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22章 赤露曾经也是乖小孩

第122章 赤露曾经也是乖小孩

        理儿在胡七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她紧紧揪住胡七的衣摆,眼泪一滴滴地落下,打湿了胡七的衣衫。

        胡七摸着她的脑袋,心里也湿漉漉的。

        一只百岁的小鲤鱼,回到家乡后却发现自己的族人全部变成了流萤。唯一的族人成了魔道的阶下囚,而自己又不得不成为灭族仇人的帮凶。

        这是何等的耻辱,何等的忍辱负重。

        虽然理儿被冰封几千年,但现在的心智仍是一个五百岁的小孩。

        渐渐地,怀里的哭声渐渐弱下去,理儿把头抬起来,顶着一双哭肿的眼睛恳求胡七道:“小七姐姐,你可有法子能把长老救出来?”

        胡七的眼睛也红红的,她愁苦地看了眼常青。

        赤露修为高出她许多,要说解赤露的结界,她心里也着实没底。

        常青眸色沉沉,也是一脸严肃,他蹙着眉头开口道:“兴许可以一试。”

        “不过,还有一事,”常青看向理儿,“赤露是如何中了那寒毒?”

        胡七一愣,她差点忘了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她抓着理儿的肩,望着理儿的眼睛,认真道:“你可知赤露体内寒毒的由来?”

        理儿悲伤的脸上忽然多出一丝茫然:“什么寒毒?”

        胡七眸光一动:“你不知道?”

        理儿小嘴微微张着,仍旧是一脸茫然的摇摇头。

        胡七讷然地眨眨眼,忽然想到理儿被冰封了几千年,期间错过了许多事情。兴许赤露的所受寒毒,就是在她被冰封期间所得也说不准。

        “理儿,我们能去问问你们长老吗?”常青从苔藓板凳上站起来,拂了拂衣袖。

        理儿擦了擦脸上残存的眼泪,为难地低头道:“赤露被抓走后,我再回来看长老。长老的状态便很不好,若你们要见长老,我得先问问他的意见。”

        胡七连声点头道:“若是能见到那是最好,不能见我们也不会强求的。”

        理儿垂眼,有些迟疑地起身,可她最终还是跑到小木屋旁,一溜烟钻进木门里。

        没过一会,理儿又钻出门外,对着不远处的胡七和常青招了招手。

        胡七心里惊喜,飞身几步就跑到了那木门前。

        理儿为胡七和常青打开木门,还未进门就闻见一股影影约约的药香。待两人走进木屋,理儿轻轻为他们掩上了门。

        这屋子在外面看着小,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这屋子虽然破旧,木地板咯吱作响,上面被湿气腐蚀出一块块黑斑。墙面斑驳,上面还有被石子刻画的痕迹。

        但这小屋干净整洁,地上连一粒灰尘都瞧不见。

        转头看去,屋里的四周摆满了许多高大的木柜,他们靠着墙壁,木柜上有一个个小抽屉,抽屉上还挂着一个个药物的名称。

        走进里屋,只见里屋有一张床榻,床榻边上便是一张桌案和几张木桌椅。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木椅上,面前的桌案上放着一个石钵,里面还剩未完全捣碎的一味药材。

        那老者缓缓转头,对着胡七和常青慈祥地笑了笑:“理儿已经与我打过招呼了,你们两位小辈莫要拘谨。”

        胡七和常青皆是作揖向长老问好,长老则是笑眯眯地邀他们坐下。

        两人坐下后,长老提起面前的水壶,为他们斟上满满两杯热茶。胡七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位仙鲤族的长老。

        长老一身米白的衣裳,纤尘不染,他撩起宽大的袍袖,将两盏茶轻轻地放到胡七和常青身前,从容不迫。

        这位长老少说也有几十万年的仙寿,他须发均已花白,脸上布满着深深浅浅的皱纹。但他眼睛依然明亮,脸颊也泛起红润的光泽,丝毫不像被监禁几千年的囚徒。

        胡七连忙恭敬地接过茶杯,尊敬道:“今日我们来天衡山,不知长老被赤露囚……关于此地,行事莽撞唐突,还望老者见谅。”

        长老抚着胡须,笑得坦然:“无妨,我被关在这里许多年,虽然露儿待我不算差,但我仍与囚徒无异。你们今日来,是想询问露儿的身世?”

        露儿?

        胡七讷得眨眨眼,这难道是赤露的小名?

        长老看出胡七的困惑,不急不忙地解释道:“他现在应该叫赤露。他在我眼皮子底下长大,我叫习惯了露儿。”

        说着,长老忽然长叹一口气:“露儿他,曾经是个好孩子。”

        胡七抿了一口茶水,好奇地看着长老。

        长老微微抬头,开始回忆:“我这人有一爱好,就是喜欢琢磨药理。我捡到赤露那一日,正值冬季,皇城飘雪,犹如冰封。当时我正在天衡山寻找玉明草,忽然就看见雪地里有一只通体雪白的小蛇妖。那小蛇妖看着刚破壳没多久,只有巴掌大,睁着一双红亮的小眼,在雪地里冻得瑟瑟发抖。”

        长老似乎是想起那小蛇可爱的模样,笑了笑,又接着道:“我想着,蛇都是要冬眠的,这小蛇妖在冬天里肯定活不过三日。我心一软,便把他揣进了怀里捂着,带回了仙鲤族。”

        胡七一边听着,一边捏了捏手指。

        真是想不到,赤露竟是只通体雪白的小蛇妖。

        她真是想象不到赤露现在的真身是何等模样。

        “我见他身形瘦小,盘起身子时如露水般可爱怜人,便给他取名露儿。”长老说着,用手指沾了些茶水,在桌上一点,桌上便落下一个豆大的水渍。

        只听长老又接着道:“露儿小时候一直很乖巧,长到百岁时终于显化出人形。他长得白净,是个懂事的娃娃。他知道自己和仙鲤族人的不同,知道自己是收养来的孩子,于是对仙鲤族的每个人都心怀感激。”

        “后来,他在长大些就跟着我一起研习药理。”

        胡七怔住,根据沈吟年的情报,赤露在刚到皇城时,确实做过一段时间的药师郎中。她还以为赤露是招摇撞骗,没想到他竟是有些真本事。

        “那后来呢?”胡七赶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