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25章 智斗三足鸟2

第25章 智斗三足鸟2

        胡七正打量着,一大泡粘稠的液体“啪”地打在她的头上,从她的头顶缓缓滑落,模糊住她的视线。

        她不由得抬头看去,只见那三足鸟就倒挂在洞穴的顶部,一只又尖又细的鸟头倒吊在半空中,长长的鸟喙微张着,鸟喙的边缘溢出晶莹的口水。

        胡七异常冷静,她只是抹了抹脸上的粘液,随后微微上前迈了一步,不料脚下却踩到了什么东西。

        只听“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从脚下传来。

        胡七低头看去,她脚下踩着的不是别的,正是一根脆裂发白的人骨。这根人骨已经风化,应该在这洞穴里呆了有不少年头了。

        霎时间,头顶传来一阵细簌的异动。

        胡七抬头,正巧与那一双银白色的鸟眼四目相对。

        三足鸟在与胡七对视上的那一瞬间,倏地煽动翅膀,煽起一阵飓风,霎时间洞穴中的沙石白骨悉数被飓风卷起,打到洞穴的墙壁上。

        又听一声刺耳的呼啼,“啪”的一声,胡七感觉脚下的土地抖了三抖,三足鸟重重地落在胡七的面前。

        胡七面前赫然出现了三只细长的鸟爪,她抬头仰望这只巨物,不禁吞了口口水。

        师兄们果然没骗她,这三足鸟确实长得骇人,不仅有足足三四人高,而且浑身上下没有一根羽毛,除了黑色的鸟喙,其他位置上都布满了翠绿色的鳞片。

        那双银白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胡七,只见三足鸟抬起一只鸟爪,直直地就朝胡七踹去。

        胡七偏身,迅速躲开。

        三足鸟又一个躬身,尖锐的鸟喙就要向胡七啄来,胡七连忙一跳,眼睁睁地瞧着那鸟喙在她刚刚所站的岩地上啄出一个大坑。它追着胡七连啄三下,无不被胡七巧妙地躲开。

        一连后退几步,胡七眼看就要被三足鸟逼进墙角,情急下唤出碧春剑,飞身踏上身旁的岩壁。脚下一蹬,胡七在空中飞踏两步,跃至三足鸟的胸前,手中的碧春剑直指三足鸟的咽喉。

        出人意料的是,碧春剑并没有插进三足鸟的咽喉,反倒是被它身上的坚硬的鳞甲“镪”的一声弹开。

        这三足鸟的鳞片竟如此坚硬!

        她又在空中踢了几步,接二连三地将碧春剑刺向三足鸟的胸脯。

        可剑无一不被弹回。

        胡七这几剑对三足鸟来说就像挠痒痒一样微不足道,对它没有产生丝毫伤害。

        但这几击却把三足鸟彻彻底底地激怒了,它银白的眼珠里迸出熊熊的怒火,只见它大翅一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半空中的胡七拍落。

