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21章 仙鲤族长老

第121章 仙鲤族长老

        漆黑的空山之中,唯一的光源就是小房子旁的萤火虫和半空中的火球。

        胡七看着垂眸不语的理儿,她心里也是有万千的复杂情绪。

        自从赤露被擒,胡七便再没见过理儿。

        理儿虽然曾害她置于赤露的圈套,但她在围捕赤露时立下大功,仙界众人念她年纪小,被魔道蛊惑,决心不追究她的过错。而赤露也已经被关在六界之中最坚毅的牢房之内,必定无法再掀波澜。

        理儿被放归凡间后,胡七曾去秦淮河问过她的下落,可金陵的地精妖怪皆是不知此地有理儿这只鲤鱼精。想必当时理儿所说的她的身世,也是唬弄她的话。

        胡七只记得,那日理儿把她引入赤露的圈套时同她说,自己是有苦衷的。

        她与理儿一起相处一年多,心知理儿这小孩子单纯直率,陷害她必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胡七去找过她几回,没有任何消息。往后,她便将此事淡去了。

        如今,她居然在天衡山的山体中见到理儿,已然是说不出的震惊。

        “理儿,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胡七再一次温声询问道。

        理儿在微弱的灯光中沉沉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小七姐姐,说来话长,我也不知从何与你说起。”

        “那你便慢慢说。”胡七见理儿一双小豆眉紧紧锁住,拍了拍她的肩膀。

        胡七话音未落,常青起诀,手指一挥只见地上苔藓拔地而起,竟然自己变成了三张苔藓板凳。

        胡七率先拍拍屁股坐上去,又叫常青和理儿坐下。

        理儿坐下,双手撑着凳子,眼睛看向自己的脚尖,又是长叹一口气:“小七姐姐,那屋子里的人其实是仙鲤族长老。”

        “仙鲤族?”胡七不解。

        仙鲤族是个极其古老的种族,相传其族人颇受老天宠爱,而其族人个个都天生带着好运气。凡间有传闻,若是能求到仙鲤族一位长老的金口玉言,此人便会心想事成,美梦成真。

        仙鲤族人的真身皆是金红鲤鱼,在人间又是康泰吉祥的寓意。所以每逢佳节,凡间总有人间在门窗上贴上用红纸剪成的红鲤,以祈求来年的好运。

        仙鲤一族居住在人间各地,遍布在凡间各处的江河湖海之中。只是在莫约三千年前,竟不知为何,仙鲤族族人竟尽数消失,如同被灭族。

        为何仙鲤族的长老会被关在天衡山之中?

        常青捏了捏手指,思虑片刻,蓦地抬头对理儿道:“那你是?”

        “我是仙鲤族唯一的后人。”理儿眉眼低垂,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惆怅。

        胡七一讷:“可是……你才五百多岁啊。仙鲤族族人不是已经在三千年前消失了吗?”

        “其实我们不是消失了,”理儿顿了顿,瞥了眼不远处的小木屋,“是我的族人全都被变成了流萤。”

        常青和胡七皆是怔住,两人齐齐朝着木屋看去,那些萤火虫萦绕在木屋周遭,尾部的亮光一明一灭,看起来并非具有灵性的生物。

        常青眉头紧皱,不解道:“为何会如此?”

        理儿咬了咬唇,沉默良久才道:“是魔尊赤锦,他将我们的全部族人悉数变成流萤。”

        胡七捏紧拳头,问道:“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仙鲤族可是与赤露结下过什么梁子?”

        “是赤露教唆他这么做的,”理儿目光暗淡,“虽然发生这些事时,我一百岁,还未记事,后来发生的事都是长老同我说的。”

        “三千年前你已经一百岁了?”胡七惊愕道。

        理儿点点头:“三千年前我一百岁,我的父母亲预感到仙鲤族会遭遇不测,所以用全部法力把我封印在极北的冻雪之中。他们的预感果然没错,却没料到赤锦会如此狠辣。他将族人变成流萤,叫他们再也无法回到水中,只能在黑夜中游行。他们依然仙寿漫长,但可能会死于野鸟的嘴下,也可能被孩童捉回家去玩弄致死。”

        “我在四百年前醒来,刚回到家却发现族人早已不在,家园已成蛮荒之地,”理儿红了眼眶,接着说道,“赤露找到我,说我仙鲤族的长老在他手上,若我想留住这世上我唯一的族人,我就必须在他的手下做事。”

        胡七和常青相视一眼,眼中皆是不可置信。

        胡七吞了吞吐沫,心里五味杂陈。

        原来仙鲤族竟是如此消亡的。

        原来理儿所说的苦衷就是为了守护家族的长老。

        常青捏了捏下巴,眯眼疑问道:“可是赤露和你们仙鲤族有何联系,为何他可以教唆魔尊去灭了你族人?”

        理儿仰头想了想,道:“据长老所说,赤露是他在路边捡来的一条小蛇。长老一直将他视如己出,把他留在身边养到几千岁。谁知道他却恩将仇报,长大后与魔尊赤锦勾结,教唆魔尊灭了我全族。”

        “后来我发现,赤露竟将我族长老囚禁在这天衡山山体之中,而我的族人虽然成了没有智慧的流萤,却依然追随着长老,日夜常伴他置于这漆黑的山体之中。”

        “这个木屋被设下结界,只能进不能出,”理儿又再次看向远处的光源,“长老已经被囚禁在此几千年,再没见过日升月落。”

        说着,理儿咬了咬牙尖,气得脸色发白。

        胡七也不知如何安慰理儿,她心里也是气愤。胡七想拍拍理儿的肩,却又讪讪把手收回,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糖饼伸到理儿面前。

        常青的嫌弃地看一眼胡七,转眼拍了拍理儿的后背,轻声安慰道:“如今赤露已经被抓到九重天,你往后便不必在过这种刀尖舔血的生活。”

        “可是我族长老依然被囚禁于此,如果赤露不解开结界,长老将会再此残度余生……”理儿抽了抽鼻子,声音里已然带着哭腔,“而我的族人也再也不能变回原样。”

        理儿抬起一双猩红的眼看向胡七,抽泣道:“小七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害你,我想留住我唯一的族人,我除了长老已经没有家人了……”

        胡七赶忙站起身子,把理儿揽进怀里,低声安慰着:“你莫要自责,姐姐不怪你。设身处地的想,姐姐也会和你做出同样的选择。”

        胡七的眼睛也红了,她看向常青,碰巧撞上常青温柔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