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徒弟你真能干

第一百八十章徒弟你真能干

        “回旋的余地?恐怕是没有了,也不多吧,十几万万两白银吧,也不多,也就是刮空了天下大半富商的财产就是了。”朱厚熜非常的随意,也不多,十几个亿罢了,恐怕不少家族的家底都被他刮空了,再加上上次的收粮实践,有余地个屁啊。

        “十几万万?”冲虚彻底懵逼了,那得是多少钱啊,想都不敢想啊。

        冲虚神色古怪的望着小徒弟,难怪啊,坑了人家这么多钱,不反他就算不错的了,不对,好像已经反了,听说河南那边闹的挺凶的,结果没几天就没下文了,前些天听说已经出城投降了。

        “差不多吧,反正不到二十,所以现在就别说什么回旋的余地了,要么一棍子打死,不然,等他们缓过来,这些钱要从哪里找补回来也就不用我说了吧。”朱厚熜耸了耸肩,一副很随意的样子,不过也确实,不打死还留着过年么,完全没有意义,消灭了这一批,下一批才能成长,水才能活起来。

        “没想到这一年你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这些钱你打算怎么办,发给百姓么?”这些钱,一人发个几两银子都够了吧。

        “发?我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不过我可以以工代发,他们打工可以获得酬劳,不过这些改革都得慢慢来,钱有的是花的地方,这些钱都不够花的,慢慢来。”后续的改造很慢,但是有了钱,可以加快这个进程,只不过这个烧钱的速度,到时候朱厚熜可能都撑不住。

        当然了,这都是前期的投资,等把税收搞好了,再占据几个支柱产业,根本不愁没有银子,到时候就大搞基础建设就是了,要想富先修路,这是一点都没错的。

        “这个,治国的事情为师不懂,你是皇帝,很多的事情需要你自己去考量,为师知道你没有懈怠,非常的欣慰。”这些他不是很懂,但是他知道徒弟并没有荒废政务,他就放心了,或许徒弟真的能为天下百姓谋一条心的出路呢。

        “知道啦知道啦,弟子真要是不想干这个皇帝,也不会死赖在这个位置上,直接让出来就是了,只要我还在这个位置,那就肯定不会不干事的,当然了,我肯定是交给有能力的人去做,都让我这个皇帝做,我还不累死算了。”

        朱厚熜拍了拍师傅的肩膀让他安心,这个皇帝他是能做好的,天下之黎民百姓,将迎来一个崭新的世界,或许会有些陌生,但是肯定比现在的生活要好的多得多的多,起码吃喝不愁。

        “那就好,那就好啊,对了,听说边境在打仗,怎么样,能打的赢么?为师可是听说了,近些年,大明的边境经常被那些蒙古人骚扰,没事吧?”冲虚还是有些担忧的,他的消息不算灵通的,当然也不算太落后,听说好像有点打不过啊。

        “安啦安啦,我的师傅你就放心吧,完全没有问题的,打的他不要不要的,要不是我留着他们还有用,现在就派兵去灭了他们,已经派人去何谈了,应该很快就能结束了。”朱厚熜很随意,也确实,要不是留着当廉价劳动力,早就打到他们老家去了。

        “你留着他们做什么,能打还不直接搭进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徒弟你可不要心存恻隐之心啊,想想那些被他们伤害的百姓,想想因为战乱被破坏的家庭,要是有能力,当然要打过去了,不说一雪前耻吧,起码也要打得他抬不起头啊。”

        冲虚老道士立马说教起来,还以为打不过呢,打得过你何谈个锤子,有啥好谈的,直接打就是了,直接把他们给打服气了,让他们几年之内不敢再犯才是实实在在的。

        “哈哈,师傅不要急嘛,我知道的,不过确实留着有用,留着吧,打仗干什么,劳民伤财的,现在国家还很脆弱,慢慢来就是了。”没想到师傅还是个暴脾气呢,不过也是,想他们这辈人对于异族都没什么好的念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也早就流传了好多年了。

