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63章 有血缘不代表是家人

第63章 有血缘不代表是家人

        胡七在大殿上时,听到天帝说出父君两个字,心中就生出怪异。

        当她得知自己的父亲是天帝,母亲是涂山云姬时,她一时间也是很难接受。

        父君或是父亲这个词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

        虽然她也想过,自己的爹娘为何不要她。她曾经猜测他们兴许是遭了什么意外,兴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灵狐没什么家族观念,走一处,是一处。而她从小便以为自己就是只普通的灵狐。一只灵狐独自长大不是什么稀奇事。

        她虽自幼没有父母,可师傅和师兄从没叫她羡慕过别家孩子。

        那些父母双全的小孩,大多数过得不如她自在。师傅和师兄们从不对她抱有过高的要求,只希望她平安顺遂,此生自在。

        可说来有趣,她也不算没有父亲,大师兄天冬可算得上一个,书度也算得上一个。

        要说娘亲,常青可算得上半个。

        而那位贵为天帝的男人,即便与她有血缘相绊,在她看来却只是一个陌生人。

        血缘和两千年的朝夕相伴相比,显得不足一提。

        可正是这微不足道的血缘之力,让她今日保住了尾巴,断尾的事再次作罢。

        胡七躺在床上,身下是柔软的纱棉床垫,身侧是摇曳的绫罗床幔。

        她被天帝安排住进了清心宫,涂山云姬在天界曾经的住所。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涂片云姬亲手置办,就连这张床也是她的母亲曾经下榻的地方。

        胡七嗅了嗅被褥枕头,是天宫统一熏制的玉兰花香。

        这香气清新淡雅,胡七却失落地仰面朝天,一只手臂垫在颈下,一只手在空气中乱抓。

        身子还没恢复好,抬起手臂时肌肉还是微微酸痛。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抓住什么,兴许是想把心中的怅然抓住。

        她真是异想天开,怎么可能几千年过去,这榻上还有母亲的味道。

        看今日天帝的表现,似乎还是对云姬心有眷恋。

        她不喜欢天帝,可对涂山云姬,也就是她的母亲的情感倒是很复杂。

        兴许是因为书度总是提起这位西荒女君,叫胡七对她也不由得刮目相看

        在书度眼里,涂山云姬是位极妙的女子。

        心系天下苍生,亦怜草木尘埃。

        云姬是位明君,是救四海八荒于水火的英雄,是只颇有人生建树的九尾红狐。

        不像她,仅用三个字就可概括——-没出息。

        胡七动了动悬在半空的手指,盯着那根葱白的手指愣愣看了许久,半天没有回过神,细想她的前半生确实有太多的巧合。

        为何她一只普通灵狐的身上会有清明玉佩?

        为何她在瑶台秘境忽然就获得九条尾巴?

        为何她能拥有至阳真火这一特殊的体质?

        不过确实,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多的是人心的机关算尽。

        陡然间,一阵微弱的脚步声渐近,把胡七的思绪拉了回来。

        胡七警惕地坐起,撩开床幔的一角,余光中瞥到一个身影站在房间的一角。

        那身影逆着烛光站着,身前的影子被拉得细长,随着微弱的烛火微微摇曳。

        胡七跳下床,厉声呵道:“何人?”

        那身影尖叫一声,直直地就朝胡七冲来。

        胡七轻松闪躲,那身影扑了个空,一个没站稳摔在了地上。

        胡七挥袖将屋内的紫金灯点亮,屋内霎时灯火通明。

        只见地上的瘫坐着一个身着华服,头发凌乱的老妇。那老妇怒目斜瞪着胡七,她形容枯槁,一双瘦削如白骨的手,颤颤巍巍地举起,喉咙发出嘶哑的怒音:“你居然是那贱人的女儿?”

        胡七愣了愣,这面目骇人的老妇居然是皦玉娘娘?听闻九尾白狐,天生美貌,族中女子个个风姿绰约,步态玲珑,更何况是身为天宫娘娘的苏皦玉。

        可这形销骨立的老妇,哪里看得出曾是个绝世风华的美人。

        只是思索了片刻,胡七便释然,皦玉娘娘定是为了给她的儿子逆天改命,几乎将全部的修为渡入她儿子体内,术法耗尽,不过几月的功夫,就把自己糟蹋成这幅模样。

        那老妇挪动身子,鬼一样朝着胡七的脚边爬来。胡七吓得连连后退,转身跳到一个方凳上。

        皦玉嘴里颠三倒四的低语:“我要给仲儿治病,仲儿是未来的天帝!我要杀了你……你这个畜生!”

        胡七回道:“你杀了我,可真就没人能治你的儿子了!”

        皦玉一双手抓住胡七所站的方凳,胡七赶忙又站上一旁的桌案。她倒不是害怕皦玉这个人,只是她看皦玉双眼黄浑,嘴里絮叨着模糊不清的语句,显然是渐入疯魔的模样。

        她不怕打架,就是最怕失了神智的人。

        皦玉娘娘从地上晃晃悠悠地站起,忽然对着胡七大笑起来,她的笑声传遍整个清心宫,脸上的深刻的皱纹拧在一起,让胡七毛骨悚然起来。

        胡七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扫视一圈计划好逃生路线。

        她心知以皦玉现在的模样,就算她的身子骨还没恢复好,也肯定是能打得过的,可她实在是不想和疯子打架。

        就在皦玉止住笑声,伸出双手要将她从桌案上拉扯下来时,一个女子扑来,牢牢抓住皦玉的肩膀。

        “母后!”那女子惊呼一声,将皦玉往后拉了几步。

        胡七定睛瞧上那位女子,这女子她认识,正是天帝的金枝玉叶——白息公主。

        白息公主在皦玉后背轻拍几下,又理了理皦玉枯如稻草的长发,皦玉瞬间平静下来,她目中无光,神色空洞。

        白息见自己的安抚起了作用,便抬眼看向站在桌案上的胡七,那目光里有恨,有不甘,有隐忍。

        胡七默了默,眼睛眨巴两下,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好久不见。”

        话刚出口,胡七也觉得这话说得怪异。她与白息的关系曾经是情敌,现在便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可她闹了白息的婚礼,让自己丢了四条尾巴的同时,也让她成了六界的笑柄。

        而白息的母亲——苏皦玉,与她有断尾之仇,甚至不惜与魔道联手取她性命。本来仇人相见,该分外眼红,可她看到皦玉这副落魄模样,心里却不由得唏嘘感叹起来。

        一切诸法,皆有因果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