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89章 上方吟的魂

第89章 上方吟的魂

        “自保……”胡七低声呢喃。

        四海八荒皆知她身世显赫,就算她不认同自己的身份又能如何。

        他给她下生死咒,与她捆定生死。

        普天之下,便无人再敢伤他。

        他处心积虑布置这么大一个局,真是煞费苦心。

        可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总不可能是真的为了娶自己才设下这么大的圈套,他到底在谋划一个怎样的阴谋?

        胡七垂眼看了看自己被赤露握住的手腕,那手冰凉,隐隐发力将丝丝灵气灌入她的伤口。

        疼痛在消退,皮肉正在慢慢地愈合。

        他在为她疗伤。

        等赤露再松开胡七的手腕时,伤口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晕开的血迹,染红她纤白的腕。

        “这买卖不亏。只要你嫁给我,我便把上方吟的一魂还给他,”赤露顿了顿,又接着补充道,“这回我不骗你。”

        胡七抬眸看向他,赤露抿着唇,不苟言笑,仿佛是在认真和她商量。

        可如若赤露真的拿走了上方吟的一丝魂魄,她又哪里有选择的余地。

        良久,胡七苦笑着摇头,眸中有光芒盈盈闪烁:“我凭什么相信你?”

        赤露弯了弯唇,挥袖间手里便凭空多出一个琉璃球。只见琉璃球里有一根悬浮的丝线,那丝线弯弯绕绕,交错盘曲在一起,仿佛呼吸一般,忽闪着浅金色的光芒。

        那是结魂盏,盏中丝线便是上方吟的一缕魂。

        胡七睁大双眼,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去抓赤露手中的结魂盏。可下一秒,那结魂灯就蓦地消失在赤露手中。

        “等你真正成为我的妻子,我就会与你解除生死咒,并把上方吟的魂魄交给你,”赤露沉声道,“我若食言,你便取我性命。”

        胡七先是一愣,她出神地看着赤露这张难得严肃的脸,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应下了。”说着,赤露伸手撩起胡七脖间的彩绳,“啪”的一声,一枚蓝盈盈的珠翠便落在手中:“既然以后你要做我的妻子,那这颗珠翠就暂且由我替你保管。”

        脖间线绳断裂的那一刹那,胡七终于回过神来,她连忙去夺,却只抓住了一截线末,五彩的线绳在她指尖滑过,她眼睁睁地看着赤露把珠翠收入怀中,慌乱道:“求你别拿这珠翠!你想要什么我能给你!”

        赤露闻言,眉心一动,正要说话时身侧却忽然传来一阵异响。

        一阵邪风呼啸而过,龙心树的树叶漱漱作响,两人忽然被一个巨大的阴影覆盖。

        两人抬头望去,一只巨兽正背对着他们站起身子,鼻子里发出“哼哧”的巨响。穷奇抖了抖乌黑粗糙的皮毛,舒展开背后金羽。

        那金羽只是轻轻一扇,霎时犹如狂风过境,把胡七吹得站不住脚。

        “不好,”赤露眉头一紧,“药效过了。”

        两只凶兽,醒了一只。

        穷奇还在舒展筋骨,它甩甩脑袋,余光中瞥见两道缓步后退的身影。它的身子猛地一顿,目光凝在两人身上,一双炯炯发亮的黄色瞳孔闪动着鬼火般的幽光,涌动着嗜血和残暴。

        穷奇转过身子,虎虎生风,红黑的舌头舔了舔尖刀般的犬齿,身后金羽再次蓦地展开,遮天蔽日的同时,撩起一阵飓风。

        与此同时,赤露已经拎起胡七飞身到龙心树下。胡七瞥了眼站在一旁的理儿,理儿双肩颤抖,脸色苍白,盯着不远处的穷奇,害怕地说不出话。

        胡七虽然仍不明白理儿欺骗自己的原因,心中对她也仍有怨念,但她还是下意识地护在理儿身前。

        “在这等我。”赤露说着,手里幻化出一把银剑。他腾空跃起,挥舞着银剑,吸引住穷奇的目光。

        穷奇歪了歪脑袋,盯着一身玄衣的赤露,蹬起强有力的后肢,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赤露扑咬过来。

        赤露身姿轻盈,斜身让穷奇扑了个空。他凭空借力,踏在穷奇的尾上,银剑刺向穷奇的羽翼。

        剑如寒霜,长驱直入刺穿穷奇的半边羽翼。

        赤露再抽剑时,手中的银剑上已是沾满鲜血。鲜血顺着他握着剑柄的手,一滴一滴落到地上,血珠落到地面上就绽放开,如同一朵朵血色的小花。

        只听一声雷鸣般凄惨地嚎叫,穷奇刹住庞大但敏捷的兽体,踉跄几步,更加怒不可遏地冲向落在半空的赤露。

        一人一兽,瞬间又打作一团。

        穷奇本就敏捷,但赤露更加敏捷,寒霜似的剑气横空掠过,他连连劈向穷奇。

        浮光流转,剑芒逼人。

        但赤露似乎并不想要杀死穷奇,他虽招招见血,但一直未击中穷奇的命门,一招一式间似乎都在尝试着把穷奇往山下引去。

        胡七站在龙心树下,决定还是先将自己与赤露的恩怨抛之脑后。

        此刻赤露与她命运与共,赤露所受疼痛,她也要再经受一遍,若是赤露挨上这穷奇的一爪子,就算她不死也要丢个半条命。可她现在无法使用法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

        赤露的方法似乎颇有成效,他疾如闪电地身影穿梭空中,已经把穷奇引诱到山顶的边缘。

        胡七一直注意着赤露那边的情况,却没发现自己身后也有异响,知道身后传来一声猛兽的低呼,她才警觉地转头看去。

        只见那只像狗又像熊的凶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一张被毛发覆盖的脸,忽然张开深渊似的巨口,猛地打了一个哈欠。

        糟糕,混沌也醒了!

        胡七赶紧把理儿拉到怀里,尝试着躲避在龙心树粗壮的树干后面。理儿颤抖着惨败的唇,双手紧紧地抓住胡七的衣摆,浑身散发出绝望的惧意。

        胡七沉眸,理儿毕竟还是五百岁的孩子,想必她并非自愿过上如此刀尖舔血的生活,她为赤露做事,大抵有自己的苦衷。

        胡七正想着,忽然一道锋利的掌风扑面而来,宽厚有力的兽掌亮出寒光四射的利爪,一掌挥过,几乎与她的鼻尖差之毫厘。

        胡七望了望怀里抖成筛子的理儿,没多想就一下跳出了龙心树。她身旁没了掩体,便与那只混沌四目相对,一声赤红的衣裳很轻易的就吸引了混沌的注意。

        她朝那流口水的巨兽招招手,高声呼喊道:“冲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