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02章 就算你是灾星我也不怕

第102章 就算你是灾星我也不怕

        自从沈吟年严肃地将胡七驱逐,胡七就真的再也没来找过他。

        一连好几日,沈吟年不知为何总觉得心里空荡荡。

        似乎那位胡姑娘在家时,家里多少有些人气。现在胡姑娘不再来烦他,倒是显得家里格外冷清。

        他心里开始隐隐地后悔,虽说这胡姑娘看着不靠谱,但是人倒是很活泼。

        他生来便遭受数不清的冷眼,从未有人对他像胡姑娘那般热情。

        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独自生活,却终究发现自己还是渴望别人的关心。

        可是他自己把胡姑娘赶走的,怨不得别人的。

        但沈吟年显然是低估了胡七的厚脸皮。

        只是没过几天,一日早晨,沈吟年一睁眼,他便看见红色的身影站在他床前,手里拿了一套新衣裳,正拎着衣服端详,嘴里还念叨着:“这人间绣娘的手艺果然是比常青好啊……”

        他警觉地坐起身子,猛地缩在墙角看着来人。

        只见昨日还满眼失落的胡七,此刻又朝气蓬勃地站在他面前,见他醒了,笑弯了一双眼睛道:“你看,为师给你做了套新衣裳!你快起来看看合不合身!”

        沈吟年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我不拜你做师傅的。”

        可是他心里却不知为何松下一口气,他还以为胡姑娘不会再来了。

        胡七愣了几秒,连忙改口道:“说顺口了,是我不是为师。”

        说罢,胡七迫不及待地拿着新衣服,在他面前展示起来:“喜欢吗?我亲手选的料子!”

        明明是沈吟年的新衣服,胡七却高兴得眉飞色舞。

        沈吟年看着在眼前晃荡的新衣服,一时哑然。

        这衣服却是很漂亮,上好的缎面料子,青色的底,上面有白线绣着精巧的花纹。

        是他很喜欢的衣服样式,是他从没穿过的衣裳。

        沈吟年说到底还是孩子,眼里藏不住好恶。胡七看他愣神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喜欢这衣裳。

        于是胡七二话不说,直接把衣裳塞进了沈吟年怀里,飞快地跑出门外,又匆匆合上门。

        只听门外传来一个闷闷的女声:“你快穿上试试合不合身!”

        沈吟年抱着衣服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他看着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裳,少年的自尊让他脸颊涨红。

        他想拒绝胡七,把衣裳还给她,却又怕自己这番举动会让胡七再次伤心,会叫胡七往后再也不来找他。

        左思右想之下,他还是决心把新衣裳穿上。

        胡七在门口等了许久,终于等到沈吟年推门而出,她却在看到沈吟年的那一刹那愣上几秒。

        俗话说,人靠衣装,果然不假。

        沈吟年生得白净,瞳眸漆黑如墨,眼神清澈,犹如一汪深幽的潭水。他虽有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蛋,但一席青衣更是衬得他清秀俊朗。

        好一个俊俏的人间少年郎。

        见胡七满意地点点头,沈吟年却低下眼睛,脸蛋“唰”地红了起来。

        胡七上下打量他一番,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终于,胡七的目光落在了沈吟年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上。他不由分说拉着沈吟年进到屋子里,把他摁在屋内唯一的一张木凳上。

        “你……你要做什么?”沈吟年被胡七的动作吓到,结结巴巴道。

        胡七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梳子,轻声笑道:“给你梳头呀。”

