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07章 我不是女君

第107章 我不是女君

        在小贩唤胡七那句女君时,胡七正在思索,何时师傅开过光的东西能给人带来幸运了?

        既然东极老仙开过光的石头可以给人带来幸运,那她作为冬季老仙的徒弟,是不是也能算作被东极老仙开过光?

        小贩见胡七还在发愣,又轻声唤了一句:“是你吗,女君?”

        胡七闻声抬头,只见小贩神色怔然,精明的眼睛里泛起点点泪光。

        “我不是……”胡七赶紧解释。

        还未等胡七说完,小贩忽然潸然泪下,一把握住胡七的双手,哭嚎道:“女君,你可算回来啦!一千八百多年了!你怎么都不回来看看你的子民呢?”

        小贩的哭嚎引来了众人的围观,胡七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手足无措起来。

        她连忙手忙脚乱地解释:“我不是你们的女君……”

        她越解释,那蛇精哭得就越大声,蛇精更咽着唤来众人,指着胡七道:“你们看呐,她说她不是女君,可她明明和女君长得一模一样!”

        众人看着胡七的容貌,也纷纷惊呼道:“女君!你回来了!”

        不过人群中也不乏几个明事理的,细看胡七之后道:“女君早在一千八百年前就仙逝了,这位女子虽像女君,但明显比女君年轻许多!”

        胡七连声附和:“是啊是啊,我真不是你们的女君!”

        可惜,胡七的声音被淹没在喧闹的人声当中。人群朝着胡七的周围聚集,把本就不宽敞的街道围堵了个水泄不通。

        胡七想逃,那蛇精却紧紧抓着胡七的手不放,他泪眼汪汪朝着胡七声泪俱下:“你怎么会不是女君呢?三千年前,我在山林里被金鹏大鸟追赶,差点被当猎物吃掉,是您救了我啊!我还记得您为了救我,挨了那金鹏的一喙!”

        周围议论纷纷,有的说胡七就是女君,有的说女君已死,怎么可能再出现在西荒?

        胡七正在想办法如何脱身,一个灵动的身影从天而降。忽然,一个小少年飞身挤进人群,掰开握住胡七双手的小贩。

        “涂山云!救我!”胡七见来了救星,赶紧向这个八百岁的半大孩子求救。

        周围人群瞬间犹如沸腾的开水,他们先是往外松了松,给涂山云让出一个不大的空间,随后胡七耳边又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

        “她该不会真是女君转世吧?小少君居然亲自来接她!”

        “就算她不是女君,来头应该也不小吧……”

        涂山云咳嗽两声,四下忽然安静下来。

        “大家莫要认错,”涂山云扬声道,“这位不是姑姑,也不是姑姑转世!”

        胡七欣慰地摸了摸心口,默默地长舒一口气。

        “但这位是姑姑的女儿,未来的西荒女君!”

        胡七刚舒下的那口气又被猛地提起,她何时说过自己要做女君了?

        众人也皆是一惊,乌压压的人群中接二连三地发出倒抽凉气的声音。

        说罢,涂山云昂头扫视众人,一捻咒诀带着胡七逃离了这里。胡七在临走前,不忘顺手牵羊,拿走小摊上一块号称“可以给人带来幸运的石头”。她想着现在情况紧急,钱的事,回头再说。

        胡七和涂山云在天上御风而行,胡七忍不住惊叫出声:“涂山云,你胡说什么!我何时说过我要做女君了?”

        胡七说着,手不自觉地重重拍在涂山云的脑袋上,差点把他从天上拍掉下去。

        涂山云摇摇晃晃地在空中站稳身子:“表姐!都是爹爹如此授意我的!你打我做什么!”

        胡七眨巴两下眼睛,忽然有些愧疚。

        确实,当时在她的身份被昭告天下时,涂山云的父亲曾三番五次地恳求她回去继承西荒女君的位置。涂山云作为他父亲的说客,有时也是身不由己。

        涂山云有些气呼呼地嘟起嘴巴,把脑袋撇到一旁不去看胡七。

        直到两人的身下越来越僻静,不远处渐渐浮现出一个硕大的宅院。

        “走,就是那了。”涂山云没好气地指了指,显然还是对胡七刚才的那一掌耿耿于怀。

        涂山云的爹爹,也就东荒君主——涂山陆和早早地守候在宅院门前。

        涂山陆和满脸肃容,双手背在身后,手指轻轻地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背。俨然是安奈不住心中忐忑。

        自从知道妹妹还有一个遗落在外的女儿,他便夜夜辗转反侧,整夜难眠。

        这个侄女,他虽没见过,但过往听到过不少有关她的事迹。

        东极老仙座下唯一的女弟子——

        在白息公主婚宴上前去抢亲的奇女子——

        他当时还生疑许久,这个小姑娘哪里那么大的本事,凭借一千多年的修为就能惹得三界震荡。

        后来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心里更是对这个侄女儿好奇。他也想看看自己那个古灵精怪的妹妹,能生出一个怎样俏皮的女儿。

        不过自从知道胡七的身份后,他心中的困惑也全都迎刃而解。

        云姬虽被人称为天下第一妙绝的女子。

        但要说惹事生非,云姬也依旧是当仁不让。

        涂山路和想着,眼前忽然飞身落下两个人。只见红衣少女满脸歉意的戳着少年的手臂,嘴里低声哄着:“表姐错了,表姐不该拍你,表姐回头让子奕师兄给你做栗子酥。”

        白衣小少年抱着手臂撅嘴,撇着脑袋往四周看去,一脸的傲娇,在听到“栗子酥”的那一刹那,眉头忽然挑动了一下。

        只听身侧一阵轻咳,两人的目光一下子落到假装咳嗽的涂山陆和身上。胡七看着面前一本正经的男人,一歪脑袋在涂山云耳侧小声道:“你爹?”

        涂山云默默点点头。

        胡七浅浅地“哦”了一声,随后朝着涂山路和开朗一笑,大声唤了一句:“舅舅好!”

        涂山路和再也无法假装严肃,他看着胡七这张跟云姬相差无几地脸,心中感概万千。那声“舅舅”一唤出口,鼻尖就忍不住的发酸,眼眶莫名其妙地湿润起来。

        “欸。”涂山陆和应和着,他与胡七目光相接,在胡七那双水灵的杏眼里,他仿佛看见了妹妹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