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88章 我要你嫁给我

第88章 我要你嫁给我

        赤露眉梢一挑,咋舌道:“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南极长生地,却不要这果子,真是可惜。”

        “不要也罢,”胡七自嘲地笑笑,“这果子是假的,龙心树结果的消息就是你放出来的,对吗?”

        赤露一怔,端详起手中的“龙心果”:“一年不见,你倒是聪明了不少。”

        胡七眼圈赤红,手中结印,口中起诀,身后六尾忽然乍现。

        可胡七的尾巴上并未燃起本该出现的蓝色火焰,相反,她甚至感受不到体内有一丝一毫的灵力。

        胡七感觉自己像一具被抽干的死肉,体内灵力尽数消失,就连至阳真火也如同被封印一般,她感知不到分毫。

        她又试着捻起几个诀,却依旧是感知不到体内的力量。

        赤露见胡七急得满脸通红,一双丹凤眼得意地挑起:“自你进雾山,便已经入了我的阵。”

        胡七的至阳真火可灼万物,寻常阵法不足以禁锢住她。他精挑细选,择了南极长生的这一处宝地下手,就是为了借雾山山顶的龙心法阵,封住胡七的灵力和至阳真火。

        如此,只要胡七没法使用至阳真火,他便可以为所欲为。

        赤露上前,轻佻地抓住胡七颤抖的手腕:“不要再尝试了,都是徒劳。”

        赤露话音未落,胡七猛地挣开他手,后退几步。

        胡七看看赤露,又看了看仍然低眉站在树下的理儿。她戏谑地笑了笑,笑得绝望苍凉。

        似乎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当年两位师兄在人间寻了半个月都没找到上方吟,她却在到达金陵的当天就得知了有关上方吟的消息。

        这一切都太顺利了。

        “所以在一年前,你就料到了会有今日。”胡七觉得自己双腿发软,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

        “没错,”赤露笑着点点头,“其实在洞天福地一战之后,上方吟就一直在我手上。若不是知道了你是天帝和涂山云姬的女儿,我根本不会留他一命。”

        胡七愣住,她在知道自己身世的当晚就去了金陵,同时碰见了理儿,难道赤露的眼线已早已深入了九重天?

        胡七仔细理了理事情的经过,她到金陵时被理儿指引去了姑苏,在姑苏的飘渺乡,从成韵公主的手中救走了上方吟。

        成韵公主……

        胡七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画面,那日她正要杀死成韵公主,却发现她临死之际,眼睛忽然浑黄,周身散发污浊之气,像是修炼了什么邪门的法术。

        而成韵公主体内也流窜着一个不属于她自己的力量,在强迫着她与胡七对抗。那个力量极其强烈,让胡七也不得不忌惮。

        “原来你就是成韵公主的师傅?”胡七惊道。

        赤露干笑两声,装模作样地对着胡七作揖:“正是在下。”

        “所以也是你伤了上方吟的仙根,并且故意让他成为成韵公主的男妓?”胡七握紧了拳头,暗暗咬紧牙关。

        赤露摇了摇头,只反驳了她的前半句话:“我可没有伤他仙根,我只是拿走了他的一魂。”

        人有三魂七魄,拿走灵魂,人就会变得痴傻。

        “所以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胡七的呼吸变得急促,额头暴起青筋。

        赤露再次走上前,他看着胡七的眼睛缓缓俯下身子,目中眸光流转,认真答道:“我要你嫁给我。”

        “什么?”胡七以为自己听错了。

        赤露一字一顿地重复道:“我要你嫁给我。”

        胡七不可思议地摇头,笃定道:“你疯了。”

        “我没疯,”赤露捏住胡七的下巴,目光灼灼地看着胡七,“我是真的喜欢你。”

        胡七心里翻起一阵恶心,她挣开赤露的手,厌恶道:“我信你的鬼话。”

        赤露说要娶她,一定是有别的目的。

        “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赤露也不恼,只和胡七谈条件,“你嫁给我,我便把上方吟的魂还给他。”

        “你当我是傻子,还会信你第二次?”

        说罢,胡七眸色一沉,飞身纵跃,挥拳而出,直击赤露的下巴。赤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脑袋轻轻一偏,一只大手精准地接住了胡七落在半空的拳头。

        这一拳,犹如打在棉花上。

        胡七蓦地收拳,翻身弹起,飞起一脚就要踹上赤露的腰际。赤露轻松闪躲,疾步上前,从背后将胡七钳住,只听赤露一声冷笑:“我还以为你变聪明了,怎么仍是这样没长进。”

        说罢,他疾速在胡七腕间拴上一条银色的丝线。那丝线在接触到胡七的那一刹那,忽然快速地游动,钻进胡七的皮肉里,紧接着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胡七看见赤露捻住银丝的另一端,拴住他自己的手腕,那银丝也犹如鲜活的线虫钻入他的血肉。

        两人之间由一条银线牵引,光下的银线渐渐转为透明,最后犹如从未存在过一般消失不见。

        “你对我做了什么?”胡七去摸自己的手腕,却什么都没有摸到。

        赤露默不作声,只是嘴角微微勾起,静静松开了胡七。

        在胡七被松开的那一瞬,她趁其不备,一口咬上赤露的肩膀。她的牙齿嵌入赤露的皮肉,腥咸的血味在唇齿间弥散开来,可就在下一秒,她的肩膀也开始疼痛,就仿佛她刚刚那一口咬在了自己肩上。

        胡七痛得松开嘴,她捂着自己的肩膀,惊愕的后退几步。

        赤露弯了弯唇,走上前去抹去胡七嘴角的血渍,在她耳边低吟道:“从今往后,你生我生,你亡我亡。”

        他对她下了生死咒!

        胡七一阵头皮发麻,肩膀还在隐隐作痛,她瞪大着双眼去扣手腕上的皮肤,想把那根消失不见的线再掏出来。

        她把手腕抠破,鲜血横流。赤露也感觉到手腕的疼痛,他皱着眉头,掰开胡七的手,紧紧攥住她流血的手腕。

        胡七颤抖着身子,一双大眼绝望地抬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赤露收起笑容,一声不吭地望着她。

        “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胡七眼圈赤红,声音嘶哑。

        赤露回答得简洁明了:“为了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