        说着,她扶正沈吟年的脑袋,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帮他梳起打结的长发。

        当年胡七在照顾上方吟时,特地向师兄们请教了男子的发式该如何梳。

        梳个头发,其实只是念个咒语的事。

        可胡七偏偏喜欢亲手把上方吟的长发梳开,在帮他束上发冠。现在对沈吟年,同样也是如此。

        沈吟年心里觉得怪怪的,他从小到大只有养母为他梳过头,现在一个陌生女子没认识他多久,就上手摸他的头发,让他心里很是别扭。

        可他还是乖巧地一动不动地坐着,任由胡七的手指在他的发间穿梭。他怕自己拒绝了胡姑娘,胡姑娘又会伤心。

        直到胡七将一枚精致的小冠束在他头上,他才松懈下僵硬的身子。

        胡七对自己的手艺很是满意,她刚想掏出镜子叫沈吟年也欣赏一番,屋外却忽然传来一阵噪杂的人声,随之而来的是小狗的狂吠。

        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你们看那,小叫花子的家里忽然出现了伙房,他一个小孩怎么可能做到,他肯定是和妖怪做了交易!”

        胡七赶忙跑出门外,只见原本不大的院落里挤满了十几个村民,村民手里个个拿着“武器”,有的拿着砍刀,有的拿着木棍,有的拿着沾着土的锄头。

        胡七身着一身惹眼的红衣,人群的目光一下子便齐齐落在胡七身上。

        也不知是谁大呵了一声:“她肯定就是那个妖女!快杀了她!不要再让她祸害村里的其他人!”

        说罢,村民们乌压压的如蝗虫般冲上来,胡七还在思考着,自己一只快两千岁九尾狐,对凡人动手是不是有些太粗鲁了些。

        小狗见情况危急,英勇地扑上一个为首的村民,谁知那村民狠狠地一挥锄头,把小狗打飞出去好几米远。

        恰逢一脸茫然的沈吟年冲出门外,正好看见了这一幕。他瞬间慌了神,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接住了小狗的身体。

        众人见到穿戴整齐的沈吟年,气焰更盛,纷纷喊道:“小叫花子被妖女蛊惑!必须也把他杀了!”

        人群瞬间分成两波,一波冲向上沈吟年,一波冲向胡七。胡七见状,腾空跃起,踩着人群的肩膀飞身跃到沈吟年身前,一把拽住沈吟年把他护在身后。

        胡七眼圈赤红,嘴里露出尖厉的獠牙,仰天怒喝一声:“我看谁敢伤他!”

        说着,她斜身躲过刺来的一把砍刀,手肘狠狠一撞那抓着砍刀的男人,趁他吃痛时,疾速夺过砍刀伸手一刺,直戳男人的眉心,那刀剑之距离男人两三毫米。

        男人吓得连连后退,身后的众人也跟着他往后退去。

        胡七嗜血的眼睛里迸出寒光,她扫视众人,寒声道:“今日若你们敢让他流一滴血,我便让你们千倍百倍地还回来!”

        众人瞬间慌了神,纷纷丢下“武器”落荒而逃,四下散去。

        胡七冷笑一声,无能鼠辈。

        胡七眼里的腥红还未褪去,身后却传来低声的抽泣。胡七赶忙撂下手里的砍刀,转身看去。

        只见沈吟年跪在地上,怀里抱着奄奄一息的小狗,泣不成声:“小白……小白是不是要死了。”

        胡七赶忙上前,摸上小狗的脉搏。

        这只小狗,快不行了。

        忽然,小狗虚弱地睁开眼睛,最后用力地舔了下沈吟年的手心,然后便垂下脑袋,昏死过去了。

        沈吟年再也忍不住,瞬间泪如雨下,大声地哭嚎起来:“都怪我不好!我明明是个灾星,靠近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却还把它捡回家!他跟着我连一顿饱饭都没吃过,现在却被我害死了!”

        沈吟年哭得悲痛欲绝,胡七也红了眼睛。她蹲下身,捧住沈吟年的眼睛,认真道:“不要胡说,你可不是什么灾星。”

        “我是的!我是的!”沈吟年一把甩开胡七的手,字字泣血道,“你不要靠近我,你也会被我连累的!”

        胡七喉咙更住,再次捧上他的脸,她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就算你是灾星我也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