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33章 在凡间毒发

第133章 在凡间毒发

        日暮时分,晚风习习。

        和煦的晓风吹入六角凉亭,树影婆娑。

        皇帝正与沈吟年在亭中对坐下棋,皇帝执黑子,沈吟年执白子。

        黑子杀伐果断,白子运筹帷幄,一方棋盘宛若战局,硝烟四起。

        眼看黑子颓势尽显,白子不过两步棋便可使黑子落败,可白子却在无意义出落下。

        棋局已定,双方打了个平手。

        皇帝见此情形,一挥袍袖爽朗大笑:“吟年,你此番棋艺又有长进。”

        沈吟年执棋子的手在半空中顿了顿,将手中白子放回棋篓之中,垂眼道:“多亏陛下教导有方。”

        皇帝不露声色地扬起眉梢:“若你有心逐鹿,想必也是位劲敌。”

        沈吟年眉心一动,心知自己方才棋盘上太过锋芒毕露,此刻他眉眼低垂,唯有正色道:“臣并无逐鹿之心。”

        皇帝轻轻眯起眼睛,猜疑之色在眼中一闪而过。他淡淡一笑,遥望凉亭之外碧清湖水,扬声道:“朕听闻你师傅前些日子又回到你府上,她这是打算久居皇城?”

        沈吟年微怔,师傅走后,皇帝曾要求与他师傅见一面。他道师傅外出,不知归期以搪塞。待师傅回来后,居住在他府上,他令全府上下严守此事,亦未曾向皇帝提及。

        怪不得皇上今日以棋局做试探,竟是因此事对他生疑。

        沈吟年面色淡然,只诚实答道:“臣的师傅确实在十几日前回到我府上,可师傅是仙人,来去自由,其行踪并非臣可以揣测。”

        皇帝呵呵笑了两声,抬首道:“那今晚,朕想宴请爱卿的恩师,她可有空否?”

        “这并非臣能定夺,”沈吟年不卑不亢道,“还需我回去询问师傅的意见。”

        皇帝虚眯眼睛,刚要开口,只见一个宫女慌慌张张地快步走进凉亭。她在亭外“噗通”一声跪下,垂首颤抖道:“陛下……”

        “你且说。”

        宫女跪拜在地上,惊恐道:“沈将军府上有人来传信,说是沈将军的师傅快不行了。”

        闻言,沈吟年“唰”地站起,眉头紧紧锁住,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

        “确有此事,”宫女说得恳切,“您府上的医师说,他从未见过如此病症,还请将军您回府上定夺。”

        沈吟年的呼吸开始急促,他身旁的皇帝也站起来,对着宫女严肃道:“传朕的旨意,选宫中最好的太医,随朕起驾去将军府。”

        -

        胡七半躺在床榻上,心恨这赤露怎么病情加重得这样快。

        她昨天刚与他道过歉,明明是想叫他平复心情,却没想到他今日便再次毒发,连带着她一起痛。

        虽说这次毒发并非像之前那般严重,不至于让她昏死过去,但着实是让她呕出几口老血。

        可在凡人看来,这病症已经是前所未闻,前所未见。

        自那将军府上的医师为她诊脉,顿时就大惊失色,说看脉象她断然活不过今晚。那医师说得笃定,要不是胡七知道自己的情况,差点也要被那医师唬住。

        医师赶紧差人去唤沈将军,自己则在她床榻旁来回踱步,他愁眉不展,嘴里还喃喃着:“怎会有如此奇怪的病……怎会……”

        胡七身体虽疼痛,可这此毒法与她曾经受过病痛来说,实在不值一提。

        她半倚着床头,轻声安慰医师道:“你莫慌,这病不碍事,我今晚死不了。”

        医师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般,一边踱步,一边背着手叹气。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医师忽然停下脚步,慌忙跑出门外。喧嚣过后,沈吟年快步走进屋里,身后跟着一个提着药箱的御医。

        胡七原本歪歪扭扭靠坐在床头,看见沈吟年进来,一下子就直起身子,打起精神道:“徒儿,为师这身子没有大碍!”

        沈吟年呼吸沉沉,一双薄唇紧抿,眉眼里满是担忧。他走近,看见胡七床前那滩已经发黑的血液,眉头皱得更紧。

        他并未搭理胡七,只是叫御医上前去为胡七诊脉。

        头发斑白的御医看清胡七的脸蛋时,先是蓦地一怔。他的瞳孔骤然放大,讷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沈吟年一声呵斥,御医才匆匆蹲下,并指搭上胡七的腕间。只见那御医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最后他缓缓摇头道:“单看脉象,这位姑娘确实是快不行了。”

        “你别胡说啊……”胡七对着御医咋舌道。

        御医低眼摇头道:“老夫行医几十载,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病症。姑娘血气凝滞,元气衰歇,脉率无序,身带将死之兆。”

        御医沉沉叹了一口气:“若是常人有这般脉象,确实是今夜必死无疑。”

        沈吟年的脸色也是愈发难看,他撇开御医,惶恐在胡七床头蹲下,不安地看着胡七,哑声道:“师傅,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为何他们都说你不行了……”

        胡七看了看御医,又看了看沈吟年,无奈地摸了摸额角。随即她抬头,对上沈吟年忧心忡忡的目光,认真道:“你看为师,像是快要不行的样子吗?”

        沈吟年眉头蹙起,细细打量起胡七。胡七看起来虚弱憔悴,失血的脸蛋晦暗无光,透着青灰的死气。珠唇惨白,像是被蒙上一层霜寒。虽然她的眼睛明亮,但睫毛却微微发白,像是挂上了雪。

        他想起了十年前,师傅在他面前晕倒时,也是这副模样。

        沈吟年从未如此害怕过,他的喉咙的不停地滚动,胸腔因为急促的呼吸而一起一伏。

        他颤抖着抓起胡七的手,却发现那手竟是冻冰一般寒凉。他将那只手紧紧握住,企图用自己的手温去将那只冰凉的纤手捂热。

        胡七看他紧张到发抖的模样,淡然地笑了笑,她伸手,用指尖轻轻抚平他的眉毛:“方才那医师说了,凡人确实活不过今晚,可为师又不是普通人。”

        沈吟年将信将疑地看着她,却依旧紧紧握住她的手。

        刹那间,一阵剧痛从心头袭来,胡七抚在沈吟年眉心的手忽然失力,她闷哼一声,血腥瞬间充斥满整个口腔。她强忍住疼痛,拭去唇角溢出的血痕,她还想再安慰几句沈吟年,却是忽然两眼一黑,再次坠入深渊般的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