,工作的时候也有意无意的试探着,但杨廷和是谁啊,这件事他说不管就不管,例外不落好,陛下是铁了心了要硬杠到底,毕竟是钱啊,而且是到手的钱。

        他儿子杨慎要不是陛下这边的,倒也还好,大不了这个首辅不干了,和陛下硬杠到底就是了,也全了自己的名声,但是现在事情不一样了呀,他还有一个儿子,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没也得为儿子,为他们杨家考虑一下吧。

        所以这种事情,他不管不顾那是最好的,外面不闹起来还好,闹起来他主动请辞,这是最完美的结果了,不耽误儿子的前程。

        再者说了,虽然比下靠着所谓的仙药坑了天下一笔,但那药效确实是实打实的呀,而且那还是自己儿子创造出来的,这可是名垂千古的事情啊,名声可是个好东西啊,权衡利弊,其实还是偏向陛下这边的,也就跟着陛下演戏了。

        “黄公公,你就不要担心了,陛下有他的想法,群臣真要闹起来,虽然陛下不见得大胜,但总不会输就是了。”对于黄锦的到来,他还是蛮意外的,不过对于黄锦的担心,他倒是不在意,陛下都准备了一个多月了,不一定大胜,但肯定是不会输的,最多两败俱伤。

        不过他更偏向于陛下赢,因为只要陛下表现的足够强硬,那些人自然会退让,读书人,特别是踏足官场的读书人,是最明白妥协的艺术的。

        “杨阁老,您怎么听不懂奴婢的意思呢,这绝对要引起轩然大波的,到时候整个大明都要乱起来,您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黄锦都急坏了,您有没有听我说话啊,陛下直接又抓有杀的,您老自己想象一下,事情传出去,那不反了天了?

        杨廷和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他早就想到了,没必要,完全没必要着急,至于天下读书人的反对?陛下在乎么,莫不是直接当叛乱给平了。

        当然了,骚乱肯定是有的,但是没有黄锦想象的那么夸张,陛下早有准备,不会放任天下乱起来的,而且他不是在这里么,群龙无首,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

        不过这不是黄锦应该讨论的事情啊,再者说了,就算着急,你也该去找吕芳啊,找我算是怎么回事,脑子确实是有点问题啊。

        “黄公公,不要担心,陛下有自己的考量,你最应该做的应该是相信陛下啊,不是老夫说你,你来老夫这里,这事做的不对啊。”

        “我也是病急乱投医,希望阁老解惑。”黄锦承认自己确实哟独爱你着急了,但是怎么办呢,确实没人说啊,干爹那里都快忙疯了,还能让他找陈洪不成?

        杨廷和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你现在最应该做的还是要信心陛下,不要着急,陛下说什么你就跟着做就是了,换句话来说,陛下不知道他们闹起来会不好收场么,但是陛下还是这么做了,黄公公你好好想想吧。”

        杨廷和也没有多说什么,陛下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啊,吕芳多精明一个人啊,他们都不着急,你说说,你找几个什么劲啊,还找到他这里来,这是最愚蠢的,因为本质上说,自己可不会站在这头啊。

        “黄锦你好大的胆子啊。”黄锦还没回话呢,就看到一脸阴沉的朱厚熜。

        黄锦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跪倒在地,声音有些惶恐道:“奴婢叩见陛下,奴婢该死,还望陛下恕罪。”

        “参见陛下,陛下万年。”杨廷和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家伙,直接装枪口上了,算你倒霉吧,不过本质上还是为了陛下好,陛下应该不会重罚,应该吧。

        “恕罪?黄锦你好大的胆子,都敢自作主张到朕的头上了,还来找杨廷和,你胆子不小啊你?”朱厚熜冷笑一声,他只当是黄锦有点蠢,但是没想到蠢到这个地步,再怎么说也不能来这啊,朕什么时候和你说过杨廷和是自己人了,年纪不大,怎么净干这些糊涂事呢。

        “奴婢该死。”黄锦抖若筛糠,头不停的磕着,额头都磕出血来了。

        “来人,拖下去仗三十,打完带回去,没有朕的命令不许出门。”朱厚熜也不想听什么,这就是蠢没有别的,问计问策都问到对手身上,脑子确实不灵光。

        “诺。”下面的小太监听了也不敢说话,只好连忙将黄锦拖下去,不过陛下也说了,打完了就给带回去禁足,说明没有打死的想法。

        看到黄锦被拖走,朱厚熜不免无奈的摇了摇头,黄锦的心还是好的,不过做事未免差了些,不让他处理政务也是应该的,希望以后脑子放精明点吧。

        “黄公公也是无心的,忠心肯定是有的,只是脑子确实不是很灵光的样子。”杨廷和见了也无奈的笑了笑,陛下想必也非常的无奈吧。

        “朕要不是知道他忠心,早就拖出去打死了,算了,不说了,在这住的怎么样啊?”说两句朱厚熜就懒得说了,没必要不是。

        “还行吧,过得挺舒坦的,起码没有人来打扰。”杨廷和笑了笑,过得有多舒坦,只有住过的人才知道,他果然是正确的,不然现在都要被烦死了,怎么可能这么消停。

        “黄锦都跟你说了?”

