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04章 不定归期

第104章 不定归期

        五年后的某一日,恰逢盛夏,胡七的院子被繁盛的树荫遮盖,阳光中从树叶的缝隙中渗下来,洒落一地的光影。

        胡七刚带着沈吟年回金陵时,便扩建了自己的草屋,她在主卧的旁边又盖了一间房做沈吟年的卧室,随后又添了一座专门用来做饭的伙房。

        胡七正在伙房里做饭,她从前是不会做饭的。可是自从做了沈吟年的师傅,她不得不时不时地回天山,跟着五师兄子奕精进手艺。

        她当初看着沈吟年瘦弱的身子骨,想着他养父母死后的那几年里,他全靠果子和菜汤过活,心里就翻江倒海,不是个滋味。

        五年下来,看着沈吟年逐渐圆润的脸蛋就知道,她的厨艺已是精湛。

        正巧沈吟年从学堂放学归来,他看见伙房里升起袅袅的炊烟,闻见熟悉的烟火气,不由得感到心安。

        他朝着伙房呼唤了一声:“师傅,我回来啦。”

        “等我一下,饭菜马上就好。”胡七一边在伙房里忙活着,一边应和着。

        沈吟年熟练地在院子里支起桌子,拿上筷子和碗。

        碗要拿两只,筷子要拿两双。

        沈吟年日日帮胡七支桌子,却还是会在拿碗拿筷子的时候感到高兴。

        他终于不是独自一个人了。

        他好像——有家了。

        “为师最近学了一道新菜,快来尝尝为师的手艺!”说着,胡七端上一盘热乎乎的菜肴,匆匆地从伙房往院子里走。

        沈吟年乖巧地在桌前做好,可没过一会儿,只听“哐当”一声,伙房那里再没了动静。

        沈吟年心觉不对,他赶忙起身跑去伙房,却发现菜肴洒落一地,褐色的汤汁浸染了胡七红色的衣摆。

        胡七捂着心口跪在地上,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嘴唇是骇人的惨白。

        沈吟年惊慌地蹲下身子扶起她:“师傅,你怎么了?”

        胡七心脏疼痛得说不出话,她感觉寒意在席卷全身,从心脏蔓延到指尖,身体的每一处肌肤,每一道血管都犹如被冰雪侵蚀,让她牙尖打颤。

        “为师……没事,你莫要担心。”胡七想抬起手,摸摸沈吟年的脑袋,手臂却犹如千斤重。她的手刚刚落到半空,便再也使不出一丝一毫的力气。

        她眼睛一闭,昏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胡七一睁眼看到的便是自己屋子中的茅草屋顶,窗外可见一轮明月高挂。

        屋里燃着一盏油灯,光线充盈着整个的卧房。

        沈吟年坐在他床边,暗黄的灯光下面如死灰,整个人都木木的,像是许久没有休息。

        他看见胡七睁开了眼,失神地唤道:“师傅,你终于醒了?”

        胡七动了动僵硬的手指,感到心脏还在隐隐作痛,半眯着眼睛,轻声问道:“我竟然一觉睡到了晚上吗?”

        沈吟年先是愣了一刻,随后沉默半晌才道:“师傅,你何止一觉睡到了晚上,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胡七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吞了吞口水。

        所以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吗?

        胡七垂下眼睛,再次感受身体里的这份若隐若现的疼痛。没错,这疼痛不是来源于她自身,而是来源于另一个人。

        那个和他绑定生死的男人。

        胡七坐起身子,猛地翻身下床,却蓦地看见沈吟年眼里暴起的血丝。

        “你连着三夜都没有休息吗?”胡七心疼地问道。

        沈吟年暗淡下眸子摇了摇头,低声道:“我睡过觉了。”

        这小孩子,不会说谎。

        胡七强扯出一丝笑,摸了摸沈吟年的脑袋,轻声道:“为师有些事情要外出一趟,你先好好休息,且在这里等为师回来。”

        说罢,胡七起身就要走,手掌却被拉住,身后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师傅,你还会回来吗?”

        胡七身子轻颤了一下,转头看去,只见她的小徒弟此刻垂直脑袋,半张脸隐在黑暗之中,漆黑的眸子黯淡无光,让她看不清神色。

        “回,”胡七说得笃定,“肯定会回来的。”

        “那你何时回来?”少年的手温热,渗出细密的汗珠,打湿胡七的掌心。

        胡七这次没那么坚定,她轻轻松开少年的手,摘下脖间一枚蓝幽幽的珠翠挂在少年的脖子上,心叹了一口气道:“归期不定。”

        -

        深幽的监牢里,寂静无声。

        黑暗中,一个男人盘腿坐在牢房的正中央,正凝神打坐。

        男人身穿米白的囚服,身披墨色的皮裘。他的皮肤苍白如宣纸,隐隐能看见额角下有青色的血管。

        他口中呼出白色的水汽,睫毛上凝着一层洁白的冰霜。

        仿佛身处隆冬。

        忽然,只听“吱呀”一声,牢房的门忽然被打开,门外的光线渗透进来,照亮男人的半个身子。

        脚步声渐近,直至站定。

        男人闭着眼睛,身体未动分毫,只是动了动嘴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

        “我当然要来,”空旷的空间里回响着冰冷的女声,“再不来,我就要被你拖累死了。”

        男人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身红衣的女子,轻笑道:“十五年了,我们好歹夫妻一场,你怎么也不来看看我。”

        胡七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赤露,半自嘲道:“夫妻?你还好意思和我提这事?”

        赤露闭口不谈,只是弯了弯嘴角,动了动鼻子,迟疑道:“你怎么沾了一身烟火气?怎么,给人做饭了?”

        “要你管。”胡七抱起手臂,白了一眼赤露。

        “谁这么倒霉,得吃你做的饭,真不怕小命不保?”赤露一挑眉梢,挑衅地看着胡七。

        赤露在十多年前尝过胡七做的灵宝鱼,那味道,永生难忘。

        他这辈子都没尝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胡七被他气得嘴都歪了,连忙大声辩解:“我现在不同当年,我现在的手艺可好了!每天变着花样给人做饭!可惜啊,你是吃不到了!”

        “哦?”赤露眯了眯狭长的丹凤眼,“是谁这么有福气,竟让九重天的金枝玉叶下凡,洗手做羹汤啊?”

        胡七愣了一秒,这才意识到赤露是想套她的话。

        她想起正事,沉声道:“你别同我闲扯。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解除你我之间的生死咒。二,告诉我如何解你体内的寒毒。”

        赤露干笑了两身,清冷的眸子对上胡七沉沉的眼睛:“那我也告诉你两件事吧。第一,你我之间的生死咒,我不解除。第二,我体内的寒毒无药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