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9章 跘子

第9章 跘子

        “你听说了吗,昨日李公子府上进狐狸了!”

        “哪个李公子?”

        “就是那个最近名声四起的江湖术士李青。我小姑子的邻居家的二舅在李公子府上做帮厨,说是有一只狐狸在晚上钻进李青公子的被窝里去了。”

        “此话当真?这年头,哪里来的狐狸啊。”

        “千真万确!据说这狐狸通体赤红,而且还不只一条尾巴!好像有个五......五六条?其中一条还是白色的!这妖怪半夜爬上李公子的床,结果李公子半夜醒了。李公子刚开始还以为是做梦,结果白天起床一看,满地的狐狸脚印!”

        “霍,这可真是奇闻轶事。这该不会是只狐妖,来取李公子的精气的吧!”

        “我猜啊......听说狐狸精都是靠吃男人的心增长修为,这狐狸怕不是要……小二,再来一壶酒!”

        胡七正站在柜面后头,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握着抹布假意擦着柜面,侧耳听店里的两个男人说闲话。

        她心里现在就是后悔,很后悔。

        她就不该夜闯李青的卧房,她就不该一时兴起去报复李青。现在可好,金陵城传遍了她的狐狸事迹,那些山精野怪,土地老二平日里是最八卦的。

        她不知道金陵城里是否还有别的狐狸,但六条尾巴的狐狸,确确实实只有她一个。

        现在要她这张两千岁的老脸往哪搁?

        想着,胡七咬着唇,擦着柜面的手愈发用力。

        “小七姐姐,别盯着这块柜面擦啦,这块柜面都快被你擦秃噜皮了。”燕池君端着酒壶,从她身边路过。胡七撩起抹布,打了一下燕池君的肩。

        “少废话,送你的酒去。”

        少年懵懵懂懂地哦了一声,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胡七生气了,却又被身后咬牙切齿的胡七叫住,

        “燕池君,你不是说老雀儿今天回来吗?他何时归?”

        “师傅找人传信给我,说是今天回来,但没说清是几时。”

        正说着,一个黑发依依的白衣男子,掀开门帘步入店内。

        “喏,”燕池君怒了努嘴,“这不就回来了?”

        只见书度身后,还跟了一个青衣男子,那男子面色淡然,手持折扇,正在同书度说些什么。

        “呀,李公子也来了。”燕池君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让店内众人纷纷看向李青,店里一时寂静下来。

        胡七顿住,讪讪地向门口看去。

        只见书度一改往日的风雅,一脸的严肃。在书度身侧的李青则看着胡七,还是一副冷漠自抑的神态,目光对上,李青抿着唇对她礼貌地笑笑。

        胡七回他尴尬一笑。

        在店里片刻的寂静之后,又响起嘈杂的议论声。议论中,依稀能听见议论中听到“狐狸”“妖怪”“吸精气”的字眼。

        胡七僵硬地把头转向燕池君,强扯出一丝假笑说道“燕池,你是不是在伙房里煮粥来着,我去帮你看看锅。”她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

        说罢,就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取酤堂的后门。只留下燕池君在身后困惑的挠头,

        “我...我没煮粥啊。”

        胡七一到伙房,就捂着脸蹲坐在小板凳上,脸上的烫得仿佛可以把旁边的柴火堆点燃。

        她现在恼得很,如果不是今天要同老雀儿把尾巴的事说清楚,她大可以逃走。但是李青怎会和老雀儿一同出现呢?

        虽说李青断然不会知道,昨天爬上他床的蠢狐狸就是她。但她最不擅长说谎,万一要是李青在她面前提起此事,她生怕自己破绽百出,引得他怀疑。

        万一要是自己露了馅,不仅暴露了自己的狐狸精......不,九尾妖狐的身份,还被李青误以为她真的想剖他的心。那还不如现在就把自己了结了。

        胡七差点就要把碧春剑唤出来,但转念一想,其实她也可以从金陵城出走,去别的城里呆着,深山老林也可以。她本就是山野狐狸,也算是返璞归真了。

        胡七暗自下定决心,等问清楚尾巴的事情,就回家收拾行李。

        此时的取酤堂里,书度领着李青步入店里侧面的一间小隔间。那小隔间极为隐蔽,几乎和墙壁融为一体。隔间里面的布局很简单,一张矮矮的长桌,桌上有一套简单的白瓷茶具,长周围摆着六个蒲团。

        书度请李青在蒲团上坐下,又望了望隔间紧闭的小门,再挥手施出一个结界,以防窃听。

        “先生,今日找李某来到底所为何事?”李青淡淡地开口道。

        书度瞥了一眼李青,自顾自地斟茶,面色一沉道:

        “殿下不必遮掩,在下今日并不是来同殿下叙旧的。”

        李青一怔,没有说话。

        “殿下在凡间三百年,在金陵城里每隔几十年就变换身份,在下一直是知道的。”书度说着,抿了口茶水,“在下在这三百年里从未干预过殿下,是因为在下知道,殿下清楚小七的处境,断不会贸然行事。但殿下背地里使的跘子,在下也清楚得很。”

        书度将茶水递到李青手边,李青愣住,尽管他知道他的身份瞒不过书度,但没想到书度会如此直接。

        “什……什么跘子?”李青小心地试探道。

        书度轻笑一声道:“殿下真要在下把话说明白吗?要说那金陵知府的独子本和小七两情相悦,也不知是何人在知府身旁吹风,道是景天公子八字里命犯孤星,到了而立之年必有大难,此劫数会叫他生不如死。但他那青梅竹马的小姑娘与他八字相合,若娶进了门便能化解他半生的劫难。知府听了之后,隔日就派人下了聘礼,定下订婚的日子,说什么都要让景天娶了他那青梅竹马。”

        李青不禁后脊发凉,这事他确实干得不地道,但他所言半真半假,景天在而立之年有劫数是真,那青梅竹马能化解是假。无论娶谁,这劫终究是化不了的。

        但他本意确实是要破坏小七与景天的婚事,说是使跘子也不为过。

        李青讪讪一笑,倒也不解释,只怕自己越描越黑,于是转移话题,向书度作揖道“敢问陵光仙君,今日找我来到底所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