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78章 是孽缘

第78章 是孽缘

        多亏了三师兄尔成的突然出现,胡七才得以逃过一劫。

        尔成还在门口与那死脑经的店小二周旋着,胡七则快步跑进屋子里,理儿还睡得正香,上方吟则坐在床上握着拳头锤那床被褥。

        胡七把上方吟薅起来,拉到屏风后面,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上方吟闷闷不乐地看着她,似乎还在为早上的事情生她的气。

        但他看懂了胡七的手势,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说话。他就只好皱紧眉头,用一双眼睛怒视胡七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上方吟比胡七高一个头,若是从前他用这样的神情俯视着胡七,应该是很有震慑力。可是现在,胡七心里虽有点无奈,但还是觉得他这副表情有些可爱。

        胡七勾了勾唇,无视他的愤怒,不作声地理了理他身后散落的乌发。

        上方吟却蓦地拽住她的手,猛地把她往前一拉。两人本来离得就近,上方吟这样一拉,胡七的鼻子差点撞到他的锁骨上。

        上方吟俯下身,微凉的薄唇贴上胡七的嘴唇,发泄似的轻轻咬了一口胡七的下唇。

        他咬她。

        这个怪异的行为,让胡七整个人抖了一下,一种奇怪的,如同触电的感觉漫布全身。

        他咬得很小心,似乎是特意收了力道,但这足以表达他心中的不满。

        胡七明知道面前的上方吟心智不全,这个不伦不类的吻不带任何男女之情,只是他表达情绪的方式,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呼吸都变得沉重。

        上方吟松开她的手,眼睛亮亮的。他气呼呼地抱着手臂,撇头不看她。

        胡七低头看自己的脚尖,散了散脸上的热气,等自己冷静些,她才理了理上方吟的行为逻辑。

        胡七知道上方吟的逻辑其实简单粗暴:亲,是喜欢。咬,是不喜欢。

        他生她的气,所以咬她,但又没那么不喜欢她,所以轻轻地咬她。

        所以如果她不和上方吟说清楚,上方吟就会用“亲”和“咬”来表达情绪。

        这样下去,上方吟和小狗有什么区别?

        为了不让上方吟变小狗,胡七决定找个时间好好跟他说明白这个道理。

        门外的谈话声渐渐弱下来,大概是尔成将事情解决了。

        胡七也顾不得上方吟是不是还在生气,就拉着他走出屏风。尔成看着胡七,还是从前那副玩世不恭的公子模样。

        未等胡七开口,尔成就提了提手里的两个食盒,对她道:“先吃饭。”

        胡七为了补偿理儿,点了一桌子的好菜。理儿一睡醒气便消了一半,胡七陪着笑给她夹菜,理儿的饭碗瞬间堆成了一座小山。理儿吃得香,剩下那一半气,也就顺着饭菜咽进了肚子里。

        饭桌上,只有上方吟挎着脸,一半是因为他还在生胡七的气,一半是因为他抓不稳筷子。

        他夹不稳菜,刚夹住一片菜叶子,筷子还没收到面前,菜叶子就从半空中掉下来。理儿都快吃完两碗饭了,上方吟还在与他的菜叶子奋力斗争。

        胡七也看不下去了,她掰开上方吟的手,把他的筷子换成勺子。她把菜夹到上方吟的勺子里,让上方吟抓着勺子吃。

        就这样,胡七夹一筷子,上方吟就用勺子吃一口。

        尔成就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却反常的一言不发。

        吃完饭,胡七打发理儿和上方吟两人去玩。尔成把胡七拉到一旁,找了处僻静的地方和她说话。

        尔成不急不忙地为胡七斟上茶水,打趣道:“小七,你最近憔悴了不少啊。”

        胡七叹了一口气,接过尔成的茶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你是如何找过来的?”

        “我原本就和尔言在江南一带开始寻找上方吟,但是一直没有眉目,”尔成喝了口茶水,“后来我和尔言分头行动,今天早上刚到姑苏便看见上方吟的通缉令,我猜劫走上方吟的人就是你。知道你们在姑苏,就好找多了。”

        胡七笑了笑:“你们的消息还没理儿灵通,若不是她告诉我有关上方吟的线索,我恐怕现在也和你们一样在漫无目的地寻找。”

        尔成眸光一动,像是有话要说,但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将话憋在心里。

        “所以你是何时找来的?”

        “你刚翻窗离开,我就找过来了。”

        胡七一愣,怪不得她看理儿手里的帕子小鱼眼熟,原来是尔成叠的。她小时候,尔成就叠这种帕子小鱼哄她开心。上方吟和理儿能在她回来时睡得如此安稳,估计也是尔成的功劳。

        尔成顿了顿,忽然正色道:“我看了上方吟的情况,他现在记忆混乱,行为宛若幼童,大概……是伤了仙根。”

        仙根是成仙的根基,没了仙根的神仙与凡人无异。龙族天生高贵,生来就是强灵仙胎,既是龙,也是仙。

        胡七眸光闪烁,她从没听说过哪个神仙是伤了仙根的。

        尔成看出她的困惑,便道:“上方吟先是自拔逆鳞,又在几百年前挨了三百道天雷,他的状况其实一直不乐观。与赤露一战,又让他的身体情况雪上加霜。在加上从天上坠落……”

        尔成见胡七的脸色越来越差,便没再说下去。

        “你不要太过自责,你与他的相遇自是天命,”尔成拍了拍胡七的肩,“缘分,斩不断的。”

        胡七苦笑,若真是缘分,那还真是一段孽缘。

        尔成又安慰她道:“你也不要太过担心,我们师兄几个,还有师傅都会想尽办法把他医治好。”

        胡七听不进去尔成的话,她知道尔成只是在宽慰她。

        仙根受损,哪是说治就能治的。

        她一次次伤他,一次次将他拉入深渊,现在把他害成这副模样,责任全在她。胡七觉得自己掉进了冰窟窿里,寒意从心脏蔓延至指尖,感受不到一丝温度。

        “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发生了许多事,”尔成见她目光黯淡,便转移走话题,“白息割了一条尾巴,又借了大半的修为给皦玉娘娘,她们两人合力救活了小天君。小天君活了,皦玉娘娘死了。”

        胡七抬起头,眼中掠过一丝讶异,没想到白息真的割下尾巴救弟弟了,看来她是真的疼惜自己的小弟。

        皦玉娘娘的死,是注定的事。本来害她失去四条尾巴的仇人死了,应该是件高兴的事,可她的心里没什么波澜。

        “此外,”尔成继续道,“你是天帝与涂山云姬之女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四海八荒,东荒君主上天山来拜访,希望你回去继承西荒女君的位置。”

        “不去。”胡七的声音很轻,但回答得很笃定。

        “他也是来征求你的意见,没有要求你即刻做决定,”尔成轻叹了口气,“他希望你去你母亲的家乡看看,看完再做决定也不迟。他说,你终究是九尾狐族的孩子。”

        胡七低着眼睛,默不作声。

        两人沉默良久,尔成缓缓开口道:“小七,今日就与我回天山可好?”

        “三师兄,我还有一事,”胡七忽然抬起头,认真道,“今夜我要去救一个人,或者……杀一个人,等我将事情处理完,我们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