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37章 狐狸二嫁

第137章 狐狸二嫁

        沈吟年一夜未眠。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反复思索着昨夜他与师傅的谈话,心里惴惴不安。

        朝阳初升,晨光熹微,一转眼已是天明。

        沈吟年翻身下床,暗暗下定决心去和师傅将此事说清楚。

        他一推开门,便看见清晨的薄雾中站着一个女子。

        女子背倚树干,双手攥着衣袖,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的脚尖,满脸踌躇不决。也不知她在这迷蒙的雾气中站了多久,衣衫看起来也有些湿漉漉的。

        是师傅。

        胡七听见推门声,蓦地回神,睁着一双大眼看向沈吟年。她咬了咬唇,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直直地朝着沈吟年走来,站定在他身前。

        两人面对面站着,同时开口道。

        “你走吧。”

        “我嫁给你。”

        两人皆是一愣,目光相接下,眼中是同样的错愕。

        “你不必迁就我,我手握兵权,有能力自保,”沈吟年开口,眉头轻蹙,“你可以一走了之的,不用勉强。”

        “倒也不算迁就。”胡七小声嘟囔一句,再次捏紧衣袖。

        他们两人早就在百年前私定终生,只不过是他此刻忘记罢了。

        沈吟年的瞳孔骤然放大,一抹红色爬上脸颊,讷道:“你……你不是为了……”

        “沈吟年,”胡七忍不住打断他,抬头看着沈吟年的眼睛,目光灼灼道,“我是喜欢你的。”

        因为喜欢你,所以当年才甘愿嫁给赤露,只为换回你的一缕魂魄。

        胡七说得认真,唇角浅浅地勾起,笑意温柔:“你说实话,若撇去师徒的身份,你难道未曾对我动过心?”

        沈吟年眼里闪过慌乱,喉咙滚动几下,躲开胡七的目光:“你是神仙,我是凡人,我们之间……”

        胡七眼里的笑意更盛,心觉他慌神的模样格外可爱。

        从前在上方吟面前,慌神的总是她。原来捉弄他人,是这般的有趣。

        胡七笑道:“问你话呢,你到底有没有对我动过心?”

        “我……我把你看作家人,不该对你有这种龌龊心思。”沈吟年的耳朵红得滴血,心跳如雷,全然没了大将军的威风神气,像个不知所措的少年。

        胡七看着他,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

        答非所问,便算是答了。

        胡七不等他的答案,直言道:“婚期就定在三日后,一切从简吧。”

        -

        胡七不敢相信,自己年纪轻轻,就成了二婚狐狸。

        虽说她的两次婚姻,都既荒唐又可笑,但好歹这次她是嫁给了喜欢的人。

        这段姻缘,想必也是长久不了。魔尊出世,六界震荡,赤露重获自由后,说不定会来人间寻她,毕竟他们现在仍然捆定生死。

        尽管她觉得赤露并不会对她做什么,可撞见赤露总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她必须尽快安顿好沈吟年,重返天山。

        她给沈吟年三日时限,也是如此考虑。

        也不知怎么的,沈将军大婚的消息不胫而走,全城哗然。

        无数少女心碎万分,纷纷打听沈大将军的未婚妻到底是何许人。

        沈吟年这三日来,一直亲自操办婚礼的事宜。他无数次差人来寻胡七,向她多次确认对婚礼的要求。

        胡七派人转告沈吟年,繁文缛节皆可免去,怎么简便怎么来。若不设宴席,不招待宾客,便更如她意。最好就是两人拜过天地,直接入洞房。

        胡七嘴上这么说,可还是对沈吟年心有愧疚。毕竟他是一朝大将军,婚礼理应盛大,被她这样要求,确实有伤他大将军的脸面。

        谁知在她提出这些无理要求之后,沈吟年皆一一答应,差人来回复她:都依你。

        沈吟年真的没有准备盛大的婚宴,只是布置了一间婚房。他在婚礼前一日给胡七送来婚服和珠翠首饰,这些玩意儿胡七曾见识过一遍,现在倒也不觉得新奇,可心境却是不同。

        大婚当日,沈吟年穿着婚服站在她面前时,也不知怎么的,她心里就是欢喜。

        她想起自己在九重天上见到的上方吟穿着婚服的模样,虽说那个上方吟是皦玉娘娘假扮的,可他穿着火红婚服的模样,百年来在她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

