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朕都准了

第一百五十六章朕都准了

        众臣还想说些什么,毕竟这趟不能白来啊,啥都没做成,那昨天的雨不是白淋了?

        “严某最近可是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啊,怎么,难道这些学子和诸位大人有牵连?”严嵩目光扫视过去,大臣们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牵连不一定有,但是推波助澜肯定是有点,谁叫你小子刮的这么狠的。

        “你血口喷人,严嵩,不要以为你为国家捐献钱财,你就可以乱说话,一码归一码,谷大用专横职权,连费大人都敢抓,他想干什么,他想造反么?”

        “诶呦,那你也捐一个看看,你夏言家里也有不少钱吧,也没见你捐一分的呢?”严嵩满不在乎,反正陛下昨天都说了,有什么事尽管发挥便是了,这时候夏言敢跳出来,要不是不许骂脏话,今天肯定要问候一下你八辈祖宗。

        “你,你......”夏言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朱厚熜也在上面饶有兴趣的望着下面的一切,感觉挺好玩的就是了,他终于明白为啥古代皇帝都喜欢党派之争了,如果朝堂上就一个声音,如果这个声音是皇上的,那还好,如果不是,那可就好玩了。

        “你什么你,人老了就要服老,这么大年纪,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么,陛下都说了,那些学子聚众闹事,谷公公可谓是尽忠职守不畏强权,现在想来,费大人为何会出现在那里,莫不是有所关联?陛下,微臣觉得此事有必要彻查一番。”

        严嵩现在纯属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怎么可能让这些人轻松的就把人给弄出来,进都进去了,不扣两个帽子都不行啊。

        “竖子......”夏言都快气死了,这个贼子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么,看看这都是说的什么话,颠倒黑白倒是很有一手啊。

        “说的很有道理啊,这事就交给严爱卿吧,查仔细一点,不要错怪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当然了,费宏的人品朕还是相信的,就先放了吧。”朱厚熜倒是无所谓啊,反正你们不让谷大用忙是吧,那就让严嵩来呗,反正他以前的职责也是这个。

        “你,你......”看到陛下还帮着严嵩说话,夏言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就过去了,还好旁边的人眼疾手快。

        “唉,年纪都这么大了,还要坚持上朝,我要是夏大人您这个年纪啊,早就请辞归乡了,免得晚节不保啊。”严嵩依旧在旁边说着风凉话,这话确实有点过分了,大家的目光更加的不好了。

        夏言好不容易缓了过来,看到嚣张的严嵩,顿时只感觉脑袋一黑。

        “陛下,老臣年事已高,正如严大人所说,有些事情已经无法分辨了,臣祈骨归乡。”夏言是真的累了,算了算了,现在这个局面暂时不是他能掌控的,还不如暂避锋芒。

        朱厚熜摸了摸下巴,我勒个去,还真有请辞的,本来吧,他是在考虑如何裁员来着,难道还早呢要查贪污一点一点的查么,感觉没啥太大的必要啊,更何况,这些家伙官官相护的,很难查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啊。

        最最最最主要的就是,家里的银子恐怕都被严嵩给刮的差不多了,证据都没了怎么查,这样是查账,这么多官员得查到什么时候的。

        看到陛下的犹豫,下面一些上了年纪的也来添一把火也上来请辞,还有一些官员也随之跟上,在夏言的带领下,将近一半的官员请辞。

        “朕准了,凡是请辞的人员,需要提前一个月提交申请,虽然你们提交了辞呈,但是自己的工作不能落下,该交接的要交接好,对于请辞人员,这一个月内朕会要求东厂锦衣卫对为官期间做一个详细的调查,对有功绩者进行赏赐,对于滥用职权者进行处罚,一个月之后就可以走了,在此期间,希望各位配合,还有自己的工作不要落下哦。”

        朱厚熜小手一挥,不是要走么,那就走吧,正好嫌弃官员太多了,有些事情明明一个人能干,非要弄成三四个人,清闲倒是清闲了,但是朕的钱可不是来养这些废物的。

        这下又轮到群臣傻眼了,难道不是按照惯例挽留一下的么,现在怎么,怎么......

