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31章 厄运伊始

第131章 厄运伊始

        听见有人唤自己的名字,胡七连忙转头去瞧,一看是自己的两位师兄,不禁疑惑道:“你们怎么在这?”

        还未等两人说话,胡七便快步折返,走到他们身边,连声问道:“师傅可是将仙鲤族长老带回去了?”

        “自你昏迷后没多久,常青便请师傅去天衡山解开了赤露设下的结界。你醒来后,我们还没和你交代此事,你就匆匆下凡,”尔成有些不明所以,“你问这个做什么?”

        尔成仔细打量胡七,发现她眼圈红红,神情严肃,皱眉道:“你在凡间受欺负了?”

        胡七没有回答尔成,只是咬牙问道:“那此刻长老在哪?”

        “应该还暂住在天山上。”

        “师兄,帮我给师傅捎句话,就说千万把这位长老留在天山,莫要让他跑了。”

        说罢,胡七转身要走,却一把被尔言拉住手臂。

        “你这回不能独自去见赤露,”尔言一脸严肃,“你忘了你上次去见他,落得何等下场。”

        胡七一边掰尔言的手,一边强扯出一丝笑:“上次是我自作孽,这次绝不会了。”

        尔言张了张嘴,正要反驳,谁知胡七给那把门的天兵使了个眼色,一溜烟钻进牢门。尔成尔言刚要去追,就被门口的天兵拦下。

        虽然胡七在九重天上未有名号,可六界之中无人不晓她身份,天帝与西荒女君的金枝玉叶,就算是南极仙尊来,也要给她几分薄面,更别说是九重天上的天兵。

        此刻胡七要进监牢,天兵无人敢拦。她要那天兵拦住两位仙君,亦是无人敢怠慢。

        尔成和尔言和面面相觑,看着胡七的背影沉沉叹了一口气。

        胡七冲进监牢,却在赤露的牢房前站了许久,她踟蹰片刻,终究还是推门进入。

        赤露的牢房,还是一如既往的黑。

        之前胡七给赤露留下的那个火团,也早因为她昏迷过去而熄灭。

        丝丝寒意袭来,胡七仿佛又嗅到天衡山中阴潮的腐气,原本已经平复的心情又再起波澜。

        只听黑暗中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二位仙君请回吧,我体内的血真是再抽不出一分一毫了。”

        胡七愣了愣,并未说话,只是在手心燃起一团火球。

        漆黑的空间里有了光源,瞬间照亮盘腿坐在牢房中央的男人。

        男人眉心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他顺着光源看去,只见红衣少女正把那火球缓缓送上半空。

        她一身红衣,衣诀轻摇,火光映照下更显明艳。少女的脸庞是微微的红,樱唇微抿,火光为她镀上一层浅黄的光泽。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半空中的火团,眼中有光芒在盈盈闪烁。

        赤露揉了揉眼睛,恍惚间,那少女好似也变成了一团火。

        少女瞥了他一眼,目光很快又移开。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脑袋轻垂,咬唇盯着自己的脚尖。

        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

        赤露浑然不知自己的唇角轻轻弯起,他看着胡七,打趣道:“今日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忘恩负义的罪人?”

        胡七闻言依旧是默不作声,咬唇的力度却深了几分。

        “还是来责难我的?”赤露一挑眉梢,“你的那两位师兄每日叨扰我,已让我心烦意乱。你若不想再吃痛一回,就请赶紧离开吧。”

        胡七提起一口气,被他这番话说得愈发羞愧,她想解释,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赤露见她难得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眯起眼睛,开口道:“你今日倒是反常。”

        “若是有话要说,”赤露拍了拍身前的地面,“倒也不必站得那么远。”

        胡七默默地咽了下口水,朝着赤露的位置缓慢挪动。

        她在赤露身前坐下,心虚地抬眼瞧他,却碰巧与他四目相对。

        刚刚她站得远,赤露没看清楚她的神情,此刻对上她红红的眼睛,赤露蓦地一怔,皱眉道:“你方才哭过?”

        胡七慌乱地眨动眼睛,讪讪答道:“没……没啊。”

        赤露却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说道:“这刚哭完就来找我,该不是……你这眼泪是为我流的?怎么,上方吟亏待你,让你后悔与我和离了?”

        闻言,胡七心里的愧疚霎时间烟消云散,她嗤笑一声,只辩驳了后半句话:“与你和离,是我近些日子来最高兴的一件事。”

        “哦?”赤露托住下巴,眯眼道,“那你是为何而哭?今日又为何来找我?”

        胡七轻咳一声,收起情绪,认真道:“我就是来问问你,若我将至阳真修练至六成,有几分把握可以解你体内寒毒?”

        赤露一怔,低头思索几秒,却没直接回答胡七的问题,只反问道:“你有把握在这几十年间把至阳真火修炼至六层?”

        “我会尽我所能,”胡七说得郑重,“所以你最好多活几年。”

        赤露轻笑一声:“你若是不来见我,我说不准确实能多活几年。”

        言外之意,上次毒发,责任在她。

        胡七抬眼看向赤露。赤露面容疲惫憔悴,唇角轻弯,双唇是失血的惨白,他目光淡淡,眼里并无恼意。

        他上次那般生气,此刻却像是已经把事抛到脑后,说这些话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让她愧疚。

        他成功了,胡七想起在木屋里看见的词句,鼻尖又开始微微发酸。

        “对不起,”胡七垂下眼睛,顿了顿道,“我上次话说得太重。”

        赤露怔住,他是没想到胡七真的会向他道歉。他眨动两下眼睛,有些不可置信道:“太阳打西边出来。”

        “我背负的骂名太多,你说得话还不算最难听的,”赤露强颜欢笑着,“不必为此道歉。”

        背负的骂名太多。

        胡七在心里默默重复一遍他的话。

        其实真正该背负骂名的,本应不是他。

        若他愿意将自己的身世和她说清楚,她根本不会说出那番伤人的话。

        若他愿意将仙鲤族长老的恶行昭告天下,想必也会有不少人替他说话。

        “你为何不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我?”胡七眼眸低垂,手指捏住袖角。

        “什么真相?”赤露脸上的笑容骤然滞住,心里隐隐有了猜想。

        胡七抿了抿唇,抬眼道:“你身中寒毒的真相。”

        赤露再也笑不出来,他身子颤抖了一下,眸光闪烁。

        他心里清楚,胡七大概是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你应该早些告诉我,”胡七顿了顿,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把话说出口,她轻叹道,“你体内寒毒是积年累月的试药所致。”

        在看到幼年赤露在木屋中写下的文字后,一切都真相大白。

        仙鲤族长老将她和常青骗得团团转。

        长老在把赤露捡回来的第一天,就从未想过要好好抚养他。

        赤露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和他孙儿年纪相仿的,上好的试药容器。

        长老为了治好自己孙儿的隐疾,竟给一只健康的小蛇妖灌药,测试药物的毒性和剂量。

        说来可笑,在人间颇负美誉的仙鲤族,代表着康泰吉祥的仙鲤族,其族长却成了赤露一生的厄运之始。

        这是何等的讽刺,何等的卑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