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35章 娶你为妻

第135章 娶你为妻

        “那妖女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药?让你如此听信她的谗言?”皇帝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沈吟年,扬声道,“她说什么你便信什么?”

        沈吟年直视着皇帝,捏紧了拳头,一字一顿道:“陛下,那不是妖女,那是我师傅。”

        皇帝瞪圆了眼睛,心里恨极了沈吟年这副冥顽不灵的模样,怒道:“她身为前朝叛臣的妻子,又自称是天上神仙,十年前与你不告而别,如今又再次出现,你不觉得这其中蹊跷吗?”

        沈吟年眸光闪烁,跪在原地沉默良久。

        他确实对师傅的身份一无所知,除了知道师傅是一只六尾红狐外,他几乎不了解师傅的过去。

        细想师傅当年选定自己做徒弟,着实唐突。

        可他绝不会相信此次师傅回来找他,是别有用心。他心里所以对师傅的不告而别颇有怨气,可他相信师傅出走有自己的苦衷。

        “臣虽有父母,臣的父母却未曾养育过臣,”沈吟年顿了顿,坚定道,“是师傅给了臣一个家,教臣谋生的本领。若没有师傅,恐怕臣早已死于他人的霸凌,或是活活饿死在荒野。”

        沈吟年将上身笔直地挺起,目光决然:“师傅的恩情,臣怕是一辈子也还不完。若陛下要怪罪,臣甘愿受罚,但还请陛下饶过病重的师傅。”

        “沈吟年,”皇帝大呵道,“你是不是以为朕不敢杀你!”

        皇帝的脸已然是铁青,怒火在胸腔中翻腾,他的声音像雷一样滚动。

        “臣愿以死谢罪,”沈吟年的声音铿锵,面上毫无惧色,“臣只有一个请求,那便是请待臣确保师傅的安全之后,陛下再赐臣死罪。”

        皇帝微眯起眼睛,不可置信地轻轻摇头:“你竟愿意为她做到这等地步,这还是朕认识的那个沈爱卿吗?”

        沈吟年面色刚毅,目视远方,眼里蒙上一层水汽:“臣是陛下的臣子,亦是师傅的徒儿。可若没有师傅,便没有今日的臣。”

        师傅当年捡回他一条命,他现在舍命救她,又有何妨。

        皇帝看着沈吟年毅然决然的样子,眸色沉沉:“可若是朕偏要罪责她呢?”

        闻言,沈吟年身子一顿,他对上皇帝凌厉的目光,紧抿薄唇,眼若寒星,隐隐地透出杀气。

        夕阳西下,火红的余晖洒落在他身上,犹如给他披上血色的战袍,他虽沉默,却已然用目光道明了选择。

        若皇帝今日铁了心要伤师傅,必先踏过他的尸身。

        两人对视许久,直到皇帝长叹一口气,他微微阖上眼,疲惫道:“你说你师傅与前朝国师已经再无瓜葛,有何证据?”

        陛下这时做出了让步。

        沈吟年心里舒下一口气,答道:“臣亲眼看见师傅与前朝国师的和离书。”

        “和离书可以造假,你可还有别的证明的法子?”

        沈吟年垂眸,喉咙滚动了一下。

        除此之外,他确无他法。

        皇帝双手背在身后,俯视着沈吟年道:“如果没有别的证据,你便只能拿你的清誉担保。”

        沈吟年轻皱眉头,疑惑抬眸。

        “你若敢娶你师傅为妻,我便不再为难她,”皇帝目光寒凉,沉声道,“此外,我还需要她诚实交代前朝国师的下落。”

        说罢,皇帝拂袖转身离去,只留沈吟年一人跪在原地。

        沈吟年怔住。

        他看着皇帝离去的背影,大脑一片空白。

        -

        胡七醒来时,已是深夜。

        她缓缓睁开眼时,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沈吟年。

        胡七侧卧在床榻上,桌案上的烛火在黑暗中跳跃,照亮坐在她床榻边的沈吟年。

        烛光影影绰绰照亮沈吟年的半张脸,勾勒出他脸庞的轮廓棱角。他坐姿挺拔,失神地看着地面,脸上的神情虽是看不太清,但目光里却盈满悲凉。

        胡七缓缓眨动眼睛,伸手拽了拽沈吟年的衣角。

        沈吟年这才回过神,蓦地转头看向胡七,瞧见胡七正勾着唇角看他,晃神般讷了几秒,哑声道:“醒了?”