        “嗯,因为严嵩的缘故,国库也算是富裕有钱了,太祖皇帝建国伊始,因为太祖皇帝起于微末,所以对于官员的要求尤为苛刻,哪怕是俸禄,恐怕在历朝历代中也是比较低的,朕虽有心改善,但是奈何国库空虚,如今正好乘此机会给大家涨些俸禄,不过大批官员的请辞,中间工作的交接问题大家不能马虎,还有就是俸禄搞了,以后的工作也可能更多了,大家要习惯。”

        朱厚熜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好,裁掉一半虽然多了些,但这样也可以预留一些岗位出来,对于后续的发展很有帮助。

        陛下的这一通操作彻底给大家整蒙了,不过其中也不乏聪明人,知道陛下这是要整顿官场了,那些请辞的人只能说倒霉吧,剩下的人估计还要筛检,就是不知道俸禄会变成什么样子,不少人还是抱有期待的,毕竟最近亏了不少,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最关键的是以前动不动就拖欠。

        有些官员家里真的揭不开锅了,现在国家终于富裕起来了,他们的工资也算是又着落了,至于那些请辞的,谁叫你们自己叫唤的呢。

        “陛下,微臣刚才只是一时口误。”

        “陛下。”

        “陛下。”

        一看朱厚熜要玩真格的,不少人开始慌了,啥都没做就把官给丢了,这找谁说理去,而且为官这么多年,谁敢保证自己屁股底下就是干净的?

        “哈哈,剩下的你们找严嵩商量吧,退朝。”朱厚熜给了严嵩一个眼色,你自己看着办吧,想留就留,不想留就算,你自己看着办呗。

        严嵩表示收到,但是为什么忽然身上就多了很多任务呢?

        但是还没轮到他多想,就被周边的大臣给围了起来,他们大多是墙头草,刚刚也只是顺势说两句而已,但是现在陛下想玩真格的,那怎么可以呢,再者说了,就算是真的想请辞的,那也得过严嵩这一关啊,严嵩俨然从大家仇恨的对象变成了香饽饽。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这其中自然是不乏宁死不屈之人,身正不怕影子斜,夏言冷哼一声便被旁边的朋友给搀走了。

        那些谄媚的官员呆滞片刻,心中稍稍有些羞愧,不过等人走后他们也恢复过来,面子重要,但是身上的这身官服也同样重要啊,现在钱没了,要是官也没了,难道真的要回去当平头老百姓么?

        “哈哈哈,诸位莫急,随我去内阁好好讨论此事。”之前说了,怕严嵩有危险,让他在宫里先住一段时间,严嵩直接将目标放在内阁了,一个人做忙死做不完啊,这不杨廷和正好躲在内阁里么,这不是现成的劳动力。

        朱厚熜也伸了个懒腰,这事情暂时算是告一段落了,起码明面上没什么问题了,而且整个京城也不可能出问题,剩下就是外面了,就看闹到什么程度吧,他都已经做好准备了。

        国库不是有钱了么,推广红薯土豆什么的,杨廷和说的有道理,直接发钱太俗气,免税吧又不可取,索性那就种植这些东西的作物免税,这样也算是一种比较有力的推广吧。

        回去朱厚熜就自己找了个地方看书,打发吕芳去帮忙去了,这么多事情自然不能指望严嵩一个人了,这和杨慎那边的和斯琴又不一样,事情多了就容易乱。

        “主子,您喝茶。”

        “诶呦,屁股好啦?”没错,来的是黄锦,朱厚熜还是比较诧异的,这家伙好这么快的么。

        “差,差不多了。”黄锦挠了挠头,屁股还有点不适。

        朱厚熜当然看得出来,不免有些无奈,“你呀,没好就不要出来乱跑,打你只是为了让你长记性,或许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有些事情,该说的不该说的,你要分得清,不然你迟早会死在你的愚蠢之下。”

        “谨记陛下教诲。”黄锦连忙想要下跪,只不过被朱厚熜阻止了。

        “免了免了,还带着伤呢,对了,你看得懂梵文么?”

