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73章 真的变傻子了

第73章 真的变傻子了

        上方吟猛地从胡七腿上爬起,又躲回了笼子里。他瑟瑟发抖,蜷缩在笼子里恐惧地望向胡七。

        胡七感觉心脏被狠狠揪了一下,愣瘫坐在地上愣了半天道:“你不记得我了?”

        上方吟眼神迷茫如孩童,一脸惧色地摇摇头。

        “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上方吟努力想了想,仍是摇摇头。

        看上方吟的样子,像是真不记得她是谁了。胡七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对着惊慌失措的上方吟安慰道:“我不是来杀你的,我是来救你的。”

        上方吟皱眉,颠三倒四地说着:“我不信,上次,有人说救我。可,她打我。”

        眼前的男人一脸委屈,说话方式像个几岁的孩童,全然没了曾经的气度。

        难道真如理儿和青莲所说,上方吟变得痴傻了?

        胡七来不及深究,她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把上方吟救走。于是她也爬进笼子,和上方吟面对面地跪坐着。

        上方吟看她进来了,更是使劲地往后缩了缩,后背紧紧贴住铁笼。

        胡七扬起手臂,上方吟却下意识地以为胡七是要打他,闭着眼睛躲开,却没想到胡七的手掌只是轻轻落在了他的发顶上。那手顺着他油腻打结的乱发,温柔地抚摸两下。

        “不怕,不怕。”

        胡七像哄小娃娃一般,轻拍他的发顶,她目光流转,眼圈湿润。

        胡七的安抚起了作用,上方吟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他收起警惕的目光,呼吸也慢下来,静静地享受着胡七的轻抚。

        胡七一边哄着他,一边打量起他的身体。她上一次看他的身体还是在五百年前被捡回东海龙宫,那时上方吟被他的兄长行鞭刑,身上没有一处好皮肉。

        此刻再看,他身上的旧伤疤已经淡下去不少深深浅浅的褐色交错在他的皮肤上。可是他身上又添上了些新的疤痕,细细碎碎的,不知道是用什么割破的。

        胡七心疼地看着他,忍不住温声问道:“疼吗?”

        上方吟此时放下了大半的戒备,似乎是能感受到眼前的陌生人对她并无恶意,他犹如受惊的小兽,委屈地点点头。

        胡七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药罐,轻轻给他上药。见上方吟没有闪躲,而是大大方方地把手伸给她,她忍不住握住他的手。

        她不解,上方吟坠入凡尘的这些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他现在不仅失忆了,还智力锐减。他又是如何被捡到飘渺乡还被关在这个骇人的地窖里的?

        胡七神色凝重地给他上药,给他的伤口“呼呼”吹气。

        上方吟小心翼翼地试探:“你真的,不,杀我吗?”

        胡七抬起眼睛,哑然道:“我是来救你的。”

        她怎么会杀他,她哪里舍得让他再伤一分一毫。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渐进的脚步声,胡七陡然停下手中的动作。

        她给上方吟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自己悄悄地退出笼子,一挥衣袖便消失不见。

        上方吟错愕地看着凭空消失的胡七,目光落在空无一物的黑暗当中,门“咯吱”一声就被推开了。

        老鸨提着油灯,扭着腰肢走进屋子,见上方吟醒了,嘲讽地干笑了两声。

        “哟,傻子醒了。”老鸨把油灯放在地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上方吟。

        上方吟恐惧地往后挪动,脊背再一次紧紧贴上冰冷的铁笼,他抱住双腿,把脑袋深深地埋下去,颤抖着一言不发。

        老鸨狰狞的瞪大眼睛,对着上方吟吼道:“你还知道害怕?”

        她往前走几步,蹲在上方吟的笼子前,尖声道:“你一个傻子,受了那么重的伤,本来是一点活路都没有!多亏成韵公主看上你,喂你吃下了皇宫里的灵药,帮你保下了一条命。而你呢……”

        “你却恩将仇报!”老鸨厉声呵斥,吓得上方吟抖动得更厉害了。

        老鸨打开笼子门,把上方吟一把拉到外面,寒声道:“我让你去服侍人家,你却把人家给咬伤了!”

        “你再这样不识时务下去,你我都是要被杀头!”说着,老鸨高高地扬起手臂,眼看手掌就要狠狠地打上上方吟的脸,一阵妖风吹来,老炮脚边的油灯应声倒地,火苗从油灯中窜出来,攀上老鸨的衣摆。

        “哎呀!”老鸨尖叫一声,“真是见鬼了!”

        老鸨急得在屋子里直打转,她一开始还想用手去扑衣摆上的火苗,结果火势愈演愈烈,从她的衣摆快速蔓延到她的腰间,她被火烫得“哎呀”直叫,不得不在地上来回翻滚,才把火苗扑熄。

        上方吟睁眼瞧着她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老鸨恶狠狠地瞪了上方吟一眼,本想掌他的嘴,可她现在蓬头垢面,原来精美的发髻全都散乱下来,昂贵的缎袍也被火烧缺了一块儿,看起来狼狈至极,和上方吟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今日先放过你!老鸨将上方吟关回笼子,咬牙切齿地摔门而出。

        躲在外面角落里的胡七收起手中的玄清镜,看见老鸨出门的画面,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些。

        等老鸨离开地窖,胡七又赶紧回到上方吟所在的暗间,将他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胡七在指尖顶起一团火苗,给这个房间一些光亮。

        她看着惊魂未定的上方吟,摸了摸他的脸蛋,轻声道:“走吧,我们回家。”

        “我,没有家。”上方吟露出迷惑的表情。

        “你有的。”胡七这话说得也不太笃定,上方吟早已将自己逐出家族,他三百年未回过东海,隐于暗处,伴她在金陵。

        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可他的家到底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