        胡七点点头,撑着手臂想要从床上坐起。沈吟年赶紧起身上前,扶着胡七的肩膀,在她身后垫上一个靠枕。

        “我昏了多久?”胡七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下,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

        “半日。”沈吟年眉头紧锁,低声道。

        胡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幸好这次昏迷的时间不算长,不然又要叫他担心好久。

        她看着沈吟年疲惫不堪的眼睛,有些心疼,却还是忍不住打趣他道:“你看,你无需担心师傅。那些医师个个说我活不过今夜,师傅现在这不是好好的。”

        沈吟年并未因她的这一番话而舒展眉头,只是默着声瞧她,一双唇紧紧抿住。

        胡七见他还是愁眉苦脸,又连声解释:“最近为师的身子确实有些虚弱,但调理几日也就好了,你莫要听那些庸医胡说。”

        沈吟年依旧是盯着她,一双眸子深邃如潭水,像是能把人吸进去。

        胡七还以为是沈吟年担心她的病情,想着再同他解释几句,她刚张嘴,便听见沈吟年浅声道:“陛下现在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

        胡七讷住,身份?知道她是前朝国师的妻子吗?

        “是我疏忽,让御医瞧见了你的脸。”沈吟年低下头,眼里满是自责。

        胡七懊恼的咂舌,当年她在与赤露的婚礼上,一心求死,丝毫没有心情去看众宾客的脸,谁晓得那御医竟然见过她!

        “你莫要自责,”胡七连忙安慰沈吟年,“这并非全是你的错,也是我不够小心。”

        “师傅,你走吧,”沈吟年蓦地抬头,认真道,“回你该去的地方,此生都不要再来凡间。”

        胡七看着他认真决然的样子,唇角却缓缓勾起。

        她的这个徒儿,在学习上向来聪明,怎么对处世之道却是一窍不通。

        她若是一走了之,他在凡间必定是举步维艰。

        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功名地位怕是会在一夜间灰飞烟灭,他会从万众瞩目的大将军变成万人嫌厌的罪臣。

        想必沈吟年心里也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兴许他已经做好以死谢罪的打算。

        况且,她这徒儿果真是不信她的能力。

        她就算现在拖着这副病体,也可以轻轻松松毁掉整座皇城,更别提护她自己与沈吟年周全。

        她好歹是个仙人,而沈吟年却想着以自己的凡人之躯去保全她。

        胡七淡笑着摇了摇头:“为师不走。”

        沈吟年愣了一瞬,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俊气的面部更加紧绷。

        “我现在还没被皇帝关入大牢,说明他定是与你许下约定,”胡七说着自己的推断,慵懒道,“说说,他开出了什么条件。”

        沈吟年的喉咙滚动一下,不自觉地捏紧拳头,沉声道:“皇帝确实开出了两个条件。”

        胡七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说下去。

        “皇帝要你坦白前朝国师的下落。”沈吟年说着,眸色暗淡。

        胡七眯了眯眼,这倒是在她意料之中。

        “还有呢?”胡七接着问道。

        沈吟年的脸上忽然爬上一抹红色,他不住所措地眨眼,眸光闪烁,似乎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把这话说出口。

        “你且说。”

        沈吟年咬牙,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对上胡七的眸子道:“皇帝要我以清誉担保,娶你为妻,以证明你确实与前朝国师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