        “懂一点点。”平时黄锦也没事干,政务的事情他很少操心,也会没事去看看书什么的,用陛下的话来说,那就是没事充充电,陛下也说过让他没事多看看书,所以基本上陛下看的书他没事也都会翻一翻,别的不说,就是为了离陛下更近一点。

        “呐,朕这里有本大日如来真经,你拿回去看一看练一练,尝试一下。”出人意料的,朱厚熜拿出了大日如来真经而不是葵花宝典。

        按理说其实葵花宝典更适合,但是大日如来真经的上限更高一点,而且谁说太监不能学佛的,没啥差别的,加上朱厚熜手里还有课舍利子,黄锦真要是有天赋,就给他用了就是了。

        怎么说呢,或许也是一个尝试吧,大日如来真经是滋养体内阳气的,未成之时不可破身,而太监本身的阳气比较弱,而且不可能破身,虽然不能说很合适吧,但是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多谢陛下赏赐。”作为陛下的近侍自然知道这东西的珍贵之处,陛下一直随身放着的,没想到这次回给他。

        “你先练着试试,要是不合适也不要强求。”本来朱厚熜是打算给谷大用的,毕竟经常在外面,没点武艺防身总不好,但是吧,谷大用到底还是年纪太大了,那这样一来,也没啥好选择的了,让黄锦先试一试吧,就算出问题了,不是还有他在呢么。

        “诺。”对于武功这东西,黄锦不是很懂也不感兴趣,但是陛下叫他练他就练,没什么可说的,哪怕是不会也要练。

        朱厚熜纯粹就是一时兴起,主要是黄锦太闲了,有事没事就来烦他,关键他还不好说什么,还不如丢一本武功秘籍给他算了,省的天天来烦他,他真是够了。

        对于这本大日如来真经,他一直有着自己的猜测,这东西看着非常的高端,很高大上的那种,而且内在好像也隐藏着什么东西。

        还有就是为什么要留下这么一本真经和舍利子,如果说是传承不灭的话,完全吸收先天都不到,而且潜力也就算是尽了,难道有什么蹊跷么。

        这东西朱厚熜一直带在身上,但是吧,真让他练他又不敢,其实还是比较矛盾的,正好看到闲得慌的黄锦,给他算了,真能练出点名堂来,身边也算是有个高手保护自己了,他倒是不需要保护,但是别人呢,万一有什么宵小进来了,总不能没有一个人察觉吧。

        把黄锦给打发走了,朱厚熜感觉世界总算是安静了,他就喜欢一个人没事看看书什么的,黄锦天天不瞅眼色就会进来问“主子用膳么?”“主子休息么?”“主子您回来啦。”

        反正没啥好问题,时间长了略略有些烦躁。

        这时候的内阁已经炸锅了,杨廷和本来还在优哉游哉的喝茶呢,今天早朝他都没去,不掺和这个旋涡,你们斗你们的,反正只要不掺和老夫就行了。

        谁知道锅从天降,天杀的杨慎,老夫偷个懒都不行的么?

        看到申购昂的一大堆人,杨廷和头大如斗,虽然没有料想到陛下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是不得不承认,魄力还是有点,一半人的辞呈都批了,合着这是都不想要了是吧?

        关键你们自己搞出来的乱子挖出来的坑你们倒是自己平啊,来找老夫干什么?

        不过虽然吐槽,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该挽留的挽留,不该挽留的级归严嵩,反正他现在债多不愁就是了。

        “杨大人因何叹气啊?”严嵩笑眯眯的望着杨廷和,美滋滋啊,两个人的效率就是高啊。

        “没事,只是告诫一声严大人以后少走夜路。”杨廷和嘴角抽搐,你个天杀的你给我等着,要不是看在我儿子的面子上,老夫也罢工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