        “行吧行吧,你自己把握就行,师傅也就是感慨一下,你没必要听我的,跟着你自己的节奏来,师傅也不懂,但就是怕你吃亏,对于这些异族,要时刻抱有警惕心理,他们就是喂不熟的野狼,你对他们好,他们照样会反咬你一口,如果你弱势,他们会一直追着你不放,一旦你强势,他们表面屈服,实则寻找机会咬你一口,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冲虚怕徒弟不明白这里面的利害,虽然他徒弟从小就懂事,但这也架不住鞑靼狡猾啊。

        “知道啦知道啦,你徒弟看起来像傻子么,猴精猴精的,放心好了,没问题的。”朱厚熜再三保证,他怎么可能吃亏呢,现在的何谈,就就是赚取更多的利益不给他们吃干抹净朱厚熜都不算完。

        “好好好,你知道就好,说多了你又嫌弃我这个老头子烦,怎么着,是遇到什么事了么,怎么想起老头子我啦?”冲虚老道士端起一旁的茶杯茗了一口,确实是好茶啊,比他武当山上的要强一些,臭小子也不知道孝敬他一点。

        “诶呀,师傅你这可就冤枉我了呀,怎么就不能是我想您了想要见见您呢?”朱厚熜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只是冲虚完全不吃这一套,再好的套路用多了也就不好用了。

        “得了吧,你这里这么忙,怎么有闲心想我这个糟老头子啊,快说,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我是你师傅又不是外人,有事只说就是了。”冲虚翻了个白眼,这个小徒弟什么样他还能不知道么,不是说不孝顺,但是他这边这么忙,很明显是找他有事。

        “嘿嘿,都瞒不过师傅您,话说师傅您有张三丰祖师的消息么?”朱厚熜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只有在冲虚老道士这里,他才有家的感觉。

        “张三丰祖师?我不是跟你说过么,当年他云游四海去了,走的时候早已达到你的境界,是先天大宗师,但是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回来过,虽然都有着美好的愿景,但是普遍认为他老人家应该是仙逝了,怎么,你还想找他不成?”

        冲虚也没有隐瞒,这也是事实,以前朱厚熜还小,吹吹牛倒是没问题,但是现在都长大了,也没必要吹这个牛,生老病死是常态,别最后吹牛吹大了让徒弟有什么不切合实际的幻想可就不好了。

        长生啊,多么令人遐想的词汇,让无数君王折腰,做出了多少荒诞的事情,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徒弟会变成这样。

        “师傅您也知道,我现在已经是先天大宗师了,之前在武当山的时候算是半只脚踏进去吧,现在是完全踏入,这个境界已经超脱了太多,和后天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而且前路茫茫,一个人探索难免有些寂寞,希望能有一个志同道合的道友,自家祖师无疑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如果您有线索的话,我可以派人找一下试试,同他聊聊,我应该能收获很多。”

        如果能够见面那自然是最好的,而且朱厚熜根据自身的状态判断,其实张三丰活下来的几率还是有的,只要他心中那一口先天之气不断就有希望。

        “这样啊,那师傅就帮不了你了,为师确实不知道张三丰祖师的消息,师傅劝你也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张三丰祖师那都是百年前的人物了,可能就是以讹传讹罢了。”冲虚还是泼冷水,他实在不想让徒弟在这个事情上费心。

        “喂喂喂,师傅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当初你可是十分笃定的告诉我张三丰祖师还活着,怎么现在就改口了呢?”朱厚熜撇了撇嘴,现在的人啊,还真是势力,改口还真快呢,不知道的还以为那话不是他说的呢。

        “咳,那不是显得咱们门派高大上一点么,但是你想想都知道了,张祖师云游的时候已经一百多岁了,现在差不多百年过去了,你觉得人有可能活过二百岁么,之前那么说,不是想让你有个美好的念想么,但是谁知道武宗驾崩,你过来继位了呢。”

        说到这个,冲虚也叹了一口气,真是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啊,之前收的时候就想好了,一个小王爷而已,身份高也没什么实权,算是没什么世俗的牵绊,天赋好培养培养也是不错的。

        没想到天赋确实是不错,修为一路蹭蹭直涨,先天之境都没有拦得住他,给他都乐疯了,但是他喵的皇帝驾崩了,小王爷变成小皇帝了,小王爷可以拐过来继承道统,但是皇帝怎么办?