        “也没有说太多吧,不过儒生们闹事的事情确实是说了,他怕陛下太过激进,想让我劝劝陛下。”杨廷和笑了笑,虽然黄锦做事确实有点幼稚吧,但是本质上确实是为了陛下好。

        “算了,不说他了,这件事你怎么想,你也觉得朕做事太过激进么?”当然了,他也就是问问而已,杨廷和不管说什么,他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做都做了,怎么可能因为杨廷和说两句就停下来。

        不过杨廷和毕竟老辣,都是老狐狸了,问问也是极好的。

        “陛下要听真话还是假话?”杨廷和也不着急,感觉在内阁的一个多月,心性都好了许多,可惜这段时间过去陛下指定要给他撵出去,好日子也将不复存在。

        “你想怎么说怎么说,朕管你真话假话。”朱厚熜瞥了他一眼,根本不安套路出牌,还真以为老子来问策啊,再装就把你撵回家去,到时候有你头疼的。

        “咳,老臣觉得陛下做的也不算错吧,如果不强势一点,后面会更头疼,当然了,这样也会引起强烈的反弹,就看陛下如何处理了。”杨廷和轻咳一声,您别不按套路出牌啊,搞得我很尴尬啊。

        “说了跟没说一样,算了,也不指望你说什么,你说,会有人勾结外族么?”朱厚熜眯着眼,内斗是内斗,但是当叛徒汉奸又是另一回事了,虽然不虚,戚景通已经带着五个军出发了,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那时候他人已经到位置了,除非早就当了叛徒。

        朱厚熜还是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的,专注于内斗,这是劣根性,无可厚非吧,想要压制皇权,他也认,毕竟他要是臣子,他也想当权臣甚至当皇帝,但是你勾结异族侵略自己的民族就说不过去了,这样的人,千刀万剐诛灭九族也不为过。

        被问到这个,杨廷和也沉默了,说实在的,他不好说,官场鱼龙混杂,脑子不好的或者说野心大的人又不是没有,人心隔肚皮,都是说不好的事情,他也不敢保证说没有这样的人,毕竟,人心啊,太难揣度了。

        “算了,问了也是白问,你也不敢保证什么,毕竟人心隔肚皮,有的长得人模狗样的,私底下干出什么事就不好说了。”朱厚熜摇了摇头,他感觉应该有,虽然不知道是谁有多少人,但是烂人肯定有,天知道脑子怎么想的,或许就感觉汉人低人一等也说不定呢。

        朱厚熜丝毫不怀疑是不是有这种烂人,因为肯定有,领子大了什么鸟都没有,大明朝这么大,有几个汉奸再正常不过了,要是没有他才感觉奇怪呢。

        “陛下也不要多想,毕竟这也只是陛下的猜测,万一没有呢。”杨廷和也不好说什么,怎么说呢,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况且这次陛下让一些人吃了这么大的亏,后续什么样的报复都有,他就算不说想必陛下比他要清楚多了。

        “呵呵,你也说是万一,算了算了,不想了,朕已经让戚景通带兵前往了,不怕有人搞怪,就怕他不打,朕都准备好了,毕竟是新军,还是得经历一下战争的。”朱厚熜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老子兵马粮草都动了,秘密武器都准备好了,家底搬空了就打算打一仗呢,要是没点动静可不好啊。

        对比朱厚熜的信心满满,杨廷和倒是没有这么乐观的看法,毕竟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戚景通的军队组建起来不到一年,虽然接收了之前的三大营,但是战力有多少还不好说呢,现在真要打起来,赢了还好,要是输了呢。

        再者说了,军队都出去了,那京城怎么办,一旦外面打起来暴露出京城的空虚,到时候可就不好说了,恐怕会内乱四起啊,到时候可就是内忧外患了,不管哪边出了问题,必然是全线崩盘。

        “陛下,一旦打起来,可就不好说了,毕竟战争一旦开打,受苦的是黎民百姓,而且一旦打起来,万一输了,京城周边防御空虚,鞑靼要是长驱直入......”

        该说的杨廷和还是要说的,其实说实在的,北京的地理位置不是很好,当初成祖迁都是为了好打仗,但是后面大明军队逐渐脾弱,在北京有点挨打的意思,打赢了自然是欢声笑语一片,打输了,那真是只能仓皇逃窜了。

        “对吧,连你也这么想,其实朕也不想打,朕也想和平稳定的发展,但是不行呀,总有些牛鬼蛇神要跳出来,这一仗如果朕赢了,朝中内外都无话可说,后面朕可以消停很长一段时间。”朱厚熜说的没错,打仗有打仗的好处,毕竟大明疲软很长时间了,一场干脆的大胜仗可以稳定军心,也可以震慑宵小。

        “那万一输了呢?”反正杨廷和不回答,就算有九成的把我,他也不愿意打,赢了也只是消停几年,输了那就不一样了。

        朱厚熜似笑非笑的望着杨廷和,轻声道:“你知道京营一年的军费有多少么?”

        “应该不少,但是具体多少,老臣不知,毕竟是走内库的账。”杨廷和摇摇头,他确实不是太清楚,不过听说不少。

        “二十五万大军,一年不到,已经花了朕五百万两了,这还是有十几万才招了几个月的情况下,一年下来得有个一千万的样子,你说说,要是这输了,朕跑不跑另说,他戚景通是干什么吃的?”朱厚熜冷笑,就算没有家底,戚景通应该也不会输,他只是想少死点人,然后打的漂亮一点而已。

        “怎么会这么多?”杨廷和吓了一跳,我勒个去,平常一年军费也就几十万的开支,打仗了也就百来万,现在好了,一年堪比之前二十年的军费开支啊,陛下这也太舍得了。

        “多?不算多,杨慎都花了朕两千多万了,你以为朕赚钱就是为了赚钱啊,朕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那些士兵只要表现好可以天天吃肉,要是没点本事,趁早被鞑靼灭了,朕再组建一只。”

        朱厚熜摆了摆手,虽然训练时间短,但是强度大啊,而且训练有素,第一仗可能会吃点亏,后面见过血了自然会好的,朱厚熜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