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93章 偷窥被抓包

第93章 偷窥被抓包

        胡七见赤露接下了成韵公主的手,心里忽然有些失落。

        她本就不想躲开这一巴掌,方才成韵公主高高扬起手臂时,她就觉得这一巴掌落在脸上一定很疼。她挨了这巴掌,就等于赤露也挨了。

        若是赤露知道自己挨了徒弟的一巴掌,脸上神色会是怎样的云雨交加。

        赤露接住落在半空中的手,冷冷地看着怒不可遏的成韵公主。

        成韵公主看清来人,原本还在发力的手臂瞬间失去了力气。赤露猛地松手,成韵公主踉跄着后退,一个重心不稳,身子直直地瘫软下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刚刚站在一旁的两位侍女赶紧冲上前来,将满身尘土的成韵公主搀扶起来。

        成韵公主一把甩开身侧的侍女,睁大双眸,脸色惨白如雪,抬手指向胡七说道:“师傅……当年就是这个女人要置我于死地啊!”

        胡七感受到赤露周遭陡然升起的寒意,她不动声色地撇开赤露揽在她腰间的手,从赤露身后探出一个脑袋,道:“若早知道你师傅是他,我就不该心软,留你一命。”

        胡七这话说得轻飘飘,但却是她的心里话,只是此刻这话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成韵公主气的唇色发紫,急促地喘息着:“师傅,你听见她说的了吗?她自己都承认了!师傅,您可要为徒儿报仇啊!”

        “韵儿,难道你就没做错吗?”赤露沉眸,凌厉的目光如利剑一般扎在成韵公主心上,“为师三番两次地劝导你,叫你不要再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你呢?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

        赤露的声声斥责不仅让成韵公主面露绝望之色,也让胡七感到不寒而栗。

        胡七掏掏耳朵,总觉得这些话听起来颇为耳熟。

        可是话说回来,这赤露训导起徒弟来,还真是人模人样,有些师长风范。

        可惜这人两面三刀,谎话张口就来,明明是他自己暗地里把上方吟交到成韵手上,现在却倒打一耙,责怪起了自己的徒弟。

        真是人面兽心的家伙。

        成韵公主垂下脑袋,双肩颤抖着耸动,再抬眼时,眼里已经盈满一泡泪水。转眼,她忽然恶狠狠地看着胡七,咬牙道:“师傅,你知道这女人是什么来历吗?当年她是为了一个男妓要杀我!她说那傻子是她的心上人,师父你知道这些吗?”

        胡七被戳到了痛处,她眸光一动,忍不住上前一步:“你说谁是傻子?”

        冰凉的大手再次握上胡七的腰际,手掌隐隐发力,带着威胁的意味。

        “师傅!”成韵公主字字泣血,泪水从赤红的双眼里簌簌落下,“她心里明明还有那个男人!你真的娶这个贱人吗?”

        赤露面色淡然,不改冷漠的语气:“这些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初夏暖风吹过,院中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鸟儿清脆的啼鸣落入成韵公主的耳中却犹如尖锐的嘲笑,声声刺耳。

        赤露的这番话让成韵公主彻底崩溃,她薅住自己的头发,斜着嘴巴“咯咯”地笑出声来。

        成韵公主目光涣散,眼睛逐渐变得浑黄不堪,周身散发出黑紫色的浊气犹如蛛网将她层层包裹。

        她面色滞然,像提线木偶一般亦步亦趋地朝着胡七走来。

        胡七怔怔地看着她,被她疯魔的样子吓出一阵冷汗。

        还未待胡七搞清楚状况,腰间的手松了松,只见身旁的赤露冲上前去,一把抓住成韵的手臂,一个旋身就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众侍卫和两个侍女面面相觑。

        胡七心里隐隐觉得不对,这成韵公主难道也在修行什么邪术吗?

        她冲回屋子,慌慌张张地合上门,掏出怀里玄清镜就开始看起来。

        透过镜子,胡七以赤露的视角看到成韵公主的背颈,成韵公主盘腿坐在榻上,赤露的双手贴在她的背部,似乎是在为她渡些灵气。

        很快,成韵公主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身上的紫黑之气也慢慢消散。她像是睡着了,上半个身子晃晃悠悠的就快倒下去。

        赤露扶着歪歪倒倒的成韵公主,小心翼翼地让她平躺在床上。

        透过镜子,胡七再次看到成韵公主绝色的脸蛋,她双眼轻合,朱唇紧闭,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紧接着,画面中出现了一只手。那手并指在成韵公主的额心游动,随着指尖在她额间一点,一条染着紫黑气的金色丝线从成韵公主的眉心漂游而出,在半空中犹如一条游动着的线虫。

        这丝线躁动不安,在半空中疯狂地扭动。

        胡七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一缕魂!

        胡七屏气凝神,接着往下看去。只见赤露施法让这缕魂平静下来,待魂周身的丝丝紫气消失殆尽,赤露又再次把魂放回成韵公主的额中。

        赤露……分明就是在用成韵公主的身体养魂!

        胡七睁大双眼,还想看看接下来赤露要做什么,可镜面上却是蓦地一黑,霎时间什么也看不见。

        怎么回事。

        胡七仔细端详手里的镜子,困惑地喃喃:“赤露总不会是晕过去了吧。”

        她继续集中精神在脑海里想着赤露的模样,镜子里再次出现一个画面。

        画面中,是一个少女坐在桌案旁的背影,这少女背对着赤露,不知在垂头看着什么。

        随着赤露步步走近,胡七盯着着背影越发觉得眼熟。

        这画面里屋子的布局,少女的衣着,怎么越看越像她所处的房间和她自己呢?

        忽然,一个带着寒凉之气的阴影覆盖到胡七身上,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低抑的声音:“看够了吗?”

        胡七吓得浑身战栗,她眼疾手快地将镜子倒扣在大腿上,僵硬地转头抬眸。

        赤露倾下身子,隐约可见额侧暴起的青筋。他勾唇看着她,一双狭长的眼里却犹如冰冷的寒潭,深不可测。

        胡七不作声地吞了吞口水,双手紧紧握住玄清镜,掌心渗出细密的汗液。

        她不自在地扑闪双眼,良久,才结结巴巴地憋出一句:“看……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