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47章 丧妻2

第147章 丧妻2

        见胡七晕倒过去,沈吟年连忙揽住她,蹙着眉头在她耳畔轻唤:“夫人?”

        胡七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冻雪。

        夫人这是又发病了?这次发病为何如此突然?

        沈吟年赶紧去触胡七的手腕,发现已经摸不到她的脉搏,他的身子猛地战栗,按住她手腕的力又深了一分。

        皇帝神色凝重,叫停了台下的乐声舞蹈,对着身旁的侍卫厉色道:“快宣太医!”

        霎时间,大殿内的众人全看向沈吟年以及他怀中的女子,四下嘈杂起来。

        “夫人,你莫要吓我。”沈吟年捏着胡七的手臂,嘴唇轻颤,而胡七如同陷入深长的睡眠一般,一动不动。

        沈吟年再一次探上胡七的鼻息,深邃的瞳眸里瞬间染上彻骨的寒意。他攥紧胡七的手,那尚且温热的手此刻软绵绵的。

        他不可置信地摇着头,喉咙哽住,眼里爆出腥红的血丝,死死盯着胡七,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

        沈吟年再也感知不到周围其他人的存在,他只感觉感觉自己大脑混沌不堪,心脏突突地跳,冷汗在瞬间浸湿他的后背。

        夫人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忽然就成了这副模样?

        渐渐地,胡七苍白的脸上透出骇人的青灰,皮肤失去了温度。御医赶到,与沈吟年对视一眼后,伸手探上胡七的脉搏。

        御医刚摸上胡七的手腕,身体猛地一颤,他惊恐地避开沈吟年寒凉刺骨的目光,无奈摇了摇头。

        这女子,身体都凉了。

        沈吟年的胸腔一起一伏,断断续续地喘息着,他深思恍惚,眼里难以掩饰惊骇之色,只是下意识地攥紧胡七发凉的手。

        御医感受到身上的厉气,连忙起身,躬身道:“沈将军,您节哀。”

        他摇着头呓语着:“夫人是仙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去。”

        那一刻,犹如坠入寒冷的深渊,沈吟年感觉自己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脖颈,难以呼吸。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哀咽。

        他像一只绝望的野兽,将胡七紧紧抱入怀中,像是要把她融入自己的骨血。

        他目光涣散,无意识地一声声地唤着夫人的名字。

        他抱着胡七怎么也舍不得松手,仿佛只要用自己的体温把她捂热,夫人就会重新醒来。

        忽然,他感觉自己正在从云端坠落,一种失重感包裹他的全身。

        他的脑海里再次回响起一个女子嘶哑的呼唤。

        那声嘶力竭的哭吼,他在梦里听到过无数次。

        等我,等我。

        那声音,听着像夫人。

        -

        胡七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天山。正如同她和常青说好的那般,在自己吞下假死的药丸之后,常青偷梁换柱,用一根灵木代替她的遗体,把她自己送回天山。

        此刻,她人在天山,便说明事情顺利。

        她与沈吟年的这一段情,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胡七从床上坐起来,始终觉得心里有一块石头堵住她的心口,让她喘不过气。

        她使劲捶打两下心口,亦是舒不出心间那口浊气。

        “吱呀”一声,房门忽然被打开,几位男子背着光走近屋子里。胡七转头看向几位师兄,锤在心口上的拳头猛地顿住。

        除了常青,其余的五个师兄全都站在她面前。几人围在她床边,屋里瞬间变成黑压压的一片。

        几位师兄皆是沉默,想必是知道她在人间的经历。

        大师兄天冬率先打破这沉闷的氛围:“过去的事,就莫要再想了。”

        胡七撇了撇嘴,心里更加空落落的,她扫一眼众师兄,声音里俨然带着哭腔:“我委屈。”

        二师兄许儒一挥衣摆,坐在她床头,细声道:“小七,你仔细想想。这沈吟年是个凡人,他阳寿不过几十年。你嫁给他,只能看着他慢慢变老,直到他死去。”

        “是啊,”尔成附和着,坐在她床尾,“沈吟年只是养着上方吟的魂魄,不过几十载,沈吟年的魂魄归体,你便又能见到他。”

        胡七捏了捏指尖,眼里泪光闪烁。

        她确实是因为沈吟年难过,她明知道他用情至深,苦守她十年,却还是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

        她心知自己残忍,可她亦是无可奈何。

        她虽然知道几十年后,上方吟的灵魂归体,自己或许能与他再续前缘,可事情当真有这么简单?

        魔尊出世,世道纷乱。几十年后,谁也不知这世间会变成何等模样。

        现在魔尊已经拿舅舅开刀,而她是涂山云姬之女,魔尊绝不会轻易放过她。更别说现在她与赤露之间的生死咒尚未解除,魔尊想对她有所行动简直轻而易举。

        她与魔尊,必有一战。

        兴许等上方吟醒来,世间早已翻天覆地,她也不再是从前的她,更或许,她已经不在人世。

        她在凡间嫁给他,是怀了私心的。

        胡七摇了摇头,眸光暗淡。

        她果真无用,大敌当前,眼里却还是只有儿女情长。

        她初动凡心,与他纠缠百年,最终却极有可能落得一个无疾而终的下场。

        想到这里,胡七眨动双眼,眼泪水直直地滑落,在她脸上留下两条泪痕。她拿袖子擦了擦眼角,眼泪却依旧是扑漱漱地落下。

        五师兄子奕见状,连忙安慰胡七道:“你也不用太过难过,毕竟你在沈吟年面前死去,他便这辈子都忘不了你了。”

        闻言,胡七终于忍不住,放声嚎啕。

        天冬轻打了一下子奕的手臂,用眼神警告他闭嘴。

        许儒看着泣不成声的胡七,悄悄叹了一口气,他拍着胡七的背给她顺气,轻声道:“哭吧,这些年你为了上方吟做了这么多,着实不容易。还是哭出来更好受些。”

        胡七拽着二师兄的衣摆,手背上的骨头可怕地突起,指尖惨白得骇人。她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瘦弱的肩膀因为沉重的呼吸上下起伏。

        就这一回,她只哭这一回。

        往后,她便不再去想凡尘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