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61章 她的身世

第61章 她的身世

        胡七在妙严宫内就听到外头的嘈杂声,心知这尾巴无论如何都是留不住了。

        于是对书度坦白,她会将尾巴交给皦玉娘娘,好救下那位小天君,以换自己余生清净。

        她本以为书度会将她臭骂一顿,却没料到书度会答应得如此痛快。

        书度轻答一个“好”字,之后便默不作声,他掏出清明玉挂在胡七的脖子上。只见清明玉上原本断掉的红绳已经被换成了七彩绳,编着金丝,这是小孩子才带的样式。

        胡七愣了愣,摸了摸脖间的两条线绳,眸色暗淡。

        “你这回上九重天,我会陪着你。”书度的语气不容置疑。

        胡七点点头,有老雀儿在,她确实安心。

        -

        宫内紫金灯日夜长明,胡七望着金碧辉煌的宫墙,感叹天宫的奢华。

        这是她第三次登上九重天,前两回都没有好下场,这一回估计又是落得一身伤。

        这九重天果然是她的不祥之地。

        不过好在这是她最后一次来这鬼地方,往后这天宫琐事,都与她再无瓜葛。

        为首的那个将领把她领进到一个大殿前,殿前金匾上赫然刻着“紫薇宫”三个荡气回肠的大字。

        胡七就算再没见识,也知道紫薇宫是天帝所居之所,她这是即将要面见天帝了。

        宫前守卫本打算将书度拦在门外,可他们皆被书度的一个眼神喝退。

        他们自然认识书度,这个看起来文质儒雅的男人曾是天上四圣将之一。论身份,论辈分,论修为,他们都是拦不住书度的。

        书度看了一眼胡七,那眼神是在告诉她,莫要慌神,他会一直陪在她身边。

        胡七就这样被书度搀着,一步步走进大殿之内。

        殿内炉烟袅袅,满室生香。

        一个男人背手站立着,乌丝束起,黄衣素裳,只留给胡七一个背影。

        “太一。”书度昂首,直呼天帝之名。

        “书度,”那男人回过头来,目光落在书度身上,气定神闲道,“好久不见。”

        “久吗?”书度眉梢一挑,不掩眸中厉色,“太一,我们几月前刚刚见过。”

        胡七心中奇怪,书度曾是天帝手下的神将,两人是上下属的关系,为何两人可以这样亲昵的直唤对方名讳。

        两人虽直呼对方名讳,语气中却可以听出刀光剑影的味道。

        胡七吞了吞口水,心里打鼓,讪讪把头垂下。

        直面天帝,即便身边有书度陪着,她多少也是有些慌乱的。

        她感觉到天帝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不过几秒就听见天帝沉稳的声音:“你就是胡七?”

        “正是。”

        “抬起头来。”天帝的声线低沉浑厚,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道。

        胡七缓缓将头抬起,对上天帝的目光。

        她终于看轻天帝的相貌,这个男人和书度看起来差不多年纪,却已经鬓角花白。他脸上轮廓分明,相貌俊朗,眉眼间透着凌厉,不怒自威。

        想必年轻时,也是个美男子。

        胡七观察到,天帝在她抬头的刹那,身子不易察觉地颤了一下,随后眉头又轻轻蹙起。

        天帝先是上下打量一番胡七,随后便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良久。长时间的注视,让胡七感到浑身不自在。于是她开口,想要打破这怪异的氛围。

        “我近日来,不是白白将这条尾巴送给您的。”

        天帝回过神,眼睛眯起:“你想开出什么样的条件,可尽管提出来。”

        胡七深吸一口气,严肃道:“天帝您是知道的,上一回我与赤露大战,上方吟为了救我坠落凡尘,我恳请您帮我找到他。”

        “这并非难事,”天帝顿了顿,“我可以派出几百位天兵任你差遣。”

        “您不仅要帮我把他找回来,还要恢复他的仙籍。”

        天帝眸光一闪,点头默许。

        胡七抿了抿唇:“这只是其一。我的第二个条件,是希望您从人间召回我的师兄常青,不让他再受这轮回之苦。”

        “据我了解,你的师兄常青本该历劫七世,他现在身处最后一世。此时召回,甚是无意义。”天帝说得极为轻松,似是早预料到胡七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于是又补充了一句,“等他从凡间归来,我自会补偿他。”

        胡七捏紧了拳头,气得牙根痒痒。仅仅三百余年,常青就已经七次轮回,岂不是每一世都只有三五十年的阳寿?

        等了结此事,她必去揪住司命星君,看看常青在人间到底吃了怎样的苦头。

        “你可还有其他条件要提?”

        胡七低头沉思片刻,道:“确实还有一事。”

        “但说无妨。”

        “我把尾巴给您,从此我便与天界再无瓜葛,若是小天君未能康复,也不要再来叨扰我。我胡七一生别无所求,只求一方清净。”

        天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沉吟片刻道:“这算不上条件。本来此次就是我有求于你,此事过后,便不会再有人打扰你的生活,”天帝微微颔首,“不仅如此,我还会给你最好的仙药和医师去医治你的断尾。他日若你有劫难,天界也会助你一臂之力。”

        胡七眸色沉沉,在心里冷笑一声。

        这天帝怕不是把她当傻子,说是有求于她,却没有个求人的样子。他若是真想求她,便不会派一众天兵去天山截她,还以天山信誉相要挟。

        况且天下这么多只九尾狐,他在九尾狐族讨要尾巴不成,只好追着她这只山间野灵狐不放,分明就是捡她这颗没身份没背景的软柿子捏。

        什么给她最好的灵药,什么在她有劫难时助她一臂之力。

        都是场面话,都是放屁!

        胡七越想越气,书度察觉到她的异样,不动声色地捏了捏她的手臂。

        胡七压住心中的怒火,屏息凝神。

        多想无益,此事已成定局。

        “敢问天帝,可否借我一把剑,”胡七咬牙道,“我的碧春剑被赤露毁了,但是我的尾巴只得由我自己来斩。”

        天帝瞥一眼胡七,投来复杂的目光,那目光里夹杂着几分期许和几番赞赏。他宽袖一挥,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剑乍现空中。

        胡七伸手接住,她心一沉,身后六尾尽现。

        她早就决定好了,这尾巴她就斩白色的那一条,反正这白尾本就不属于她,看起来着实碍眼。

        她长剑高举,心一横,直直地朝着自己的那条白尾斩去。

        “且慢!”书度大喝一声,他迅速握住胡七那只握剑的手臂,眼睛却紧紧盯着天帝,“白太一,你睁大你的狗眼给我好好瞧着!你当真不觉得胡七面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