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36章 误会

第36章 误会

        上方吟摇摇头:“我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在我所谓的婚宴上,但其实我在你口中听过两次他的名字。一次是我把你从水牢里救出来时,你那是神志不清,嘴里含含糊糊地叫他的名字。另一次,是你中了三足鸟的幻境,你在幻境里,也一直在喊常青。”

        “我对常青确实不同于其他的师兄,”胡七的眸光动了动,“我是被他捡回来的,从小就是他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但我只是,待他如自己的亲哥哥。”

        上方吟苦笑,转头向窗外望去:“父王只告诉我,你和常青才是两情相悦的一对。借此逼问我逆鳞的下落,我自然不会说。我不说,他便一直关着我。”

        朦胧的月光暗淡下去,窗外的天空渐渐亮起了淡淡的晨光。

        “我被关在水牢里,直到大婚那天,他们把才把我放出来,押解到九重天上。”

        胡七默默地在心里计算日子,自她从东海回天山,再到他大婚大日,这期间相隔百年。

        她猛地抬头:“你被关了一百多年?”

        上方吟轻轻地点头:“是整整一百三十年。其实作为神仙,百年光阴不过弹指一瞬,可是……”上方吟的目光落到胡七身上,“我挂念你。”

        “我的父王本打算等我与白息拜过堂,再公布我失去逆鳞的消息,只有这样白息才不会悔婚。可谁知在大婚开始之前,我却探到了逆鳞的气息。那只有一种可能,便是你在九重天上。”

        胡七的心跳开始加速,她仿佛越来越接近事情的真相,困扰她百年的谜团即将浮出水面。

        她攥住被角,神色凝重道:“然后呢。”

        上方吟的喉结动了动,眼底划过一起怒意:“我循着逆鳞找到了你,却发现你躺在鲜血里昏死过去。皦玉娘娘手里拿着带血的发簪,而你失去了一条尾巴,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

        胡七回想起那日的场景,眼睛一下子失焦。

        原来斩掉她尾巴的并不是上方吟,而是幻化成上方吟模样的皦玉娘娘。

        上方吟顿了顿:“你虽昏死过去,但面上散发黑气,口中也在不停地呓语。十有八九,是中了九尾白狐的幻术。”

        九尾白狐的幻术,这是九尾白狐天生就会的本领。

        九尾白狐借此迷惑人心,对被施术者下达指令。

        若要解咒倒也简单,取施术者的几滴血液饮下便可化解。

        上方吟眸子一沉,哑声道:“我当时没想太多,只想让她为对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胡七缓缓阖上眼,身体仿佛有千斤重:“你接着说。”

        “我把皦玉娘娘的血喂给你,按理说这幻术应该是解了。但你的体质似乎很特别,血液非但没有让你清醒,反而让你变得狂躁。我和皦玉娘娘打斗的动静正巧把陵光仙君引来,他便带着你离开了九重天。”

        胡七睁开眼,对上上方吟似水的目光。

        空气陡然安静,万籁俱寂下只听见两人低浅的呼吸。

        后来的事情,她都知道了。

        她至此都对自断尾巴的事情毫无记忆,必是因为她仍身中幻术。

        自断尾巴,定是皦玉娘娘给她下的指令。

        至于为何皦玉娘娘的血不能解她的幻术,大概是和她体内的至阳真火有关。

        她心中有了头绪,无奈地笑了一声:“老雀儿之后是不是问你要了三片龙鳞?”

        “你怎么知道?”

        胡七长叹一声:“最要我命的不是皦玉娘娘的幻术,而是断尾导致的我体内的至阳真火难以平衡。我不会死于断尾,只会死于体内法术的反噬。”胡七顿了顿,“老雀儿把皦玉娘娘的断尾放在我身上,是为了吊我的命。问你要的三片龙鳞,则是为了化解我体内力量淤积而导致的火毒。”

        她其实原本也不知道,化解她体内的火毒需要龙鳞做药引。她是在书度的书房内偶然看到一个药方子,那药方子是手写,隽秀的小楷,盖着红色的印戳——

        那时当年涂山虞姬留下的方子。

        尽管药方子上写了许多的珍贵药材的名字,但唯有其中的龙鳞是胡七闻所未闻的,所以她对这药方印象极深。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不知过了多久,窗外传来鸟啼。

        天已破晓,日出东方。

        胡七心如明镜,她大概能猜到上方吟在斩断皦玉娘娘的尾巴后,要遭遇什么。

        但她还是开口问了:“天帝给你下了何种惩罚?”

        上方吟淡然道:“剔出仙籍,再受天雷三百道。”

        胡七愣了愣,这在她的预料之内,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苦涩起来。

        “但并非只有我一人受罚,”上方吟顿了顿,“常青也为你顶了罪。”

        胡七蓦地抬头:“你说什么?”

        “天帝本要将你赐死,但常青说是他将你偷偷带上九重天,所有的罪责都该有他承担。”

        胡七的眼里骤然爆出血丝,她扯住上方吟的衣袖,屏息道:“天帝罚了常青什么?”

        上方吟低眸沉吟:“下凡历劫七世。”

        扯住上方吟衣袖的手一顿,她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历劫。

        当年黎族满门因为赤锦一战灭族,是四海八荒的功臣。

        常青是黎族的首领的遗孤,天帝碍于情面不会重罚他。

        老雀儿当年想方设法让她忘了前程往事,带她避世人间。估计是怕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冲上九重天去报仇雪恨。以她曾经的性格,她定是会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与皦玉娘娘和天帝决一死战。

        “所以师兄们跟我说常青有差事在身其实是在骗我,他现在还在凡间历劫是吗?”

        上方吟默不作声,便是默认了。

        胡七暗暗叹了口气,又垂眸道:“所以我在人间的三百年,你也一直在人间。三百年前落入秦淮河的蛟龙就是你,对吗?”

        上方吟沉默着点点头。

        “你把我捡回去,也是蓄谋已久吗?”

        上方吟木然摇头:“那次是意外,我本打定主意此生不与你往来。但那次,我见你化成原身躺在街边,我做不到把你一个人丢在外面。”

        心中泛起一阵酸涩,胡七不禁自嘲地笑笑。

        现如今,所有的误会都已经解开,她应该如释重负才对。

        可回想她短暂的前半生,竟是惹尽麻烦,让她所爱的身边人,个个为她吃尽了苦头。

        一步错,步步错。

        错误的种子早在她不告而别,出走天山的那一刻就种下。

        胡七拿出那颗蓝盈盈的珠翠:“这个还你吧。”

        上方吟身子颤抖了一下,抿紧了嘴唇。

        “我没别的意思,”胡七心脏抽抽地疼,嘴角却强扯出一丝笑,“我欠你的太多,怕是还不清了。”

        上方吟深呼出一口气,声音颤抖:“那便用你的余生来还。”

        胡七看着上方吟神色毅然,心头又是一阵紧缩:“拿去吧。”

        她转头看向窗外,晨光笼罩大地,她勉强地朝上方吟笑了笑:“天亮了,我要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