        虽然非常的舍不得,但是没办法啊,也就只能如此了,只能希望徒弟能够当好这个皇帝吧,天下的百姓太苦了。

        “世事无常,谁知道呢,不过国家给他迟早得玩完,主要是他太嫩了,斗不过那些人的,这不把自己给玩死了,还得我来擦屁股,算了算了,不说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一切随缘,我找师傅来主要还是我最近发现了自身的一点问题,和师傅探讨一下,看看能不能解决,毕竟到了这个份上,已经基本不可能废掉修为重修了,除非我想死。”

        能找到张三丰那是最好的,找不到也就这样吧,这都是一个缘分问题,缘分到了以后会有机会的,缘分没到,擦肩而过也互不相识。

        “你出问题了?你都先天了,怎么可能出问题,你要是出问题了,也不可能到达先天啊,怎么回事?”冲虚老道士立马就急了,这可是自己的宝贝徒弟啊,可不能出什么事啊。

        “诶呀,师傅你别急,没你想到那么夸张,只是有些事情我不理解而已,您说为什么一滴墨水可以染黑一缸水,一点杂质就能让一身纯净的内力变得不再纯净,这是为什么呢,这两股力量不应该是相互的么,正如同阴阳一般,没有对错,所以应该也不存在渲染的问题啊。”

        朱厚熜只是有点不理解诶,墨水那个就是个比喻而已,但是对于力量来说,他就真的有点不理解了。

        “这......”冲虚一时语塞,宝贝徒弟都在想什么呀,说的好玄乎啊,他也不懂啊。

        特别是关于先天的事情,他自己都只是个后天境,不要问他这么深奥的问题好不好,力量是什么,你一个先天大宗师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呀。

        “师傅不要急,咱们就随便聊聊,说不定我就找到灵感了呢,没事多喝喝茶,还有啊,最近我可是练了不少的丹药,看看怎么样?”朱厚熜开始跟师傅闲聊,其实这东西有时候就是很简单的事情,你要是悟了你就懂,要是想不透不开窍,那就卡在那,甚至还容易钻牛角尖。

        朱厚熜同师傅聊了很久,虽然师傅卡在后天之境,但是对于道学的研究可是一点都不差的,朱厚熜刚得到很多的启发,本来冲虚打算看看就走的,结果在朱厚熜的极力劝说之下还是留下来小住几天。

        “哈哈,师傅你就好好的在我这呆着吧,我这好吃的好喝的都有,正好最近我要开几炉丹,师傅您要不要看啊?”朱厚熜挑了挑眉,他知道自己的师傅也喜欢炼丹,不过练出来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自己都不敢吃,而且山上经费有限,一个月也开不了几炉。

        不过他这里条件无线啊,想怎么练就怎么脸,而且他也掌握了几种比较确定的单方,没事可以教教师傅,大内还有不少藏书,没事多看看书也是好的,朱厚熜估计师傅短时间内是走不成了。

        “谁要看啊,你好好的当皇帝,不要这么不务正业,再者说了,你能练出什么丹药啊,别是那种弄虚作假的玩意。”冲虚撇了撇嘴,虽然很想看看,但就是嘴硬。

        “哈哈,有好事我能忘了师傅你么,都是比较确定的丹方,药效也都实验的差不多了,还是比较成熟的,师傅回去自己也能练练。”看着师傅还有点小傲娇,朱厚熜忍不住乐开了花,有点可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