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退圈后我种田养娃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好气哦,又被爸爸骗到了

第四百六十五章 好气哦,又被爸爸骗到了

        小家伙是有点道行的,装傻扮懵、栽赃插祸、倒打一耙、卖萌打滚,那叫一个炉火纯青信手拈来。

        “你猜我信不信是元宝?”苏清河把乖乖放回到地上。

        小家伙摇着苏清河的手,“爸爸你嗦的呀~爸爸要相信乖乖~~”

        “我有说过吗?”

        “就有~我打跟斗你嗦不信~”乖乖可记仇了,当初苏清河把她惹得都差点崩溃了,现在提起来还余恨未消。

        “哦哦哦,”苏清河也想起来了,“爸爸想起来了,我是说过要永远无条件相信乖乖的。”

        “哼~~”乖乖气哼哼地撅起小嘴,爸爸真是坏人多忘事,也是,毕竟他作恶多端。

        苏清河看着乖乖这幅模样就想笑,“好啦,别生爸爸的气啦,看看你的嘴巴,都能够挂酱油瓶了。”

        “你的嘴嘴才挂瓶瓶~”乖乖怼道,这旧账不翻还好,一翻出来,就越想越气,爸爸那么大的人,还总逗小宝宝生气,坏透了。

        “好好,我的嘴嘴挂瓶瓶!”苏清河乐呵呵地指着老太太那边,“乖乖你看到婆祖和外婆在干什么吗,她们在切五敛子,就是你早上吃完粥粥还要吃的那个好吃的。”

        剩下的话不用苏清河多说,一听是好吃的,乖乖都顾不上跟苏清河吵架了,哒哒哒跑过去,抱着陈娟华的大腿,昂着小脑袋若饥若渴地看着,也不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陈娟华懂,拿起一块切下来的,递给了乖乖。

        “谢谢外婆~~”小家伙兴高采烈地接过,急不可耐地将手里的五敛子放到嘴边咬了一口,然后她的小肉脸立马皱成一团。

        五敛子毕竟是买来做山姜糠的,特意买的酸五敛,乖乖这一大口下去,酸得口水直流,挤眉弄眼。

        好气哦,又被爸爸骗到了!

        她怒火中烧,情绪上了头,小奶音怒吼一声,变身乖超人,低下头蹬几下脚,径直朝着苏清河撞去。

        苏清河哈哈大笑,乖乖这小家伙,每次都在吃这方面上大当,真是记吃不记打。等乖乖冲过来,他撅一下屁股,乖乖一头撞上,力道反弹,后退几步,平沙落雁。

        乖乖都摔傻了,怔怔坐在地上,好大一会儿都没有缓过神来。

        “乖乖,别打扰爸爸干活了,来妈妈这里!”白芷看不下去了,急忙把乖乖叫走,这小丫头总是高估自己的实力,她哪里斗得过苏清河?

        没有乖乖的捣乱,苏清河放快了手脚,临近傍晚时才堪堪把所有山姜头捣碎成渣,本来他是跟白建安轮流来的,但白建安捣着捣着,又要去接苏小婷放学,又要去做晚饭,后面都是苏清河自己一个人干了,可把他累惨了。

        乖乖倚在白芷怀里,看到苏清河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样子,开心到不得了,噗嗤噗嗤的奶笑声根本就没想过藏着掖着。

        将捣碎的山姜糠跟老太太腌制过的五敛子混在一起,下盐的时候,苏清河问老太太加多少合适。他也是第一次做山姜糠,前面都是体力活,看不出端倪来,但下盐这个步骤,苏清河就露出马脚了。

        多了太咸,少了不够味,这个度苏清河把握不住。

        乖乖见婆祖和爸爸在嘀嘀咕咕,就又跑过来,有什么话是小宝宝不能听的呀。

        一听是关于放盐的话题,乖乖就刷存在感,“放多多~”

        “咸死你!”苏清河当然不可能听乖乖的,真要放咸了,他辛辛苦苦一下午的劳动成果就浪费了。

        乖乖仿佛又想起了前两天腌黄瓜咸时,她舔手手的味道,那是连她自己都嫌弃的,甚至还扬言不要手手了。所以这事她就算记不了一辈子,但也不会这么快就忘记。

        她一脸嫌弃地跑开,听到啾啾的叫声,抬头一看,两只燕子从空中一掠而过。

        “系燕燕~燕燕下来玩呀~~”

        燕子不理会她,继续筑着爱巢,燕子窝筑成时,已经是莺飞草长的四月天了,苏清河做的山姜糠也在几天前寄了一些去给白芷的外公外婆,老俩口收到的当天就尝了味道,还专门打电话来感谢苏清河,山姜糠很合他们的胃口。

        清明小长假的第一天,双塘村的游子们纷纷归乡扫墓,苏小婷的小伙伴们也回来了一大半。下午,苏小婷估摸着时间,在乖乖睡醒后跑来,俩小只嘀嘀咕咕说了好一会儿悄悄话,征得苏清河等人同意,苏小婷便带着乖乖出去找小伙伴们玩了。

        “姐姐~哪里有好吃的呀~~”

        跟哥哥姐姐们汇合后,乖乖那双大眼睛如同雷达一般在所有人身上扫视一圈,她没有发现苏小婷跟她说的好吃的。

        “诶,你跟着来就知道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苏小婷说道。

        乖乖一想也是,便压下躁动的情绪,沉住气跟着哥哥姐姐们往村子深处走。目的地她很熟悉,就在祠堂旁边,她每天都来赶鸡撵鸭、陪两只小灵猫玩的地方。

        “真的要抓我家的鸡啊?”小胖墩苏秋杰事到临头,有些退缩了,“我怕我阿公知道,会骂我!”

        “怎么了,是你自己先说做乞儿鸡的,又是你让来抓你家的鸡,我们可没有怂恿你啊!”苏小婷赶紧先把话说清楚,划清责任,总而言之,真要被抓到,都是苏秋杰的责任,其他人可什么都没做,要打要骂就冲着苏秋杰一个人去。

        乖乖眨眨眼,她听不懂什么叫做乞儿鸡,但她听得很清楚,苏小婷说了抓鸡,这个她在行啊,她不但赶过鸡吃过鸡,还抓过鸡!

        选择性遗忘了被母鸡扇了一翅膀的悲伤往事,乖乖率先跑出去,原本悠闲觅着虫子吃的鸡群顿时四下窜逃。

        小家伙只一个人,就能把这里搞得鸡犬不宁,可把她神气坏了,双手叉腰昂着头,鼻孔都要朝天了。

        见乖乖自行行动了,苏秋杰一咬牙,豁出去了,“抓鸡,抓到就跑,被人发现了我自己扛下!”

        苏小婷蹿出去一段距离,又跑回来,“抓几只?”

        “一只啊,抓母鸡别抓公鸡,公鸡太少了,少一只我阿公一眼就能看出来了。”苏秋杰表情古怪地看着苏小婷,别看我长得胖就以为我肉多抗揍,其实我只能扛得起偷抓一只鸡的惩罚,再多一只半只就扛不住了。

        乖乖抓鸡的技术还是老样子,没有一丝丝改变,与其说是抓鸡,还不如说是赶鸡,从东头追到西头,又从西边追回到东边。

        其她小朋友也没好到哪里去,吃鸡他们就会,抓鸡哪里抓过几次。本来就手忙脚乱的了,偏偏乖乖还把鸡群赶来赶去,搞得她们也要跟着跑。

        不知道的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她们在跟鸡群比赛跑步呢!

        /130/130928/32104200.html