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32章 以为别人给他的,就是他想要的

第132章 以为别人给他的,就是他想要的

        胡七想着,牙关咬得越来越紧:“你应该告诉所有人事情的真相。”

        告诉世人,你拜在魔尊门下认他做义父,亦有自己的苦衷。

        赤露沉默着,眼睛里蒙上一层灰雾。他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偏着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半空中的火球。

        漆黑的牢房里陷入良久的寂静,直到赤露口中吐出一口白雾,他微微抬首,哑声道:“告诉你有用吗?告诉天下人亦有何用?”

        “有谁会相信我,一个来路不明的蛇妖?”赤露语气淡淡,似乎是对此已经释然。

        胡七刚想反驳,却蓦地被赤露打断:“就连你,仅凭长老的一面之词,就跑来向我兴师问罪。你说,我该如何叫世人相信我。”

        胡七讷住,他说得没错。

        若不是她亲眼看到,她或许也不会相信仙鲤族长老会对赤露做出如此下贱之事。

        赤露垂下眼睛,冰霜将他的睫毛染白。他看起来疲惫,却还是故作轻松道:“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他们不在乎真相如何。与其声嘶力竭地解释,还不如任他们责难来得轻松。”

        “可是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胡七更咽,眼睛微微发红。

        “你怎么知道我没试过。”赤露看向胡七的眼睛,挂霜的睫毛缓慢眨动,像两只沾染冰雪的蝴蝶。

        “当时我体内寒毒已经无法压制,我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价值,长老便把我丢出天衡山让我自生自灭,”赤露轻笑一声,“我向路人救助,大家却都把我当疯子。只有一个人帮助了我,相信我所说的话。”

        赤露嘴角扬起一丝苦笑,自嘲道:“可惜唯一相信我的人,已经死去了。”

        胡七垂眸沉默半晌,心里隐隐地难过,她知道赤露口中的人是谁。

        胡七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赤露,她只是低声开口道:“无论你是否愿意解开你我之间的生死咒,这毒我都会帮你解。”

        赤露冷下一双眼睛,面上透着彻骨的寒意:“我无需你可怜我。”

        “我不是在可怜你,”胡七抬眼看他,眼中眸光闪烁,正色道,“我只是在惋惜。若我们立场相同,说不定可以做朋友。”

        -

        胡七走后,赤露终于展露出彻底的疲态。他瘫坐在地上,精疲力竭地大口大口地呼吸。

        他想起多年以前,自己遇见义父的那段往事。

        自他被关入天衡山,几千年来,便从未见过日月星辰。

        那日他寒毒发作,长老将他丢在天衡山脚下。

        那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见到太阳。

        他直视太阳,太阳一如他想象中那般温暖。

        可太阳太过明亮,将他的眼睛灼伤。

        他的身体很痛,眼睛也睁不开,只能闭着眼睛漫无目的地爬行。

        他感觉到自己的掌心被路面的石子割破,血液流了又干,干了又流。

        他不知爬了多久,听到周遭有人的声音,便慌忙拽住周围人的裤角,祈求他们救救自己。然而,这些人无一不是踹开他的手,尖叫着跑开,一边咒骂他,一边避他如蛇蝎。

        他忍着身体的剧痛,躲入一个墙角。

        他能感受到,阳光正在渐渐消散,黑夜的寒冷正在侵蚀着他。

        他知道活不过这个夜晚,心里却还是不甘,自己活了这么久,竟还没见过月亮。

        就在他快要昏死过去时,他隐隐地听到一阵脚步。随后那脚步声在他身旁停下,他听见一个低沉的男声。

        那男人问他:少年,你为何不回家。

        他费尽全身的力气去回答:我没有家。

        说完,他感觉男人的指尖抵在他额头,凉丝丝的灵气从他眉心进入,游走至全身,他体内的疼痛渐渐褪去,眼睛也不再感到灼烧。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俊朗的男人半蹲在他身前。

        男人头顶上的天空,高挂着一个明亮的圆球。

        他猜,那便是月亮。

        他说,月亮正好看啊,好想以后日日都能见到月亮。

        男人往后便把他带在身边,将他认作义子。

        男人教他辨认周遭的事物,花,草,树木,山川,湖泊。

        他是认得字的,他也见过这些词汇,只是从未见过。

        他明明已经几千岁,眼界却还不如一个几岁的孩童。

        后来,男人给他带来一块糖。

        他不愿意吃,只说糖不好吃,是苦的。他以前天天吃糖,才把身子给吃坏了。

        男人笑他,没有说话,只是把糖塞进他嘴里。当糖块在他口中融化,他讷了许久。

        这糖和他以前吃的不一样,这块东西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从前长老骗他,说糖是全天下小孩子都爱吃的东西。他还好奇,为何会有人爱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那时他才知道,自己以前吃的不是糖,是药。

        往后的几百年里,他每一天都在颠覆曾经的认知。

        他没吃过糖,以为药就是糖。

        他没和朋友相处过,以为挨打就是友谊。

        他没被疼爱过,以为责罚就是疼爱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以为别人给他的,就是他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