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39章 劫错人

第39章 劫错人

        其实对于去九重天上找皦玉娘娘一事,胡七自己也不是很有底气。

        但她心里早就生出对策,也在袖子里备上了许多玩意儿,以备不时之需。

        她走的那天,选在了天刚蒙蒙亮时就出发。她知道若是被人瞧见,那她大概率是走不了了。

        登上九重天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

        九重天上没有昼夜之分,同东海皇宫一样,无论白天黑夜,天宫都亮如白昼。

        祥云环绕,红霞掩拥。

        远处的高大殿宇闪着金光,比她曾见过的任何建筑都要气派。

        胡七望着金碧辉煌的天宫,记忆一下子就被拉回到几百年前。

        这是她人生总第二次来到九重天,第一次便是偷偷来参加上方吟的婚宴。

        她在东海受了一身情伤,被带回了天山后便一直郁郁寡欢。

        百年后的某一天,她偶然看到九重天下给东极老仙的婚帖,她的心顿时像被刀割了一样。

        可那还是觉得,如若上方吟真心爱着白息,这倒也是一段佳话,她理应祝贺。

        于是她想着给上方吟准备一个新婚礼物。

        她绘了一把扇子的图纸,用半月时间锻造出银色的扇骨,又细细地在扇面上勾勒出天山山脉。

        她画的时候,有一滴红墨水滴在了扇面上,落在画中的山脚处。她本想重新再画一张,却越看这个晕开的红点像一只山间小狐。于是他留了私心,把这个红点留在了上面。

        婚礼当天,她在临行前把这把扇子交给了常青,求他务必交到上方吟的手上。

        常青沉默着允下。

        看着那画扇上的一点红,但也不知道怎么的,原本就快要放下的执念,又被拿起。

        她抓住常青的衣袖,泪眼婆娑:“我还想最后再看他一眼。”

        唯有看到他真心幸福的模样,她才能真正斩断这根情丝,真正把他给放下。

        常青对她向来没什么原则。

        常青深深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拉开袖子,胡七转眼就变成小狐狸模样,钻了进去。

        胡七晃晃脑袋,把自己从回忆里拉出来。

        她正打算走至天宫门前,与侍卫们说明来意。

        余光中却骤然闪过一个黑影,她警觉起来。

        可还未等她做出反应,就蓦地感到后颈发凉,随后眼前一黑,便一下子没了意识。

        -

        胡七是被细细簌簌的说话声吵醒的。

        她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看见斑驳的石头墙壁。

        这是哪?

        她抬了抬眼,却感到浑身乏力,脑袋也晕得厉害。

        胡七动动身子,却发觉嘴里被塞了一团棉布,手脚也都被锁链捆住。

        悄悄环视四周,这里好像是个洞穴,昏暗之下,唯一的光源便是墙上的一颗夜明珠。

        这洞穴里有桌,有椅,有梳妆台,像是专门为女子准备的卧房。

        胡七就卧在靠墙的床上,身下垫着三四床被褥,倒还是挺软和的。

        胡七看见两个侍卫模样的人正倚在门口窃窃私语。

        这里是九重天吗?果真如师傅所说,皦玉娘娘并没打算让她活着回去,所以使了下三滥的手段,把她给绑了?

        可是,九重天上居然还有这么寒酸的地方吗?

        胡七捻诀,尝试挣开这锁链,谁知她刚诀起,锁链就如同受到感应一样,“啪”的把她的咒诀弹开,随后这锁链居然放出几道电流,击打在胡七身上。

        胡七痛得在床上弹起来,她不由得惊呼,却因为嘴里塞着棉布而只能发出“呜”的一声。

        这一电,彻底把她给电清醒了,也把门口的两个侍卫招来了。

        那两个侍卫快步走到她身旁,其中一个挑起眉毛道:“公主,您就别想着挣扎了。您是挣脱不出这捆仙锁的!”

        公主?

        胡七一愣,什么公主?

        两个侍卫见胡七不再挣扎,便忽视胡七的存在,开始闲聊起来。

        “这公主还真是好绑,”一个侍卫沾沾自喜道,“好端端的公主居然自己跑出了天宫,一出门就被我们撞见了!”

        “是啊,得来全不费功夫!”另一个侍卫也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我们立了这么大的功,也不知道主上会如何奖赏我们!”

        两个互相阿谀奉承着,胡七听得迷糊。

        她到底是被谁给绑了,难不成这皦玉娘娘还有另外一重身份?

        她正试着从两位侍卫口中听到更多信息,不料门却被打开了。

        两个侍卫忽然噤声,对着进门的男子单膝跪地行礼。

        男人微微一抬下颌,示意他们起身。

        胡七的目光也缓缓移到进门的男人身上。

        男人看起来年纪不大,纤长的身躯上披着一件皮裘斗篷。昏暗的灯光下隐隐能看见他秀气的五官,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匿在浓密的刀眉下,黑漆漆的瞳仁深不可测。

        男人眯起眼睛,对着她邪邪一笑,露出两颗尖锐的虎牙,缓缓道:“白息公主,莫要怪我们粗暴地将你绑来,要怪就怪你的母后食言。”

        胡七愣神,白息公主?

        男人冷笑一声:“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需要你体内的一些东西。”

        说着,那男人走到胡七床边蹲下,一只手捏住胡七的下颌,一只手点上胡七的眉心。

        凉丝丝的灵气从眉心进入,那股凉气如游蛇一般在体内游走,像是在探寻什么。

        胡七猛地躲开男人点在她眉心的手,皱起眉头,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唧唧。

        男人却加大力道捏紧了胡七的下巴,并甩给胡七一个凶狠的目光:“还望公主配合些,我们也不想误伤了公主的千金之躯。”

        说罢,男人再次点上胡七的眉心,指尖的灵气越来越盛,十几道凉气窜进胡七的体内。但没一会儿,那些游丝般的凉气似乎是一无所获一般,再次从胡七的眉心游了出来。

        他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男人顿时惊愕的睁大双眼,脸色变得铁青,捏住胡七下颌的手也猛地松开。

        胡七费劲的举起带着锁链的手,指着自己的嘴巴,喉咙里发出“呜呜”两声。

        男人会意,手指轻轻一挥,胡七嘴里的棉布便飞了出去。

        胡七咳嗽了几声道:“你们劫错人了,”她对上男子愕然的目光,“我不是白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