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94章 别打了

第94章 别打了

        赤露唇侧的笑意更深了,两颗尖尖的虎牙从唇下露出,让他看起来更像发现猎物的野兽。

        他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嗤,回身在胡七旁边的椅子坐下,又瞥了一眼胡七手里的镜子,反问道:“你这几日不是天天在看吗?看什么,你心里最清楚。”

        赤露一只手放在桌案上,食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期待着胡七如何作答。

        赤露的目光晦暗不明,只叫胡七后脊发凉,宛若有无数只蚂蚁在轻噬她的后背的皮肉,让她坐立难安。

        屋内寂静无声,只有赤露指尖敲击桌面的声响,一声接一声,犹如她生命的倒数,全都敲在她的心上。

        胡七干笑了两声,扯出一丝牵强的笑容。

        可她笑得难看,比哭还难看。

        难道赤露早就知道她在偷窥吗?可如果他知道,为什么还要任由她去看呢?

        难不成,这几日赤露一直在演戏?

        她强装镇定,决定继续装傻:“你是说照镜子吗?”

        胡七抬起镜子在赤露面前晃一晃:“这就是面普通的镜子,我看它样式好看,就每日拿出来把玩。”

        这话一说出口,就连胡七自己也觉得这欲盖弥彰的痕迹太重。

        赤露像看戏似的地盯着她,明显是不相信她的鬼话,他眼睛微微眯起,玩味地笑道:“哦,原来是这样。”

        胡七提起一口气,垂眼避开赤露锋利的目光,飞快地点了点头。

        “胡七,”赤露停下敲击桌面的手指,挑眉道,“你是真的不会说谎。”

        说罢,赤露伸手就要去夺胡七手中的玄清镜,胡七见势只好把镜子往身后藏,可是赤露几乎一个倾身就要摸到那镜子的边缘。

        情急之下,胡七一抬手臂,使出全身的力气把镜子扔了出去。

        镜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啪”的一声撞在远处的墙壁上,镜子应声碎成了几块,零零落落地掉到了地上。

        看着异地碎片,胡七暗自舒了一口长气,心中窃喜这玄清镜不结实,一摔就碎。

        赤露投来异样的目光,让胡七再次僵住了背脊。

        胡七讪讪转头,摆手道:“是这镜子自己飞出去的,不关我的事。”

        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

        -

        自胡七把玄清镜摔碎之后,赤露再没来找过她。

        胡七虽然销毁了“赃物”,心里仍是惴惴不安。

        她每日被关在房内,赤露从成韵公主额心勾出一缕魂的画面在她脑海里始终是挥之不去。

        赤露在成韵公主的身体里养着一丝魂。

        而且这魂体残缺,只是三魂之中的一缕。

        魂魄散离,除非人为剥离便只剩下一种可能——这魂的主人罪大恶极,魂飞魄散,不入轮回。

        赤露在收集残魂。

        胡七虽然不知道他在收集谁的魂,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上方吟的。

        上方吟的魂色泽清亮,灵动好看。

        胡七心中隐隐生出一个猜测,可是这猜测太过骇人,就连她自己也不敢深想下去。

        今日,她又在思索这件事,大门却久违地被打开。她抬眼望去,只见几个侍女捧着几套华服和珠宝首饰鱼贯而入。

        她们将手中物件放下就离去,不多说一句话。等屋内只剩下胡七一人,赤露才从门外款款进入。

        胡七站起身子,瞥了一眼那华服,这才想起婚期将近,距离她和赤露大婚的日子还有三日。

        “试试,”赤露用下巴指了指桌案上的华服珠宝,“若有不合身的地方,还能拿去改改。”

        赤露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淡然,仿佛三日后要成婚的并不是他。

        胡七轻轻扫了一眼那婚服,上黄下曛,是凡间的样式。

        “不试了,”胡七兴致索然,倚在窗边懒散道,“没什么好试的。”

        这场婚宴于她而言,不过是丧事喜办。

        三日之后,她会成为六界众人闲话的日常,她会成为师门的耻辱,九尾狐族和九重天的不肖子孙。

        她会遭万人唾弃,遗臭万年。

        胡七沉下眸子,嘴角噙起一丝苦笑。

        赤露见她挂着一张苦脸,眉心微动,缓步走到她身边:“婚宴仪式繁琐,但我已经尽量简化流程。”

        胡七“哦”了一声,眸光黯然:“这些事情你自己定夺就好,不必通知我。”

        “希望礼成之后,你能遵守约定,”胡七抬眸看向赤露,“如果你食言,我会拉着你一起去死。”

        胡七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去死并不是什么大事。

        “你大可放心。”赤露眸色沉沉,脸上倒也没什么波澜。

        话毕,屋内又陷入良久的寂静,静得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

        阳光透过窗沿洒在两人身上,两人并肩站立,身披暖阳,脸上却是同样的神色漠然。

        不知过了多久,赤露才再次缓缓开口:“将来你做了我的妻子,我不会亏待你。”

        胡七轻笑一声,扬了扬眉梢,正要开口,门外却忽然传来一阵打斗声。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警觉地往屋外跑去。

        还未等两人走到门口,大门“砰”的一声被踹开。

        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子飞身而入,他衣诀飘飞,眸光狠厉。在看见赤露的那一瞬,疾速出手,一掌击在赤露的胸前。

        赤露旋身闪躲,与男子打斗起来。

        胡七看清来人,惊愕地大唤一声:“老雀儿!”

        书度瞥一眼胡七,目光愈发冷冽,出手速度更加迅猛。

        随后,又一个男子飞身进入屋内,他一把拽过胡七把她护在身后。

        “大师兄……”胡七仓皇地看着身前的天冬,扯了扯他的衣袖焦急道,“快叫老雀儿别打了!”

        “你莫怕,”天冬以为是胡七胆怯,沉声安慰道,“有师兄在,绝不会让你伤到半分。”

        “不是……”胡七话还没说完,只见速度一掌击中赤露的胸间,这一掌极其凶狠,震得赤露连连后退,捂着胸口,嘴角轻蔑地勾起。

        顷刻间,疼痛排山倒海地从胸前袭来,仿佛要震碎五脏六腑。

        书度那一掌如同打在了胡七身上,胡七也踉跄着倒退几步,她神色滞然,捂着心口,呕出一口鲜血。

        她大口地喘息着,断断续续道:“老雀儿……别,别打,他给我下了生死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