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13章 你是谁的妻子

第113章 你是谁的妻子

        与此同时,沈吟年去面见圣上,胡七则在将军府里闲逛。

        胡七皱着眉头,在院子里来回踱步,脑袋里全是方才沈吟年的话。

        他那一番话里带着无奈和埋怨,摆明了是为了让她心生愧疚,不能痛痛快快地一走了之。

        胡七正唉声叹气,一位侍女却走了进来,看见胡七还在园中,不掩眼中诧异:“姑娘没走?”

        怎么,沈吟年这是特地派人来看看自己走没走?

        这小孩,怎么这么别扭!

        胡七耸肩,反问那位侍女:“我徒……沈将军去哪里了?”

        侍女倒是老实,诚实答道:“沈大将军进宫面见圣上。”

        胡七眉心一动,她这才想起,这次沈吟年是去降定前朝余孽,俘虏了前朝公主立下大功,皇帝本御驾亲迎他凯旋,可沈吟年却直接带着自己回了将军府。

        “前朝公主……”胡七沉吟,忽然猛地拉住那侍女,“那前朝公主可是叫成韵?”

        侍女被胡七这番动作吓了一跳,连声点头道:“没错没错,就是那个残暴无度的成韵公主。”

        胡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她还在思索赤露的身世从何查起,现在可好,成韵公主就在这皇城之内。

        成韵好歹做了赤露十几年的徒儿,说不定能知道些赤露身世的线索。虽然她知不知道是一回事,会不会告诉自己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但胡七还是因为事情有了眉目,一展愁容,笑问那侍女:“你可知成韵公主被关在哪里?”

        侍女见胡七的嘴角就快扬到耳根,讷讷地指了个方向,结巴道:“城……城南的刑部。”

        -

        牢房之中,灯光浑黄,空气污浊。

        铁栏散发着森森的光,残破的泥墙上挂着带有土腥气的水滴,墙面上有着点点的干涸的暗红,隐约让人闻到血腥之气。

        身穿囚服的女人蜷缩在墙角,她眼神空洞,双手抱膝,宛如一具木偶。

        蓦地,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那脚步轻盈,在阴暗的牢房中引得回声阵阵。

        女人身子一颤,猛地睁大眼睛,饿虎般扑上铁栏,她双手摇着铁栏,大声尖叫着:“放本公主出去!本公主又没做错什么!”

        脚步声忽然停止,只是眨眼的瞬间,铁栏外便闪现出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少女。

        胡七抱着手臂,借着昏暗的灯光,细细打量起牢内的女人。

        虽然过去了许多年,可胡七还是一眼认出这就是成韵公主。

        成韵公主的头发凌乱如稻草,脸上沾着泥灰,可泥灰掩盖不住女人脸上精致的五官。她看上去莫约三十多的年纪,白皙的皮肤证明她曾是认真保养,但眼角的皱纹出卖了她真实的年纪。

        若是换下一身囚服,好好梳理打扮一番,四十多岁的成韵公主大概还是美艳动人。

        成韵公主看清来人,发现来者并非刑部侍卫,而是一个女子。这女子她看着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直到那女子笑着开口道:“成韵,真是好久不见呀。”

        听到胡七的声音,成韵公主的瞳孔猛地放大。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胡七的脸蛋,回忆一下子涌入脑海。

        她仔仔细细地看着胡七,直到面前女子的脸蛋逐渐和记忆中的人渐渐重合。

        这个红衣女子,就是当年差点杀死她的人,后来更是与她的师傅成婚,做了她的师娘。可几十年过去,女子的面容丝毫未变,就像时间在她身上静止一般。

        成韵公主嘴巴微张,声音颤抖道:“你怎么……怎么没有变老?”

        “你想起我是谁啦?”胡七眨眨眼睛,戏谑道,“我是妖怪,自然不会变老。”

        成韵公主怔住,她松开铁栏,目光空洞地低语:“你是妖怪……妖怪,所以是你蛊惑了我师傅……”

        “一定是你撺掇师傅,才使他辞去官职,”成韵公主猛地抬眼,暴怒道,“自从师傅走了,我朝国运便一落千丈,就因你从中作梗,才使我落至如此下场!”

        胡七“啧”了一声,暗暗叹了一口气。

        成韵公主怎么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像是个被惯坏的小孩子。

        她现在落得如此下场,难道不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吗?

        成韵公主瘫坐地上,不停地喃喃自语:“就是这样,就是因为你,我师傅才离我而去。你害我失去师傅,又害我家破人亡,国家覆灭……”

        胡七实在听不下去这强加的罪名,忍不住反驳道:“什么叫我蛊惑了你师傅?明明是你师傅逼着我嫁给他。”

        “这么和你说吧,”胡七往前走了几步,正色道,“你师傅也是个妖怪,而且还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妖怪,要比犯下的罪孽,我实在是比不过他……”

        “你闭嘴!”成韵公主恶狠狠地打断胡七,“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师傅是修道之人,怎可能是妖怪!”

        说完,成韵公主低下眼睛,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师傅向来最是疼我的,自从你来了,他对我的态度才变了那么多。”

        胡七默了默,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看着成韵公主苍白的脸,心里忽然生出些许怜悯。

        胡七心里清楚,赤露对成韵有求必应,只是因为成韵体内养着他义父的魂。赤露对成韵态度的转变,也是因为赤露即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愿再演师徒情深的戏码。

        这些事实对于成韵来说,确实有些太过残忍。

        胡七一转话头,对着成韵严肃道:“今日我来找你,不是为了寻开心。你师傅现在身中难解之毒,我是为了救他的命,才下到凡间。”

        成韵公主蓦地抬头:“你对我师傅做了什么?”

        胡七无奈地摇头,不接成韵的话茬,只是接着道:“既然你如此敬重你师傅,相信你也希望你师傅能再活久些。你把师傅当年成国师的前因后果告诉我,好让我为他寻找解毒的良方。”

        成韵含泪苦笑着,一挑眉梢:“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我现在还是你师傅的妻子,你的师娘。”胡七说得一本正经,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已然站着一个人。

        蓦地,温度骤降,气压极低,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男声:“你是谁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