        胡七被这一翅膀结结实实地拍到墙上,虽没什么痛感,但却感到口中有一股腥甜的液体涌出。她呕出堵在喉咙里的液体,咳嗽了几声,用袖子擦了擦嘴角,低眼一看,是一口鲜血。

        三足鸟并未给胡七喘息的时间,一个健步急急地朝着胡七啄来,胡七朝旁边一滚,躲开三足鸟的长喙,脸颊却被地上的石子划破,渗出细密的血珠。

        三足鸟不再对胡七进行物理攻击,而是仰头长鸣一声。

        那鸣声响亮刺耳,哀转久绝,好像能化作一条丝线从耳朵钻入人的脑袋。

        胡七被这叫声刺得头脑发懵,就好像有无数只小爪子在扒拉她的脑袋。

        胡七捂住耳朵,暗自庆幸道幸亏吃了锁心草,不至于中了它的幻境。

        三足鸟好像发现这招对胡七不管用,左右歪了歪细长的脖子,又猛地下了一喙,把胡七逼退到角落。

        胡七深吸一口气,一手紧握着碧春剑,一只手撑住地面,挽起一个剑诀。

        诀还未出,一只鸟爪“啪”地落下,将胡七死死地摁在地面上。

        巨大的鸟爪之下,胡七拼尽全力挣扎,左手臂被鸟爪压断,已经全然使不上力气。

        她正着急,余光中又瞥见三足鸟的喙正飞速地向她啄来。

        胡七闭上眼,念起咒诀,她决心使出至阳真火。

        虽然她的至阳真火只修炼至三成,自己将将能控制住。但是如果她急于施法,自己大概率会被法术反噬。

        但此刻想不了那么多。

        诀成,咒起。

        体内的滚烫的血液开始沸腾翻涌,犹如烈火灼心一般,血气从心脏迅速蔓延到四肢,胡七感觉自己身体变得炙烫,

        身后的九尾乍然显现,淡蓝色的火焰萦绕在九尾之上。

        火焰点燃了三足鸟的鸟爪,只听三它高啼一声,猛地把鸟爪收回。

        胡七恍惚着站起,单手结印,一团团淡蓝色的火焰凭空浮现,集结成一把利刃,蓦地从胡七胸前飞速窜出,电光火石间扎进三足鸟的一只眼里。

        只听一声惨绝哀嚎,三足鸟痛得后退几步,潺潺的血液从它银白的鸟眼里流出。

        蓝色火焰聚成的利刃又猛地从三足鸟的眼里抽出,“刺啦”的一声竟烧焦了三足鸟胸前的鳞片,插入三足鸟的胸前。

        洞穴里顿时弥漫起一阵烧焦的气味。

        三足鸟“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狭小的空间里弥漫起呛人的烟尘。

        蓝色的火刃在三足鸟的胸前渐渐弥散,转眼化入烟尘中。

        胡七呕出一口鲜血,力竭之下直直地跪坐到地上。

        她大口地喘息着,余光中看见一个幽亮的物什在空中飘过。

        只见四只碎月蝶已经将玉灵芝摘下,四只蝶颇有默契地把玉灵芝拎到胡七身前,胡七伸手接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那玉灵芝揣进怀里。

        她终于体力不支,趴在了地上。

        顷刻间,骇人的疼痛传遍四肢百骸。

        左臂已经失去了知觉,她趴在地上只微微挪动一下,全身的筋肉连着五脏六腑一起剧烈的疼痛。

        紧张,恐慌,焦虑,复杂的情绪霎时间将她的大脑侵占。

        她原本麻木的心似乎一下子被解开。

        大概是锁心草失效了。

        胡七咬牙忍着痛,朝洞口艰难地爬去。

        谁知躺在地上的三足鸟并未死透,忽然支起脑袋,仰天啼叫一声。

        没了锁芯草,那声啼叫宛若一根游丝钻进胡七的脑袋,在她的脑袋里慢慢涨大,给她一种漂浮在空中的感觉。

        眼前的景物骤然变化,身旁的洞穴裂成碎片,慢慢地剥落下来,显露出白雪皑皑的天山景色。

        胡七知道自己陷入了幻境,她使劲地晃着脑袋,不让自己沉沦。

        她闭着眼,却闻得一阵脚步声。

        再睁眼时,她已经趴在一片雪地里,她掬一捧雪在手心,那雪冰冰凉凉的,在她的手心缓缓融化。

        一个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胡七。”

        她转头看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常青。

        幻境里的常青,目光不再温柔,而是变得寒冷凌厉。

        她忍痛缓缓爬到常青脚步,伸手摸了摸常青的指尖。

        好真实,是温热的。

        常青却狠狠地甩开她的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胡七,你可知道自己给师门带来多大的麻烦?”

        “你怕不是恃宠而骄惯了,当真以为所有的师兄都该围着你而转吗?”

        “我想不通,师傅为何要收你这样一个废物为徒!”

        “你生性恶劣,屡教不改,我们早就对你失望了。”

        “你根本不配做我天山弟子。”

        常青的声音冷得彻骨,声声斥责化作冰刃一刀刀割在胡七的心上。

        即便知道面前的常青是假的,胡七依然止不住的颤抖,眼白上爆开鲜红的血丝,她感觉到自己的理性正一点点被蚕食。

        常青的一只脚猛地踩在她的肩上,把她按进了雪地里,又使劲地碾了两下。

        她好像听见自己的肩胛骨碎裂的声音,又是一阵彻骨的疼痛。

        “我今生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把你捡回来。”

        这句话如同致命一击,百箭齐发,全都射在她的心上。

        “你不是常青。”胡七轻轻嗫嚅着。

        我的六师兄常青,绝不会伤我。

        她身后的九尾再次燃起淡蓝色的火焰,她忍着剧痛,在手心凝聚出一团淡蓝色的火球,猛地向常青的脑袋砸去。

        她听到一声惨烈嚎叫,肩头一松,心跳也随之停跳。

        胡七再也支撑不住,阖上眼,沉沉地坠入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