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84章 初入南极长生地

第84章 初入南极长生地

        夜幕垂笼,月色如流水般照入宫墙。

        身着道袍的年轻男人站在屋外,将自己隐匿在夜色当中。月光洒在他脸上,照亮他薄如宣纸的肌肤,肤下青色的血管隐约可见。

        一声声凄惨的嚎叫从屋内传出来,哀转久绝,余音环绕,让人毛骨悚然。

        男人皱了皱眉,依旧守在原地一声不吭。直到屋里的惨叫声逐渐弱下去,最后一声气若游丝的呜咽也在空气中弥散,男人才推门而入。

        屋内光线昏黄,烟香袅袅。

        身着华服的女子瘫坐在地上,她背倚着案几,一头乌发瀑布般倾泻而下。乌发下那张娇妩的脸蛋上沾着星星点点的血渍,更衬她朱唇明艳。

        女子目光涣散,嘴角诡异地勾起,而她的面前赫然躺着一只死相惨烈的小狗。小狗脖带锁链,四肢皆被捆住,歪歪斜斜地躺在地上,口中流出一滩腥红的血液。

        女子听见脚步声,原本滞然的眸子瞬间慌乱起来,她急慌慌地将手上残留的血迹揩在裙摆上,人踉踉跄跄地站起,把狗的尸体挡在身后,对着男人唤道:“师傅。”

        男人眉头深深蹙起,他瞥一眼女子身后的狗的尸体,狭长的丹凤眼里透出嫌厌:“韵儿,你又杀生。”

        男子的语气冷如冰霜,好似腊月隆冬里的一阵刺骨寒风,将女子原本滚热的心脏刺得生疼。

        “师傅,”女子被血染红的手指轻颤,无力地解释,“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男子沉眸,暗叹了一口气,搀着女子扶她去床榻上盘腿坐下。

        他一挥袖袍坐在女子身后,双手结印,向她体内输入丝丝灵气。

        女子闭上眼睛,紧绷的神经忽然松懈,晃晃悠悠地向身后倒去。

        男子将她接住,小心地把昏厥的女子平放在床榻上。他轻念咒诀,指尖点在女子额头,灵气探入女子的体内,勾出一缕魂魄。

        男子看着魂魄,神色复杂,但他的嘴角最终还是满意地扬起,唇下露出两颗尖锐的虎牙。

        “你身为凡人,能容纳这魂魄实属不易。你我师徒一场,我不会叫你痛苦太久。”

        男子将魂魄又放回女子体内,转身向走屋外。他抱起地上小狗还温热的尸体,不顾血渍染上他雪白的道袍。

        “莫怪我不救你,我也是为了救我这世间唯一的亲人,”他轻抚两下小狗的皮毛,眸色忽然暗淡,“若有来生,记得投个好胎。”

        -

        南极长生地在天界的最南端,同天山一样,这里本是灵气充盛,适宜万物生长的一处风水宝地。

        这里千万年来皆由黎族镇守,黎族作为天族的支族,与天族出自同一血脉,却在洪荒时期因为种种原因另辟族派,久居南极长生地。

        黎族人虽不如天族人骁勇善战,但其族人极其擅长驯兽,锻造兵器。族派中曾出过不少驯兽或是锻造的集大成者。

        可惜在一千八百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中,南极长生地作为一方战场,黎族人为守住自己世代居住的土地,与魔尊赤锦拼死一战,战事惨烈,最终黎族全族尽灭,只留下一位遗孤。

        那位遗孤名为常青,因颇有慧根早早被东极老仙收为徒弟,他久居天山从而躲过了一劫。

        作为黎族残存的血脉,常青也同样擅长驯兽和锻造武器,他驯的第一只兽是只叫胡七的狐狸,锻的第一把剑是胡七的碧春剑。

        胡七几人紧赶慢赶花了两天的功夫,终于到达了南极长生地。

        一千八百年来,这里无人看守,魔道的浊气还未完全散去,草木疯涨,灵兽横生,鲜少有人踏足此地。

        胡七步入一个破败的城镇,看着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仍然能辨认出这里曾有人居住的痕迹。

        上方吟被胡七变成了一条小龙,龙身盘在胡七的手臂上,一只龙脑高高地昂起,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涂山云也同样好奇,但他生怕自己一露出好奇的表情,就又给了理儿说他没见识的由头,于是一直目视前方,大摇大摆地走在众人的最前面。

        理儿似乎看出了涂山云的心思,嗤笑一声,不屑地跟在他身后。

        胡七看着身边败落的房屋,心里五味杂陈。

        这里是常青幼年居住的地方,神魔大战时他也不过两千岁。一场战役,刚刚两千岁的常青没了爹娘,家乡被浊气笼罩,这里已然成了他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胡七与常青朝夕相处一千多年,却从未听他提起自己的身世,她还是有一回偷听师傅说话,才偶然得知常青已是黎族唯一的后人。

        想必,南极长生地是常青心里的一块疤。

        越往深处走,就越接近曾经的战场,残留的浊气也愈发浓重。

        涂山云感受到浊气缠身,再也不能假装淡定,惊诧道:“理儿,你以前真的来过这里?”

        “当然来过!”理儿没好气道。

        “可是,”涂山云困惑地摸摸头,“你来这里做什么呢?这里浊气这么重,你一个五百岁的小鲤鱼精不会被浊气侵扰吗?”

        “当……当然是来游历呀!”理儿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转而又对着涂山云嘲讽道,“你别瞧不起人好不好?谁说我五百年的修为就一定比你低?”

        涂山云挑眉道:“那你怎么证明你来过?你倒是说说看,龙心树在哪?”

        理儿没想到涂山云会怀疑她,气急败坏地指向远处一座云雾缭绕的仙山:“就在那啊!”

        “好啊,那我们便过去瞧瞧,”涂山云扬起脑袋,“到那里就知道你有没有说……”

        未等涂山云把话说完,胡七用手紧紧捂住他的嘴,警觉道:“有人。”

        恰逢一阵微风拂过,风中不仅夹杂着建筑的陈腐气,隐隐地,还能闻到一丝旖旎的百花香。

        这下就连涂山云和理儿也警惕起来,两人对视一眼,遥看周遭。

        上方吟倒是没什么知觉,依旧是盘在胡七的手臂上,呆呆地昂着脑袋四处张望。

        空气瞬间安静,涂山云动动鼻子,迎着风嗅了嗅,紧接着对胡七使了个眼色,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庙宇。

        胡七点点头,将涂山云和理儿护在身后,蹑手蹑脚地走近。

        空气中旖旎的百花香越来越浓重,让胡七犹如置身万花丛中。

        胡七躲在庙外,将手臂上的上方吟摘下来交给理儿,又与涂山云相视点头。

        只见胡七一个飞身跃入庙中,涂山云紧随其后。

        胡七瞧见静坐在庙中的女子,心中生疑,打算先将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擒住。那女子也听见身后的异响,缓缓回眸,看见飞扑而来的胡七,眼中惊愕,一时忘了闪躲。

        胡七还飞在半空中捻诀,衣服却被蓦地一拽,一个重心不稳便重重地跌坐到地上,击荡起地上厚厚的一层灰。

        胡七的屁股正痛,却听见身后的少年惊诧道:“女夷上神,你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