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48章 污浊之人

第148章 污浊之人

        胡七哭得伤心,师兄们抱着让她发泄情绪的打算,五人在她屋内,无一敢吭声。

        可正当胡七哭得稀里哗啦时,门再次被打开。燕池探进来一个小脑袋,见屋里已经无他落脚之处,搔了搔头,小声说道:“小七姐姐,师傅唤你过去一趟。”

        燕池口中的师傅,应该是老雀儿。

        胡七抬眸,哭声骤然停止。

        她已经多年未见过老雀儿,此刻老雀儿在天山,定是因为魔尊之事。她刚回天山没多久,老雀儿就唤她过去,想必也是有要事。

        胡七擦干眼泪,又抽了几下鼻子,顶着一双哭肿的眼睛翻身下床,跟着燕池跑去找书度。

        书度正静立在花园之内,出神地望着那一圃火红的虞美人。他一席白衣胜雪,乌发瀑布般散落在身后,微风吹拂,他的衣角随着圃中花朵一起浮动。

        听见脚步声,他蹙眉抬头,望着不远处的胡七,眉心皱起一个川字。

        胡七满脸泪痕,眼睛红肿,苦着一张小脸,仿佛刚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书度虽然皱着眉头,望着胡七的目光却是柔和。

        “小七。”他低沉地唤了一声,只见胡七加快了脚步走到他身侧。

        胡七低头垂眼,忍不住抽抽鼻子道:“老雀儿,你找我何事?”

        书度看了看她哭肿的双眼,思索几秒,还是决定把话说下去:“我知道,这些天你在凡间过得不如意。可最近仙界发生的事,想必你也有所耳闻。这些年,你稳重了不少,应该也学会了如何取舍。”

        胡七眸光闪动,吞了吞口水。

        “我晓得孰轻孰重,就哭这一回,往后我便不再去想了,”胡七轻轻为自己辩解着,目光也不自觉地落到面前花姿摇曳的虞美人上,“你可是有什么急事要同我说?”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虽然天山此刻是四海八荒最安全的地方,但你仍需小心,”书度顿了顿,沉谋道,“魔尊赤锦不到万不得已,不敢踏入天山。可他是个疯子,保不齐他这次又会做出什么。”

        “现在六界各族都在寻找魔尊赤锦的下落,”书度接着说道,“此刻他刚重生,正是仙力最薄弱之时,若是不在此时将他重新封印,等他将全部功力恢复,怕是整个仙界又要被血光笼罩。”

        胡七讷了几秒,不解道:“他为何不敢踏入天山?你又为何说他是疯子?”

        胡七对当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她只知道快两千前的那场神魔大战,让常青失去族人,让她再没有了母亲。

        魔尊赤锦的名号让六界人心惶惶,令众仙家闻风丧胆。

        到底是怎样的人,让四海八荒都如此忌惮?

        书度只回答了胡七的第二个问题,道:“这世间最恐怖的,不是嗜血残暴之人,而是心怀执念之人。”

        “人有执念本是件正常的事,可执念太深,便会堕入疯魔。”书度说着,叹息了一口长气。

        胡七仍是不解:“那这魔尊赤锦是有何执念?”

        书度摇了摇头,将手背在身后:“赤锦本是一块魔界的石头,后来被仙人点化,有了灵性。他颇有慧根,独自在世间修行,却爬上了魔道尊主的位置。而他也不知为何……生出些疯念头。”

        “疯念头?”胡七不懂书度所说的含义。

        书度沉吟许久,缓缓开口道:“当年魔尊赤锦屠杀人间,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是因为他觉得这世间污浊不堪,所以他要将所有污浊之人赶尽杀绝。”

        “污浊之人?”胡七飞快地眨动眼睛,满脸的疑惑。

        “没错,在他眼里,贪嗔痴恨爱恶欲,凡是沾上这其中一念,便算是污浊,就算是有罪过。”

        “但凡沾上其中一样,魔尊就要杀了他们?”

        见书度认真点头,胡七眨巴两下眼睛,有些讶异地微微张开嘴。

        贪嗔痴恨爱恶欲,乃是人之常情。

        人有七情六欲,无论沾上其中那一样,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人非圣贤,怎么在魔尊赤锦眼里,这就算是罪过了?他对人的要求未免有些太苛刻了。

        更何况,别说凡人,就连神仙都能很难做到如此开明。

        虽然她认同魔尊所说的,这世界污浊不堪。

        可他人是否污浊,并不该由他去定义。

        “可他杀了这么多人,他就不觉得自己也是污浊之人吗?”胡七拧着眉头,眼里闪过不可置信。

        “他确实觉得自己污浊,”书度无奈地抬头望天,“可他偏觉得自己在替天行道。他说自己会在杀光这世上所有的污浊之人后,再自我了结。”

        果然是疯子,胡七在心里感慨一句。

        “他为了这无缘无故的执念,逐渐疯魔,祸乱人间,向六界宣战,”书度咋舌,似乎也是对魔尊的想法颇为不解,“可不得不说,他当年的功力及修为,确实非常人可及。若他苦心修行,说不定在某日能比肩东极老仙。”

        书度这评价颇高,让胡七也不禁猜测魔尊赤锦的真实实力。

        只是…….

        胡七暗了暗眸,像魔尊这样一个神经质的人,为何会收赤露为义子?按理说,在魔尊眼里,这世上无论人神,几乎没有一个人是洁净无罪的。

        他应该不屑与他人为伍,或是产生一丝一毫的瓜葛。

        那赤露呢,他身上到底有特质能让魔尊甘愿收他为义子?

        胡七猛地抬头,拉住书度的袖子道:“老雀儿,仙鲤族长老可还在天山?”

        书度眯着眼,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你有事要问他?他已经将当年仙鲤族被魔尊灭族的事情悉数告诉了我们,原先长老是想离开天山,带着理儿去看看曾经的家乡,但多次被常青拦下。现在魔尊复活,外面亦是不安全,他们便一直在天山住到了现在。”

        胡七捏紧拳头,在心里为常青叫好。

        她现在已经确信仙鲤族长老骗了她,他不仅骗了她,还骗了理儿,现在就连书度和一众天山弟子都要骗。

        而当年赤露出走,被魔尊收为义子,仙鲤族族灭一定另有隐情。

        她扬起脸,正色道:“老雀儿,带我去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