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5章 命门

第15章 命门

        午后妙严宫前。

        一棵参天古树生长在大门侧方。

        那古树伸腰立枝,在极寒天气中依然苍劲葱郁,树冠相叠,遮住西面打来的阳光。

        一男子卧坐在树下,身子懒懒地斜倚着树干,阳光漏过叶间的缝隙,打在男子手捧的书卷上。光影斑驳,惹得男子倦意横生。

        那男子正要阖眼,一阵细碎的脚步从远处传来。他耳力极好,若是他想,方圆几里的声音都可尽数收于耳中。

        男子目光如钩,一双细眼眈眈地斜视着山群,远远地看见山腰处,茫茫雪白间有一红一黑两个小点正朝着山顶奔来,很是显眼。

        眯起眼睛定睛一瞧,只见那雪间红点是一只赤色小狐,黑点是一只巴掌大的玄鸟,飞在小狐的身后。

        手中的书卷“啪嗒”落地,男子起身,顾不得拍打身上的尘土,睁大眼睛细细地看。

        一狐一鸟两个小点离山顶越来越近,小狐身披红色皮毛,六只尾巴摇摆在身后,五条红色的尾巴中间夹着一条白尾巴。

        错不了!来人是师妹!

        男子顿时喜上眉梢,一个飞身便落到胡七面前,挡住两人的去路。

        一个巨大的阴影挡在胡七身前,胡七先是一顿,随即警惕地做出攻击姿态,喉咙里发出呜呜的警告。

        谁知那男子直接无视她的敌意,喜笑颜开地弯身将她一整只狐捞起,嘴里还念叨着:“小七,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男子用一双大手掐住狐狸的腰身,左右晃了晃,摇得胡七是眼花缭乱。紧接着又把胡七拥进怀里,下巴搁在胡七的额头上大力蹭着她的皮毛。

        一旁的燕池已经看呆了,心道这男子真是不要命的主,竟敢对小七姐姐这样动手动脚。

        胡七也被这一系列亲热的动作吓得一动不动,好不容易等那男人停手,一脚蹬上男人的前胸,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滚到雪地里。

        男人被蹬得吃痛,捂住心口骂道:“好你个没良心的!二师兄都不认识了?”

        胡七正爬起来,甩着身子抖落皮毛地上残雪,闻声抬头道:“二师兄?”

        男子蹲下,冲着胡七指了指自己,道:“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胡七这才细细打量一番男子,眼前的男子细眉细眼,唇红齿白,俊美得像个女子。身着一身月牙白的广陵劲装,又显干练英气。

        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胡七硬生生憋出一句:“我不认得你。”

        男子愣了片刻,脸色一沉,仿佛想起了什么。男子伸手想摸摸胡七的脑袋,胡七迅速躲开,把男子的手晾在半空。男子收回手臂,一脸失落,缓缓开口道:“小七,你看清楚,我是你的二师兄,许儒。”

        许儒?这名字倒是好听,胡七在心里默默地想。

        “前些日子我便听说你要回来的消息,还以为你是把事情全都想起来了,才想着回天山看看。”

        许儒忧心地看着胡七,眉头紧蹙着,柔声道:“小七,你先随我回妙严宫可好?”

        胡七动了动耳朵,狐疑地盯着他道:“你说你是我的二师兄,怎么证明?这天山上妖魔鬼怪多得很,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什么化成人形的精怪?”

        “你要我怎么证明?”

        眼珠子一转,胡七自以为聪明地抛出一问:“你说我最怕什么?”

        许儒被她逗乐,笑出了声,一双细眼里透出玩味,道:“我不仅知道你最怕什么,我还知道怎么才能让你乖乖就范。”

        只见男人眼疾手快地捉住胡七的后脖颈,一下子把胡七提溜起来,刚刚还张牙舞爪的胡七瞬间没了脾气,四肢僵硬得无法动弹,喉咙好似被掐住般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几声抗议的呜咽。

        许儒得意的笑笑,又给燕池使了个眼色,拎着胡七飞向山顶。

        燕池愣了好半天才煽动翅膀,被许儒的举动惊得半天合不上嘴。

        胡七被提溜了一路,一直到妙严宫的大殿里才被放下。

        许儒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笑着说:“你生平最怕两样东西,一样是水,一样是大师兄。”

        刚被放下的胡七,立刻变回了原型,坐在地上愤愤地瞪了一眼许儒。

        这许儒说的不假,她生平最怕水,但大师兄……她连大师兄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更不记得自己是否怕他。不过这人确实知道自己的死穴——她的后脖颈。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一被捏住后颈,她就说不出话也动弹不得。

        每次她犯浑,书度就凭着这招将她降伏住。

        后颈发痛,她揉了揉,气呼呼地问道:“你下手怎么这样狠?”

        “你踹我的时候,下脚就不狠了?”许儒瞥了她一眼,一挥衣袖,顿时妙严宫里响起三声振聋发聩的钟声,传遍四面八方。

        没过一会儿,殿外就传来一个幽怨的声音:“谁啊,大下午的敲钟,还让不让人午睡了?”

        一个同样穿广陵劲装的男子步入大殿,那男子浓眉大眼,脸颊微胖,几缕碎发从小冠里掉出来,嘴角印着淡淡的口水痕,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子奕,你瞧谁回来了。”

        子奕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老子睡得正香,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扰人清梦啊。”

        “睡睡睡,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和睡。”许儒笑骂着,推出一道掌波打在子奕的后背,子奕一个没站稳,被掌波推着往前走了几步。

        “二师兄,你他妈的怎么对我下黑手啊!”子奕朝着许儒的方向骂了一句,脚边却传来一声附和,“就是就是!这人下手可太黑了!”

        子奕低头一看,小少女就盘腿坐在他脚边,两手交叉抱臂,穿一身淡绿的绣衫罗裙,水灵秀气,玉瓷般的脸蛋微微涨红,朝着许儒的方向,嘴里骂骂咧咧着什么。

        “哟!小师妹!”

        子奕连忙蹲下去把胡七搀起来,咧嘴傻笑着说道:“别坐地上,着凉了多不好!”

        他又扶住胡七的肩膀,左看看,右瞧瞧,念叨着:“几百年没见,咱们小七真是一点没变!好像个子是长高了,身子骨怎么瘦了这么多呢?是不是跟着陵光神君在人间受苦了?哎,我看陵光神君那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就知道他不在乎吃食!没事哈,想吃啥跟师兄说,师兄给你做!你不是最爱吃烧鹅吗,师兄这几天就下山给你逮一只大肥鹅!”

        胡七被念叨得头晕脑涨,挣开子奕的手,慌不择路地躲到许儒身后。

        子奕又紧追着迎上去,许儒伸出两只手指,抵住子奕的前胸将他推开一米远,朗声道:“你莫吓着小七,她的记忆还未恢复。”

        子奕睁大了眼睛,捂着胸口,眼底滑过一丝不可置信:“小七,我是你的五师兄,子奕啊!记得吗,以前你同那西海两兄弟一起做坏事,都是我给你们打掩护。”

        胡七尽力回想,西海二兄弟是谁?然后把头从许儒身后探出来,迟疑地对着子奕摇摇头,道:“我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