        终于,看见沈吟年穿一身婚服站在她面前,红色爬上他的耳根,胡七盈盈笑起。

        月色撩人,圆月高挂夜空。

        胡七和沈吟年在屋子里拜堂。

        礼成,两人便算作是夫妻了。

        拜堂的时候,沈吟年还神色凝重的担忧道:“你真的不需要再盛大操办一次吗,毕竟是结婚。”

        胡七只答:“徒儿,拜堂子要专心。”

        之后,沈吟年便沉默不语,直到礼成。

        两人坐在床沿,胡七面色轻松,沈吟年仍是面色沉沉。

        胡七似乎揣测到他的心思,她捏住沈吟年的手,温声安慰他道:“是师傅的要求过分无理了,你是大将军,这样一场仓促的婚礼,确实让你失了些颜面。”

        沈吟年眉心一动,竟把手从胡七的手中抽开,眸光暗淡道:“师傅,其实你不必委身嫁与我。”

        胡七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心脏一阵收缩。

        他以为她所要求的极简婚礼,是为了让他可以留着在朝中的一席之地。那日她的真情告白,估计也被沈吟年当作是哄骗他的话术。

        这小孩。

        算了,倒也怪不得他。

        胡七轻笑一声,再次捏起沈吟年的手,那手温热,在被她捏住时轻颤了一下。

        胡七用指尖轻轻摩搓他因常年习武而变得粗糙的手掌,温声道:“已经是夫妻了,不用再唤我师傅。”

        沈吟年面上淡然,耳根子却已经是红的滴血。他的手被胡七牵着,任由胡七的手指抚摸在他掌心,宛若一根潮湿的羽毛,拂动在他心弦。

        胡七轻咳一声,蓦地握住他的手,拉他起身,坐到桌案旁。

        她与他挨着坐,抓起桌上的酒壶,斟酒两杯。

        “沈吟年,”胡七将酒杯递给他,目光缱绻,“喝交杯酒。”

        沈吟年愣了一霎才接过酒杯,他看着胡七已经轻抿几口,自己便也饮下半杯。

        胡七看着他局促不安的样子,唇角又是默不作声地勾起,她伸出手臂,露出纤白的腕线,一双大眼缓慢地眨动,示意他也伸出手臂。

        待沈吟年伸手,胡七的执酒杯的手便穿过他的臂间,将杯盏递到唇边,把杯中余酒一饮而尽。

        沈吟年讷地看着她将酒饮完,自己才回神将杯中酒饮入喉中。

        胡七将手收回,看着他不谙世事的模样,眼里有光盈盈闪烁。

        夜晚的夏风从窗沿钻进来,拨动胡七鬓边的碎发。她将头发整理服帖,轻抿红唇上残留的酒渍,浅声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喜欢你。”

        沈吟年紧抿着唇,目光落在桌案上两盏空空的酒杯上。

        胡七细细打量他,他今日甚是俊朗,头发一丝不苟地束起,如剑的眉毛斜入乌鬓,眸眼轻垂,眼里似是有万丈潭水。

        胡七伸手触上他的眉,将他眉心的蹙起缓缓抚平。随后她的掌心贴上沈吟年的脸侧,对上他闪烁的眼睛。她一个俯身,将自己的唇贴上他的唇。

        带着丝丝酒气,浅薄的醉意。

        沈吟年感受到唇上柔软的触感,身子一下子紧绷,心跳不自觉地加快,响动如鼓。

        胡七轻点他的唇,身子缓缓收回。

        她并非什么在乎礼节之人。

        喝交杯酒并不是为了合乎礼数,只是酒壮怂人胆,她想吻心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