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34章 湿身

第34章 湿身

        为了从瑶台秘境里出来,胡七又不得不再一次穿过瀑布。

        这瀑布怪得很,就算胡七使了仙法,也难免被瀑布打湿。

        她拖着一身湿漉漉的衣衫,七拐八拐好不容易从秘境里出来,天山上的凉风一吹,激起她一身鸡皮疙瘩。

        她裹紧了湿透的衣裙,走出东极老仙的住所,径直朝着自己的卧房走去。

        她一边走着,一边低头思索着当年的事情,她是着实想不通上方吟所做的一切到底有何用意。

        她正低头沉思,眼前却忽然出现一双鞋靴,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抬头,目光由下而上。

        面前的男人长身玉立,青色的衣诀被风吹起,双手背在身后,脖子上淡红的伤疤一直延伸到衣领里,旧疤上还有一道结痂的血口。刀剑般锋利的眉毛英挺,高挺的鼻梁下苍白的薄唇紧闭着,看着让人很是疏离。

        男人面色冷峻,一双漆黑的眼仁却直直地看着她。她看到男人的眸光动了动,紧绷的面容有了松动的迹象。

        脑海里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胡七只觉得时间停滞了一秒,脑袋里一片空白。

        她与那双漆黑的眼眸四目相对,百般滋味涌上心头,鼻子竟有些酸胀。

        她有很多想说的,但又不知从何开口。几番开口,却又欲言又止。

        在凡间时她并未对他动过什么心思,倒是对他口无遮拦。

        现在知道了自己与他曾经的种种后,反而哑然了起来。

        两人沉默对视了良久,胡七在余光中瞥见几位师兄就跟在上方吟的身后,无不愕然地看着她,方才回过神来,轻咳了两声。

        上方吟看着眼前的少女,他日思夜想的人正眼圈微微发红,神色忧伤地看着自己。一身湿衣紧贴着身子,勾勒出细瘦的身材,湿漉漉的发丝贴在无暇的脸颊上,还在慢慢地滴下水落,干燥的地面上已经被她身上的水滴洇出一片深色的水渍。

        上方吟不由得皱了皱眉,他刚要开口,打算说点什么。胡七却抿了抿唇,轻轻地抓住他的手臂,有些慌乱地低声对他说:“你……你跟我来,我有事要问你。”说着,就把上方吟往自己卧房的方向拉。

        上方吟被拉走,留下一众面色震惊的师兄弟。

        子奕挠头,率先发问道:“欸?什么情况?大冷天的,小师妹怎么穿着衣服洗澡?”

        “哎,很明显她是又闯了一趟瑶台秘境,又冲入寒隐池水了。”许儒叹息,心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个没脑子的师弟,可看着子奕一脸真诚,又不忍骂他。

        刚刚许儒看见胡七从东极老仙寝殿出来时,就隐隐发觉到了不对劲。他虽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只觉得胡七的神态气质不同于前几日上山时的稚气。

        再看她刚刚与上方吟对视的场面,按小七以往的性格,定是血气方刚地冲上前来,当众质问一番上方吟。但她方才一言不发,一脸的木然,明显是想起了些往事。

        子奕一咂嘴,恍然大悟道:“寒隐池水……那小师妹这是想起来过去发生的事了?”

        尔成用扇子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小臂,沉思道:“既然这样,咱们还要不要追上去,拦住他们两人?”

        “罢了,缘分使然,他们之间的纠葛,就让他们两人去解决吧。我们先去找一趟大师兄。”

        许儒眯了眯眼,远远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一路上,上方吟不说话也不挣扎,任由胡七拉着他的手臂将他带入她的卧房。

        胡七把房间门关好,转头就看向上方吟,凝视着他开口道:“上方吟,我问你……”

        还没等胡七说完,上方吟就皱着眉挥手变出一块长织巾,“啪”地盖在胡七的头上。

        “有什么话等下再说,你先把身子擦干。”

        织巾把胡七的头蒙住,眼前一黑,她有些愤愤的扯下头上的织巾,重重地扔到上方吟身上。

        她又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声音却依然颤抖:“你有没有娶白息?”

        上方吟怔住,手里抓着被扔回来的织巾,两人目光相接,他苍白的嘴唇动了动,半晌才开口:“你全都想起来了?”

        胡七的眼神中多了些警惕,对他的答非所问颇为不满,上前两步继续冷冷道:“没错,我想起来了。”她顿了顿,回想起她与上方吟过去的种种,心头一沉,不禁更住。

        原本到嘴边的质问的话,又被吞进肚子里。

        上方吟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眼神中透着失落,嘴角扯出一丝无奈的笑容,上前把手中的纸巾轻柔地披在她头上,缓缓吐出两个字:“没娶。”

        只觉得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松懈下来,胡七不动声色地舒了口气,语气也柔和了几分。

        “是因为你把皦玉娘娘的尾巴斩掉送给我,所以才没有娶她吗?”

        “不是。”

        “是因为你没了逆鳞,她不要你了吗?”

        男人眸子蓦然一沉,嘴里依旧吐出两个字。

        “不是。”

        男人惜字如金,伸手就用织巾擦拭起她的湿发。

        “那是因为什么?你大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我,我只是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你尽管放心,我已经想明白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缠着你。”

        胡七说着,撇过脑袋想避开男人的手,男人却弯身用一双粗粝的大手捧住她的脸。

        她眼瞧着男人的眸子一点点的冷了下去,温热的鼻息喷在她脸上,哑着声音忍着怒意对她说:“我从没想要娶别人。”

        胡七眼神闪烁,默默的吞了口口水。

        “你听明白了吗?”

        男人的脸又凑近了些,语气里多了些无可奈何。

        “可是,是你亲口说……你不曾对我动过心。”

        上方吟闻言身子轻颤了一下,眉头深深皱起,眼里闪过一丝不解。

        “我从没这么说过。”

        胡七愣住,他大婚那日他对她说的话,她可记得清楚。

        那句“不曾”的回答,可是声声在耳。

        现在他又怎么不承认了。

        “咚咚”两声敲门声,打断了胡七的思绪。

        门外传来燕池清脆的声音:“小七姐姐,二殿下在你房里吗?东极老仙和师傅有事情找他。”

        上方吟松开胡七的脸,面色一沉,朝胡七低声道:“你先把身子擦干净,换一身干净衣裳,我去去就回。”

        说罢,不等胡七反应过来,就开门随着燕池而去。

        胡七讷讷的站在原地,脸颊上还带有上方吟手掌的余温,她摸了摸鼻尖,鼻息里满是上方吟身上的檀木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