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来的狐狸是仙门团宠在线阅读 - 第152章 对她动了凡心

第152章 对她动了凡心

        昏暗潮湿的洞穴中,灯光昏黄,空气里带着血腥的腐气。水滴沿着石壁一滴一滴地滑落,洇湿洞穴的四周的角落。

        被半吊在空中的男人,感到心脏间一阵刺痛,微微睁开眼睛。他刚睁开眼,便看见一个男子站在他身前,抬起一双丹凤眼淡淡地看着他。

        男子正在取他的心头血。

        男人恍惚间把眼睛睁大,失血的双唇猛地颤抖一下,目光瞬间变得冰凉刺骨。

        “以我之血,饲养魔道少主,”男人许久未开口,声音嘶哑,嗓子犹如烟火熏过,“你们如此羞辱我,倒不如把我杀了。”

        赤露看咬牙切齿的涂山路和,一挑眉梢道:“杀你是不可能的。杀了你,我便需要再捉一只九尾狐来替代你。你说,我是抓胡七,还是抓涂山云?”

        “你应该清楚,”赤露唇角勾起一抹不善的笑,“他们都曾是我的阶下囚。我想再抓他们一回,可不是什么难事。”

        赤露一边说着,一边静待血液一滴滴地落入白瓷碗中。

        涂山路和绷紧全身的肌肉,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只是他越紧绷,心间的疼痛就愈发剧烈。

        “放轻松些,你越紧张,这血就流得越慢,你受苦的时间也就越长。”赤露无视涂山陆和的愤怒,只自顾自地专注于血液滴落的速度。

        强烈的耻辱感涌上心头,涂山路和紧紧握住双拳,额角暴起青筋。

        见状,赤露蹙了下眉头。

        这男人真是不听劝。

        忽然,“吱呀”一声,身后的木门被推开,一个玄衣侍卫走进来,恭敬道:“少主,主上叫您过去。”

        赤露眉心一动,抬眼瞧了涂山路和一眼,又示意那侍卫接过自己手中的刀与小碗。就在他转头的间隙,涂山路和猛地一挣扎,胸膛撞上赤露的手臂,白瓷碗里本就不多血液,瞬间又泼出去大半。

        血液泼洒在赤露的胸间,浸湿他玄色的上衣。被血液浸湿的那一块,看不出红色,只是比周围黑得更深了些。

        赤露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说,把手中器物交给侍卫后,便退出了屋外。

        地下昏暗,赤露沿着细长的通道走了许久,左转右转,终于走到一处房门口停下。还未推开门,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

        赤露刚要伸手敲门,可手背刚刚触到木门,又讪讪顿住。他抿了抿唇,眼里满是犹疑。

        忽然,门内传来一个幼童的声音:“露儿,你为何不进来?”

        赤露这才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屋里热气腾腾,屋子的真中央摆着一个巨大的炼丹炉,炉子里还微微闪着零星的花火,散发着淡淡的白色烟尘。

        幼童踩在木制的脚踏上,够着比他高半个身子的桌案。他粉雕玉琢的小手熟练结印,他面前漆黑的丹药瞬间亮起金红的光泽。

        待那药丸上的光泽熄灭,幼童执起丹药放在眼前仔细端详,满意地点点头。他朝赤露招手,示意他过来。

        “只要有了九尾狐的心头血,你也就无需担忧你体内的寒毒了,”魔尊说着,刚打算把丹药交给赤露,他抬眼看到赤露紧张的神情,却忽然顿住道,“你去人间好几日,我交代你做的事,你办得如何?”

        赤露的身子僵了一下,眼睛直直地看着地面,沉默不语。

        魔尊皱起眉头,收回那只握住丹药的手。只是瞬间,魔尊猛地出手,抓过赤露垂在身侧的手臂,并指搭在他腕间。

        “你还未与她解开生死咒?”魔尊目光森然,稚气的声音里透着难以掩藏的怒气,“你可知道,若你不与那只叫胡七的狐狸解开生死咒,为父就不能对她动手!”

        赤露抽走手臂,默声垂眼。

        他当然知道。

        魔尊强压住怒火,深吸几口气,摇头道:“露儿,为父知道你这些年来吃了不少苦头。你给她下生死咒在当时算是上策,可如今为父重返世间,你无需再通过此法来保全自己。现如今,你与她之间的生死咒,让为父着实为难!”

        “你去凡间那么久,到底都做了些什么?”魔尊爬上桌案,居高临下地看着赤露,“是不是那狐狸身边有天山弟子保护,你不好下手?还是说,那狐狸的至阳真火已经修炼得炉火纯青,修为已经和你旗鼓相当?”

        赤露摇头,眸光闪烁,仍是一言不发。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魔尊激动得头脑发昏,小脚在桌上狠狠跺了两下。

        魔尊看见赤露这副反常模样,眯起眼睛,双手背在身后,从头到脚地将赤露审视一遍。他的眸子猛地一沉,迟疑道:“莫不是……你对她动了凡心?”

        赤露缓缓抬起头,与魔尊四目相对,他的喉咙滚动一下,抿紧了嘴唇。

        “你对她动心了。”魔尊这此笃定道。

        空气忽然寂静,赤露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一字一顿道:“是啊,义父。孩儿对她动了凡心。”

        魔尊霎时间哑然,眼睛瞪得浑圆。

        “孩儿对她动了凡心,所以不想义父伤她。”赤露这话说得坚定,却又带着些恳切的味道。

        他当年不与她解开生死咒,并非完全因为想借她的身份来保全自己。

        他知道义父迟早有一天会复活,可义父一旦重返世间,必会想方设法折磨她,以报她母亲之仇。

        可只要两个的生死咒未解,义父就不能伤她。

        他在拿自己当作筹码,要挟义父。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魔尊的声音有些颤抖,“你明知道你受苦一千八百年,全是因为那狐狸的母亲。”

        赤露唇角勾起一丝苦笑,不卑不亢道:“孩儿只是诚实的把心里话说出来。无论义父如何处置孩儿,孩儿都认罚。”

        只听魔尊嗤笑一声,随后那声嗤笑变成了巨大的狂笑,那笑声中参杂着彻骨的寒意,带着些许的不可置信和自嘲的意味。

        听到这笑声,赤露只觉得后脊发寒,他本就苍白的肌肤变得更加毫无血色。

        那笑声在半空中盘旋良久,却又蓦地止住,两道如利刃般的目光射在赤露身上,低沉的声音犹如来自深渊:“那狐狸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赤露的眸光闪烁了一下。

        “好啊,”魔尊气得两眼黄浑,笑得瘆人无比。“既然你不愿意与她解开生死咒,那便我来帮解。既然你不知道她在哪里,那我便逼她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